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57

5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5.2解说员上身【张顾寒的爸爸踢了一个火球给你,接还是不接,这是个问题。】

    苏豆却奇怪地想,为什么这种剧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哦,究其原因大概因为两方实力悬殊巨大,有钱人不愿意耗费精力,反正有钱,直接砸钱咯。也许在他们看来,钱本身就可以引导他们这些普通人的思考思路,进而达到控制的目的。

    但苏豆又觉得,这样是不对的,这是有钱人对普通人的误解。

    于是她默默在心里问5.2:“我要是说多了,他嫌我烦会不会掀桌,你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让这个叔叔安静地听我说两句,别听烦了直接甩门走人。”

    5.2【收到。已向你的正对方丢去‘安静得听着,不会暴走’小外挂一个。】

    苏豆默默深吸一口气,准备好了才开口道:“叔叔,我说几句吧,您要是听着不喜欢也别和我一般见识。”

    苏豆:“其实我和大……张顾寒谈了也没多久,开学后才确认关系的,他也没和我说过他家里的事,所以我知道的不多,还是最近认识张默芸之后了解了一些。我个人认为父子之间的关系需要你们自己去磨合,我能帮的忙实在很少,张顾寒他又比我聪明,智商比我高,我特意帮你劝他,他肯定会知道,到时候说不定会更反感。也不利于你们的关系。”

    张父:“…………”

    苏豆:“我刚刚看了下,您好像给了我一张支票,之前又和我提到了房子。我体味了一下,被人送房子送支票的感觉真的蛮好的,不过我妈可能更喜欢现成的大房子和支票。我的话,嗯,我更喜欢你儿子,如果真的收了,感情在物质面前很容易遭受质疑,这样的话,我真的不该收,您说是不是?”

    张父被丢了个‘安静得听着,不会暴走’外挂,坐在那里好好听完了,意外觉得苏豆的话说得有理有据很是有道理,不过他听到苏豆提自己妈妈,习惯性觉得话外有话,疑惑问道:“你妈妈?”

    苏豆:“哦,是啊,我妈喜欢房子,她也挺喜欢张顾寒的。”

    张父突然想起来,据张默芸说,兄弟两个今年在g市的小县城过的年,难道就是在苏豆家?又听苏豆说她妈喜欢张顾寒,立刻肯定正是这样。

    如此一来,张父不得不对苏豆的认识有所改观,他本来只以为苏豆是张顾寒谈的第一个女朋友,如今听说他带着张煜凌都去拜访过人女孩子的老家了,顿时郑重起来。

    以他这么多年的观察和打探,大儿子张煜凌恋爱相处的女孩子的确有几个,小儿子张顾寒倒是一直孤家寡人一个,更不像那些富二代油子整天泡吧到处玩儿,而张煜凌自认为把弟弟的心理病例藏得很好,当老子要真查还是能查出来,所以张父从两年前起就知道小儿子的那个心理毛病。

    不喜欢和女人接触?张父最开始不以为意,觉得那能是个什么大不了的病?不喜欢就是没体会过温柔乡的好处,体会过就不会有这在他看来不算毛病的毛病了。

    而张默芸却在这期间发挥了她圣母之光的作用,她从张琼那边知道她二哥的这个心理问题之后,哭了三天,哭完后天天找心理案例和资料,时不时就拿到张父面前去哭诉,说她二哥多可怜,这个病多不好治疗。

    张父被烦得不行,渐渐的,竟然真的重视起来,某一次突发奇想,脑子里跃出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要是这心理毛病一直不好,他那从小就优秀的二儿子不喜欢女人了,跑出去喜欢男人了那该怎么办?

