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57

5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从碰过面加了微信,张默芸对苏豆,那简直如同热恋中的情侣,恨不得把心掏出来。

    张默芸自己也在上学,两个学校挨得远,课业繁重,就算有车也不能常来,于是经常通过微信联系苏豆。

    今天给苏豆发微信说:要心平气和,有话好好说,不能打我哥哦。

    明天又发一条朋友圈,把当时在图书馆拍的那些机械工程书的照片都放出来,特别娇羞软萌的说谢谢苏豆,这么多年的心愿终于达成了。

    苏豆每次看到张默芸给自己发的消息或者朋友圈,浑身都要哆嗦着起一层鸡皮疙瘩,她深深地怀疑张姑娘她不仅仅是圣母,大概还是个兄控吧?

    要不然几本书至于激动成那样吗。几本书就把她收买了,一口一口苏豆,天天发消息来问候聊天,到了晚上夜深人静敷个面膜就要睡觉的时候,竟然还用微信和她聊起了人生。

    在张姑娘的描述中,她是在母亲编织的童话里成长起来的小公主,她的童年如秋风落叶般凄惨,又如夏花般灿烂绚丽,是简爱和林黛玉的综合体。对于这些描述,苏豆简单理解了一下,大概就是梦幻童话女主角什么样,她张默芸就是什么样。

    大晚上都要睡觉了,听到字句期期艾艾又十分自我的文字,真是闹得苏豆半点睡意都没有,出于礼貌,她只能偶尔回复一句,表示自己有在看,没有睡着。

    不过这么聊了几天,苏豆也从中摸索得到一些更具体的讯息。

    比如张顾寒的生母去世得早,张顾寒的老子几乎没有担起一个当父亲该有的责任,比如张家两兄弟虽然不太搭理张默芸母女,但张默芸的妈在张家像个保姆管家一样什么都管,也管两兄弟的吃穿学业,和那个只知道给钱的人渣爹比起来,兄弟两个的的确确在年少时期受过他们那位“后妈”的些许照看。

    再比如张顾寒的老子年轻时候在外面潇洒得很,年纪大了之后,身体便每况愈下,大不如从前,大概是有所反思,觉得一辈子忙忙碌碌匆匆而过,原配死得早,太对不起两个儿子,于是有心让他们回家继承家业。

    张姑娘虽然又啰嗦又不懂得人和人之间适可而止的道理,但文笔真心不错,苏豆看她写的那一行行字,跌宕起伏还不忘起承转合,比午夜八点档的狗血婆媳剧还好看。

    正是因为太好看了,看得忘乎所以,心里不免内疚起来,觉得这样窥探张顾寒的家事不好,万一他并不想让她知道,那她岂不是知道了些自己不该知道的。

    可张默芸又不懂这些,更不知道苏豆的顾虑,她只管不停发消息,竟然又说:“我和妈妈还有张爸爸提过你呢,他们好像对你很感兴趣,张爸爸还说找个时间见见你呢。”

    苏豆:“……”好吧,她就知道,世界上哪有免费的八点档可以在午夜独自享受,势必是要付出代价的。

    但她又忍不住想,张顾寒的爸爸这么说到底只是随口客气客气,还是真的有这个打算?她多么希望这真的只是随口的一句话。

    张默芸的事苏豆没有和张顾寒说,她还是十分顾虑,瞻前顾后。没办法,谁让这事她男朋友的事,大神平时那么自信骄傲,对张家的家事三缄其口,大概也是有口难言,她多嘴的话,他会很没有面子吧。

    5.2却提醒苏豆道【尊严对男性至关重要。但以我对恩公的了解,智商到他那个程度,不可能猜不出来以张默芸的性格,加微信之后会不会对你说什么。】

    苏豆:“哦,听上去感觉你现在智商也好高的样子。”

    5.2【你是在嘲讽我吗?】

    苏豆:“不,我只是觉得,以大神那迷一样的自信,他大概觉得不管张默芸和我说什么,我都会死心塌地继续喜欢他。”

    5.2沉默了一下,大约是在思考,半晌才道【你说的对,毕竟你对他的尺寸还是十分满意的。】

    苏豆忍不住要就和5.2拌起了嘴:“我以为你和过去那些几点几都不一样,至少气质上应该有所不同。”

    5.2【我说过,关于本质属性方面,除石不管等级到几点几,在某些不可改变的方面都是一脉相承的。】

    苏豆:“但你最近的表现挺正常的,答应我,能继续好好保持下去,不要提那些有的没的吗?”