    于是张父顺理成章也愁了起来,但如果张煜凌这个顶尖的心理医生都没有办法,他又能怎么办。

    直到他现在坐在这个咖啡馆的包间里,郑重地审视起了小儿子的这个女朋友。

    在他眼里,苏豆突然就和普通女孩儿不太一样了。

    同时,苏豆耳边得到了5.2的又一次提示【恭喜!你已成功获得张顾寒父亲的好感度。提示:此好感度若能刷到白金等级,从此之后你将斩获白富美的绚丽人生!】

    (⊙v⊙)这怎么回事,张顾寒、张小曲、张默芸,现在再来一个张父,他们老张家的好感度在她这里这么容易刷的吗?!难度等级怎么跟可以忽略不计似的?

    再抬眼,张父已经从刚刚的淡然变成了此刻的正襟危坐,他抬手示意苏豆,自己站起来到床边打了个电话,接着坐回来,笑了笑,变得格外客气,重新对自己给的支票做了一番定义,说:“好孩子,这个钱你收着,就当帮我给小寒好了,你们快大四了,以后实习在外总要花钱,就当叔叔提前给的。”

    5.2【叮!恭喜!好感度再次刷新!】

    苏豆想了想,这都说是转交给张顾寒的了,就是帮忙带一下,自己推辞什么,于是默默收下,道:“好的,我帮您交给他。”

    张父属于自作自受类型,如今有苦难言,又觉得苏豆是个突破口,深觉在渺茫中寻到了希望,可初次见面,有些话不方便多说,聊了几句便结束了这次会面。

    下楼的时候,张琼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手里拎着一个蛋糕礼品盒递给苏豆,说是初次见面送的小礼物,分外客气,苏豆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张父刚刚打的那通电话是怎么回事。

    比起一上来就用房子钓鱼,给一个蛋糕作为小礼物又合情合理又方便接受下,苏豆也从中看出来,这该是张家人表示心意的方式。

    苏豆很开心地接受下了,被张默芸送出咖啡店的门就赶紧给苏米打电话。

    苏米懒洋洋喂了一声,还没开口,苏豆立刻作为先锋部队传授经验道:“姐!听我的!等会儿上去不管对方说什么,你直接说你是我姐!万事都能搞定!”

    带着疑惑,苏米去见张父。大概因为她是出了校门的白领,又是张煜凌多个女友之后的现任,张父对她不是很当回事,但等她顺着苏豆的话,拐弯抹角表示自己是苏豆的亲姐姐之后,苏米惊奇地发现,张父的态度来了个一把八十度大转弯。

    能不转吗?

    张父人到中年,没有后院失火,竟然遇到了父子关系方面的中年危机,别人家孩子都开始子承父业的时候,他家里竟然一个愿意回来担家业的儿子都没有,别人家几个孩子争家产争得头破血流的时候,他家除了个圣母干女儿在整天光芒普照,上上下下安静得跟个鸡窝似的!

    张父这半年都要愁死了!

    现在好了,苏家这姐妹两个就是黏合父子关系的突破口啊!张父自己就是男人,知道女人的软话对他们这些男人来说用处有多大,那就是如沐春风,如润细雨啊!

    张父年初求了一支签,上上,解说是紫气东来,姊妹添福,他还琢磨这姊妹添福是什么意思,现在突然豁然开朗。

    人这种生物就是这样,七七八八打不上杆子的事情,稍微一联系,就能自己哄自己,自己安慰自己。

    他深觉一定要好好把这姐妹两个拉拢过来,除了钱,就是诚意,只要能把两个儿子弄回来,多大的代价他都愿意付出!

    @

    苏豆从南门回校,刚踏进校门就看到了张顾寒,她还奇怪他怎么知道她在这里。

    张顾寒已走到她面前,帮她拎包解释道:“我问了张默芸。”

    苏豆立刻咋呼地拉住男朋友的胳膊,低声却克制不住情绪地道:“我今天收到支票了!以前只在小说里看到过啊!我今天看到真的了!”

    张顾寒忍不住笑起来,道:“那你看到有多少钱了?”

    苏豆赶忙掏包,翻出信封,小心翼翼抽出里面的凭证,拿出来一看,刚好三万!