    5.2【请问,你说的有的没的,是否是那条可以具体到十八厘米长的某条实体物件。】

    对话到这里已经完全进行不下去了,苏豆索性不再回复纠缠这个问题。

    他和大神最近相处交往得这么好,再接再厉,以后说不定就是准老公了!

    @

    张顾寒最近却深受张小曲这小崽子的叨扰,经常收到微信短信电话,他不理睬便是一顿通讯轰炸,某次半夜躺在床上,竟然听到耳边一个熟悉的声音喊他:“二哥!”

    起初张顾寒吓了一跳,好在理智没有脱轨,想到那小屁头拥有一个高等级许愿石,猜到是怎么回事。

    张小曲的声音就在他耳边嘀嘀咕咕:“二哥,你在干嘛。”

    张顾寒叹口气,十分无语,不知道现在的小学生是不是都这么闲,大半夜都不睡觉,他无语地问:“干嘛?”

    张小曲:“你没和你那只母老虎在一起吗?”

    张顾寒:“叫姐姐!”

    张小曲:“哦,母老虎姐姐。”

    张顾寒也是没气了,心里问他:“你大半夜不睡觉找我干什么?”

    张小曲:“啊,没什么啊,就是睡不着。二哥,你知道吗,大哥好像最近都在约会,我问大哥的那个小助理,助理也这么说的。”

    张顾寒真想不通现在这些定点大的孩子兴趣爱好怎么能这么广泛,兄长恋爱约会和他们有关吗?考试能加分吗?

    他对张煜凌的这些私生活向来没兴趣,可架不住张小曲特别有兴趣,小崽子问东问西,问张顾寒有没有见过大哥的约会对象,叫什么名字,是做什么的,对此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张顾寒却懒得搭理这些事,没多久就睡着了。

    张小曲觉得无趣啊,本来以为有了高阶许愿石就像圣诞老人有了驯鹿雪橇车,他以后连烟囱都可以爬了,然而62.2十分谨慎胆小,还怕暴露,根本不让他乱跑,他只能找知道真相的张顾寒。

    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就是找苏豆,但是他对苏豆的感觉很奇妙,又怕又想亲近,外加62.2那胆子是自动铅笔芯做的,只有0.3毫米,深怕自己某天就被苏豆的许愿石掠夺了,一提苏豆就装死。

    张小曲离开了张家,闹不出个风风雨雨、看不到有人对他咬牙切齿他就浑身不舒坦,尤其他发现自己祸水东引之后,张默芸对苏豆的评价竟然特别高,一句一个苏豆真好,要是不打二哥那就更好了。

    张小曲半夜躺在客房的大床上,翻来覆去,覆去翻来,最后那时不时冒出坏水的小脑瓜里叮咚一声,某个绝妙的主意瞬间亮了。

    @

    苏豆这天从起床起,眼皮子就轮番跳,她还特意问郑晓晓,到底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还是左眼跳灾右眼跳财。

    郑晓晓说她想太多,大概就是晚上睡觉压到了某根神经,这会儿那根神经正在做早操缓解局部压力。

    这天早上课满,下午有两节课,张顾寒有校内专业研讨会,一整天都见不到人,苏豆上完课去自习,却意外接到了张默芸的电话。

    张姑娘说:“苏豆,我在你们学校南门外面,你,你能出来一下吗?”

    苏豆还没有走到图书馆门口,接到这个电话边顿住脚步:“你有什么事?”

    张默芸吞吞吐吐道:“哦,我给二哥带了点东西,想让你帮我转交一下。”

    苏豆直觉,她在撒谎,但5.2也搜寻不出什么,苏豆便想刚好去南门看看,顺便买点零食。

    结果走到南门口,既没有看到张默芸那辆吸人眼球的车,也没有看到她本人,打电话过去一问,她竟然说她在南门巷子出去之后马路对面的一家中高档咖啡馆。

    苏豆只得背着书包寻过去,到了咖啡馆,正见张默芸站在门口,一脸思虑,还十分犹豫。

    苏豆过去,奇怪地问她:“你没吃饭?找我喝咖啡?”

    张默芸:“不是不是。”又有些为难地说:“是这样的,张爸爸和我妈都在里面,他们想见见你。”

    苏豆愕然:“啊?”这算怎么回事,难道前些天张顾寒的爸爸还真不是客气客气的,说见就想见了?

    苏豆总觉得很奇怪,心里下意识就有些排斥,她赶忙说:“你二哥知道吗?”

    张默芸的脸色终于委屈了起来,说道:“不知道啊,他们都不让我说,二哥要是知道肯定以为是我搞出来的事,我好不容易和二哥的关系缓和一些,都怪那个谁”

    苏豆看着张默芸,心说你有这个心,怎么没有发散一点圣母之光,劝劝你爹妈,又奇怪:“都怪谁?”

    张默芸不知该怎么解释,说了一句不是,顿了顿,又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听我妈的意思,有人和张爸爸通电话说点什么,然后张爸爸就把我叫过去问我一些我二哥的事,我说我知道的不多,让后他就说刚好有时间见见你。”

    苏豆脑子飞快一转:“这样不好,你就当我这会儿没见过我,我回学校了啊。”

    张默芸一把抓住苏豆:“要不,你人都来了,还是见见吧,张爸爸这两年挺想大哥二哥的。”

    苏豆心说要完,这姑娘的圣母之光这会儿照耀到他张爸爸那边去了。

    5.2却道【顺其自然,也可以见见。】

    苏豆心道:“你们石头不懂!我家挺普通的,大神家一看就有钱,你光看张默芸开的车就知道了。社会地位差距太大,人家想见过我,说不定根本不是想打听大神的境况,我又不是不懂,我妈给我姐找对象还要门当户对有房子,人家有钱人肯定也这么想。说不定今天就是拿钱让我离开他儿子的呢?”

    5.2的回答可以说是逻辑满分【哦,他给你钱,那挺好的,收着吧。】

    苏豆:“不是白收的!收了说不定就要和大神分手了。”

    5.2【收钱、分手、穷追猛打、我爱你但爱不起你、虐恋情深、滚床单后幡然醒悟,据本除石的了解,这些都是正常流程。】

    苏豆:“…………”滚蛋。

    但被5.2在耳边一搅和,苏豆心里反而放松了不少,如果——如果她没有亲眼看到她姐的车停在路边的公共停车位上,没有看到她姐一身工作装小西服拎着包从车上下来。

    苏豆诧异地瞪大了眼睛,姐?

    @

    张默芸认出苏米的过程和苏豆差不多,都是通过张小曲的通风报信。

    但在张小曲的介绍里,苏豆是有名有姓,苏米却成了“那个和我大哥约会还给我大哥出主意收拾我的女的”。

    三个女孩子在咖啡店门口一打照面,张默芸一脸疑惑不知道苏米为什么会提早来,苏豆奇怪苏米怎么会过来,只有苏米像个全部情况的知晓者,看到苏豆也不意外,看到张默芸也不奇怪。

    张默芸率先和苏米打招呼,自我介绍后又指了指楼上道:“呃,张爸爸和我妈都在楼上,只是……”

    苏米一身中层管理白领的干练劲儿,点头道:“我知道,我来早了。”

    苏豆却对着苏米偷偷眨眼睛,这到底怎么回事?