    张顾寒挑眉,还没说话,却见苏豆愣了愣,讷讷道:“三万?”又转头看他:“我还以为你们这些土豪家一出手就是一千万以上不带眨眼睛的。”

    张顾寒哭笑不得地弹了弹苏豆的脑门,把支票收起来,塞回苏豆包里,叮嘱她尽早取出来,心里明白这是他那个老子瞧不上穷学生,觉得三万就能把一月花销不过一千块的苏豆打发了。

    不过有总比没有好,收了就收了,反正他老子也不缺这点小钱。

    他问苏豆都聊了些什么,没有上来就询问有没有受委屈,因为他刚刚见苏豆,看她手里拎着个蛋糕脸色红润,不像有被莫名约见面的张父为难。

    苏豆一口气全说了,包括张父态度的转变,张默芸妈妈买的蛋糕送给她,以及5.2说她刷到了张父的好感度。

    张顾寒听完最后一句愣了下,边走边问:“好感度?”

    苏豆:“是啊,你说奇怪不奇怪,你们张家人在我这里特别容易刷好感度,上次张小曲张默芸,现在还有你爸。”

    以张顾寒对他那个老子的了解,还真不好解释这种好感度从哪里来的,但情人眼里出西施,外加他在苏豆这边向来有一种奇妙的自信感,于是不作他想,很快将这些都归功于——

    因为苏豆气质亲人吧。并且,谁让是他张顾寒挑的女朋友,他挑的女朋友,张家上上下下当然都得喜欢。理所当然么。

    还真是一贯的迷之自信。

    张顾寒又对苏豆说,以后约见提前告诉他,他觉得没必要见就不必见了,不方便拒绝他亲自来和张家那边说,两人正聊着,张顾寒电话响起来。

    接起来,才发现是他大哥的,

    张煜凌一上来就问他:“老头子悄悄约苏豆了没有?”

    张顾寒:“嗯,刚聊完。”

    张煜凌又接着叹口气:“我打苏米电话打不通,大概正聊着。”

    张顾寒疑惑地看了眼苏豆,问电话那头道:“苏豆的姐姐?这有必要吗?”

    张煜凌:“当然有必要了,一个你的,一个我的。”

    张顾寒呛了一口,他原本以为老头子见苏米是因为苏豆这边,现在一听才清楚:“你和苏豆她姐?”

    张煜凌:“这个……说来话长,哎其实也不长,都是适龄单身男女,约会恋爱怎么了,就许你们学校里的小白菜小青菜处对象,大龄男女青年也有恋爱自由吧。”

    张顾寒无语地吸口气,终于忍不住道:“兔子还不吃窝边草,那是我女朋友的姐姐,你好歹口下留情吧!!”

    苏豆看了看天,表示你忙我琢磨下那朵云是什么形状。

    张煜凌被弟弟凶了一句,怒回:“这话你该和苏豆她姐说,她是兔子!我才是那个可怜的被叼走的窝边草!!我是被泡到手的那个好吗??!你搞清楚再胡说八道!”

    张顾寒沉默了一下,又缓缓开口:“哦,那你还能有点用处吗?”原来苏米才是强悍的那一位。

    张煜凌被噎住,都快要怒而掀手机了:“这是重点吗?重点难道不是我现在和你说的老头子那边的问题?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张默芸刚刚才通知我!”

    张顾寒:“哦,我不知道苏米的事,张默芸也没和我说。我这边没问题接到苏豆了,还收了三万的支票。”

    张煜凌重重一叹:“完了。”

    张顾寒心说什么完了,就听电话那头,他的兄长用一种看破生死的口气道:“要是老头子耍花招却只肯甩一张三万的支票给苏米,我觉得……”

    苏豆和张顾寒同时伸长了耳朵。

    “我觉得,苏米她肯定会当场把那支票扔进垃圾桶,才三万,也太他么少了!”