    苏米余光瞥苏豆的表情,又对张默芸解释道:“我刚好在这附近有公务要处理,处理完就刚好过来了,”抬手腕看表:“离约定的时间还早,这样吧,我在附近逛一逛,到了时间我再过来。”

    张默芸刚好顺坡下,连连点头道:“那好,那好,你先逛一会儿。”

    像真的不认识一般,苏米也没和苏豆说话,转头就走,苏豆看着她姐的背影,更是一脑袋问号,不明所以,但她姐在转身之前偷偷给她打了个暗号——电话里说。

    苏家姐妹两个做什么都有默契,这是从小上房揭瓦练出来的,苏豆脑子里一转,便犹豫着和张默芸进了咖啡馆,但上楼前却问服务员卫生间在哪里,打了个招呼便拎包冲进去。

    刚进门,电话果然就响了,苏豆把门关好,立刻接上,听到对面苏米道:“约在学校门口,就猜到也有你。”

    苏豆看看门口,确认没有人推门进来,站在浣洗台前疑惑道:“你怎么也来了?大神的爹这是要把我的直系亲属都聊一遍?”

    苏米幽幽回道:“哪儿啊。这是小儿子的聊一下,大儿子的再聊一下。”

    苏豆一时没忍住,脱口而出:“大儿子?你和张煜凌?”

    苏米特别淡定:“bingo!这个以后再说。话说回来,之前张家兄弟两个在咱们老家过年我就觉得奇怪了,就算父母在国外,春节总要过的,他们家又不差机票钱。我最近琢磨了一下,这兄弟两个大概和原生家庭关系不大好,刚好对方约我,我就答应了过来看看,总要实地考察一下。”

    苏米不像苏豆还是个校园小白菜,各种顾虑,都市丽人商场白领基本都明白自己要什么,见约会对象的家人等于再多一份了解,不会有七七八八的顾忌,尤其在苏米看来,张煜凌要是一直瞒着她家里的事情那才是糟糕的事,索性自己来看看。

    不过她可以这样,苏豆年纪还小,肯定会觉得别扭,见面地点又刚好约在a大附近,苏米用脚趾头想也猜得到这张家人是不是会赶场子似的见完一个再见另外一个,提早过来,果然被她撞上了。

    苏米安慰苏豆,同时分析道:“这场见面有些仓促,张家应该还不知道我们是姐妹。你先去看看他们说什么,要是应付不过来或者觉得委屈就当场电话告诉我,我来应付,你别太担心。”

    苏豆:“哦,好。”

    挂了电话洗了个手,苏豆觉得她姐这沉得住气的气质真的特别棒,学也学不来,再镜子里看看自己,想想也快大四,眼看着没一年就要毕业,也不知道要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多久才能有苏米这份从容不迫。

    5.2却在她耳边道【我倒是很欣赏你,一般像你这样脑路简单又清奇的人,很容易把一件事推向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

    刚说完,苏豆手里的手机叮的一声,张顾寒发来微信,说研讨会还没结束,问她是不是在图书馆看书,晚上吃什么。

    5.2前脚刚夸完,苏豆后脚就走了一步特别偏的路数,她回复道【张顾寒同学,请你一定要淡定地看完我下面的话,务必理智冷静以及克制,因为我下面的一段时间,很可能需要你的友情赞助。】

    一段话发过去,苏豆正要在对话框写第二段,那边很快回复【是爱情赞助,我们之间没有友情。可以。】

    苏豆:“……”

    她又继续打字【我马上要去咖啡馆应邀见你爸了,有点突然,但你能不能先给我个提示,你爸他见我,他是想干什么?】

    这次那边回得更快【不清楚。但承诺不要做,条件不要答应,听不下去直接站起来离开。不用想太多。还有,给你钱和礼物就拿着,不拿白不拿。】

    苏豆看着最后那几个字,突然有些纠结,倒不是犹豫该不该拿别人钱和礼物,而是——原来大神他家里真的很有钱啊。

    这样的话,以后房车不用愁~\(≧▽≦)/~啦,满足爹妈对于男朋友必须有房子这项要求呢!

    5.2【…………】这种宿主的脑回路,的确清奇得无以言表。

    所以从卫生间出来,苏豆的心情竟然意外得特别好,跟着等在一楼楼梯口的张默芸上三楼包间。

    而进了门,却见一个中年发福、印堂处有些许黑相的男人坐在桌前,一个穿着装扮贵气的阿姨坐在一旁正说着什么,门一敞开,两人同时望了过来。

    张父不苟言笑,但打量苏豆,一眼摸清楚这就是学校里简单的女学生,看气质该是乖乖女那种,于是脸色转晴,好了不少。

    张琼在张家这么多年,典型的和事老风格,她清楚自己的地位,也不想得罪张家那兄弟两个,知道张父早晚得把家业给两个儿子,于是反而对苏豆分外客气殷勤,她安分多年,基础打得好,不想因为今天的事让那兄弟两个觉得是自己背后捣鬼。

    于是苏豆一进门,她便热情客气地招呼,又是叫服务员添水,又是让苏豆点单,挑喜欢的吃。

    苏豆打了个招呼,就要了一杯咖啡,然后就安静坐着。

    张琼得到张父一个眼色,立刻站起来说出去看看女儿干什么去了,拎包起身离开,把包间留给张父和苏豆。

    苏豆对张父的印象,就是典型的年轻人对长辈的感觉,会拘谨一些,尤其对面又是男朋友的爸爸。

    然而张父却望了望窗外,突然开口道:“你们学校旁边的房价有多少了?”

    苏豆不清楚这话指向,只能顺着道:“刚进校的时候听说有三万多,现在涨了吧。”

    张父看着苏豆,沉稳问道:“有考研的打算吗?”

    当然没有,但这个问题比较私人,苏豆不想回答,便没吭声。

    张父似乎也没打算等苏豆真的开口回答有或者没有,幽幽道:“要是考研,我会在小寒毕业前给你们在附近买一套大的,100平小了些,200平勉强够用,估计也没有更大的。如果不考,市中心刚好可以挑一挑。”

    苏豆万万没想到,这句话正中红心,她上楼之前正想着呢!张父这得多暗语人情世故才能一句话就说到点子上。

    但苏豆又想,不对,说中也就是巧合,这是拿口头的房子做好处钓鱼一样钓她呢。

    果然,张父重新看向苏豆,平静地开口道:“我对小寒这孩子没什么太大要求,他从小学业就好,工作应该也不用我操心,不过我还是希望他能回来。我是劝不动,总要有人劝他回来……”说到这里停顿住,似乎是在等人接话。

    苏豆很乖地接了一句:“劝不动那就用力多劝劝。”果然是拿口头的好处收买她。

    能沉住气也在预料中,但张父还是被这种古怪的回答噎了下,总觉得这对话不对劲。不过他一个老板,人情世故起起伏伏看得多经历得多,压根没打算在苏豆这种小姑娘身上多费心思。

    他直接从身侧的一个包里拿出一个信封,递向苏豆,示意她先看一下。

    苏豆拿起来,目光钻进去扫了一眼,心里一抖,对5.2说了两个字:来了!

    只见那信封里竟然真的躺了一张个人支票,苏豆学会计的,这辈子还没见过一张真的,只在会计实习课上见过印在书上的假凭证!

    她即可冷静地将那信封放下,心说这辈子真是值了,哪个网络小写手收过这种支票?亲身走过这种剧情?她经历过啊,她有过啊!以后这种剧情她可以正大光明写了,狗血又怎么样,她自己经历过啊!

    张父说什么都很平静,好像根本不是大不了的事,道:“就像你刚刚说的,劝不动就多劝劝,劝人也要耗费心力和口舌,这点都是小钱,刚好做零花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