    苏豆赶紧对着电话解释:“不是你想的那样啊,张叔叔给钱又不是在走你想的那种电视剧流程。就是,就是”她努力相处一句合适的措辞:“就是,给着随便花花玩儿的吧。”那三万真的非常多了啊。

    张煜凌听这话琢磨着不太对,难道老头子不是找姐妹两个麻烦的,是去投诚的,这不太可能吧,不像他们老子的风格啊,于是索性说他马上来学校,到了再商量。

    而等他到学校的时候,苏米早拎着一盒蛋糕在学校南门和苏豆、张顾寒会和了。

    张顾寒、苏豆的关系他们两位的兄长亲姐一直都清楚,然而张煜凌和苏米的事,竟然到现在才曝光。

    于是,苏豆看苏米,张顾寒看张煜凌的表情便微妙了起来。

    而苏米早一步和他们会和,对她和张煜凌拍拖的事毫无隐瞒的意思,大龄熟女特别坦然,直接道:“哦,就是差不多你们开学的时候吧,无意中有了联系,我这不是空窗期太久,觉得大好人生不能全部蹉跎在工作上,张煜凌刚好还长得挺符合我标准的,索性就泡泡看了。”

    苏豆多么想提醒她姐,张顾寒她哥不是茶叶,能不能不要公开场,尤其当着张顾寒的面用泡这个字。

    做姐姐的一眼看透苏豆在想什么,耸耸肩,十分无所谓地直接开了口:“哦,也可以用睡这个词。”

    苏豆:=口=

    张顾寒:“…………”果然啊,他哥现在真的老了,没多大用处,只能当被泡的那个了。

    再等张煜凌停车会和,苏豆和张顾寒齐齐看他的表情就十分微妙了。

    张煜凌一下子感受出这两道目光的探究之意,转头看向苏米:“他们,怎么了?”

    苏米吃着张家给的蛋糕,特别淡定道:“哦,没什么,大概惊讶于你失身的速度之快吧。”

    张煜凌差点把下巴砸在地上,朝苏米使眼色,低声道:“有必要公开和这些小的说这些?”

    苏米奇怪道:“这不是你说的吗,做兄姐的要在弟弟妹妹面前立榜样,我这不是给我妹妹示范怎么早点睡到男神吗?”

    苏豆本来事不关己在旁边看他们斗嘴,笑眯眯的,听话题一转转到她这里,差点膝盖一软给她姐跪下去。

    而张顾寒却恍然,在这一点上不愧是亲姐妹啊,只是一个已经得手了,一个还在迫不及待等候预备中。

    四人搓麻将一样摆了一桌,结合从张默芸那边打听到的消息,讨论今天这场约见。

    从苏米苏豆和张父见面的具体内容来看,不外乎张煜凌张顾寒理解的那样,当老子的开始蠢蠢欲动,想让两个儿子回来了。于是从女朋友下手,也好事半功倍,最好一本万利。

    只是这场约见的结果都令大家觉得意外,张父无论从过去的人品还是现在的处世来看,实在不像个能客气优雅的,可对苏家两个姐妹这么客气礼貌,还真叫人琢磨不透。

    再深究这场见面的始因,苏豆就觉得很奇怪:“张默芸是认识我,但她不认识我姐啊,我姐的事连我都不知道,张家是怎么知道的?”

    说起这事儿,张煜凌和苏米便默契地对视了一眼,是啊,他们两个正拍拖在最火热的时候,确实经常约会,可谁都没向身边人提起过,谁知道?谁透露给了张家?

    张顾寒突然想起某天半夜自己耳边冒出的那个童音,懒懒地问他知不知道大哥谈了个女朋友,他抬眼,刚好张煜凌望了过来,兄弟两个都从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惊讶。

    而苏米和苏豆也想到了同一个她们都认识的熊孩子。

    张!小!曲!

    @

    市区公寓。

    张煜凌的助理小陈正在剥桔子,把白色的经络一点一点撕干净,一片肉囊一片肉囊塞到旁边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的张小曲嘴里。

    张煜凌这个助理是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刚刚毕业一年,带着一副黑框眼镜,看着特外斯文,而在张小曲眼里,便属于不用害怕他可以使唤的范畴。

    张小曲那撇着的一条腿晃了晃,道:“小陈助理,你跟着我哥上班这么久,在公司里打过小报告吗?”

    小陈助理很奇怪一个小孩子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而他的心性反而比张小曲简单,以为孩子是在学校里看到同学打小报告了,便憨厚的笑笑道:“没有,我们公司不大,同事之间关系都挺简单的。”

    张小曲低声嘟囔道:“那多没意思。”

    小陈助理没停到,自顾说:“再说了,大家都知道,张师兄,就是你大哥,脾气不好啊,他最讨厌身边人乱传话了。”

    张小曲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弓起脖子,一连打了一串喷嚏:“啊嚏啊嚏啊嚏……!”

    小城助理依偎他鼻子痒,抽了几张纸递给他,又起身去关窗户。

    62.2的声音缓缓哆嗦地响起【小曲,你快逃吧。】

    张小曲心里嘀咕:“说什么呢?说清楚啊。”

    62.2【快逃啊!】

    正说着,公寓大门啪嗒一声被打开,率先进来的是苏豆,紧跟着,是与张小曲在张煜凌办公室仅有一面之缘的苏米,最后张家两兄弟也前后脚走了进来。

    小陈助理看到老板回来了,知道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关好窗户,说桌子上有橘子,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苏豆则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张小曲旁边。

    小崽子意识到什么,脑子里飞快地一转,小眼珠子又提溜扫向苏米。

    他这个时候还特别自认聪明地想,大哥的女朋友一看就不好说话,相比二哥这个女朋友有时候的表现就和刚刚走的那个小陈助理差不多。

    可他还没吭声呢,苏豆就笑眯眯看向他,说:“小曲啊,你认识那个姐姐吗?”苏米站得有些远,正脱自己的西服外套。

    张小曲见准时机,立刻要和苏豆站同一条船,低声乖巧地做墙头草,同时挑事儿道:“豆豆姐,那个姐姐,我大哥的女朋友,她说过你坏话呢!”

    苏豆心说这一幕还真是眼熟啊,上次这小崽子不是还向张默芸打小报告,说她天天没事做抽张顾寒吗?做起打小报告这种事,这小屁头还真是格外顺手啊!

    苏豆微笑着摸了摸张小曲的脸,同时指向苏米,一字一字格外清晰道:“来,姐姐给你介绍一下,那边那个你大哥的女朋友呢,她叫苏米,我呢,你二哥的女朋友,我叫苏豆。你大哥是你二哥的亲哥哥对吧?嗯,苏米也是苏豆的亲姐姐啊傻孩子。”

    正说着,苏豆面带微笑卷着袖子走了过来,一屁股在小崽子另外一侧坐下。

    张小曲突然在这一刻明白62.2那个逃跑的提示了,这是需要逃跑吗?这根本是要去逃命吧!!

    张小曲跳下沙发就想跑,恨不能朝这他两个哥哥喊救命,张顾寒却在和张煜凌讨论桌子上的橘子哪个更红。

    苏米则一把拽住小崽子的衣服,把人按了回来,同时抬起自己的芊芊玉指,和苏豆一样,一字一字清晰无比道:“听说你麻麻不在国内照顾不到你?长嫂如母嘛,你有两个嫂子,就是多了两个妈。以后我和我妹妹两个就负责你的日常生活和功课,一三五苏豆来看着你写作业,二四六我来,等到周日啊,刚好都有空,我会把你两个哥哥也叫上一起辅导你写作业,保准让你的生活从今天开始变得格外充实,小曲觉得怎么样啊?”

    张小曲觉得一个大写的绝望摆在眼前,恨不得再次当场离家出走,内心中却愤怒地嚎出了一字:“——不!”

    end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