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52

5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大白狗小红,自出生之日起脑门上就顶着两个的斗大的字——忠犬。

    忠犬小红脱胎于除石,一辈子只认一个主人,从一只小奶狗长成如今短腿长毛威风凛凛的大白狗,半辈子将“肝胆相照”四个字毫无保留地发扬光大。

    聂夕辰叫它往东,它绝对不会朝北走,聂夕辰让它抢红包,抢少了小红都觉得丢狗脸,所以在来之前,得到主人那句“万一找到了就撒泡尿定个位”的愚蠢吩咐之后,小红抬腿就是老大一泡尿。

    在松开脖子上的绳索没了牵制之后,大白狗小红尽职尽责地发挥它忠犬的效能,不但用爪子刨门缝,上蹿下跳对着面前这护二层小楼汪汪汪直叫。

    这此起彼伏吠得一声高过一声的狗语翻译成琼瑶版本,大概就是:“傅文佩!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抢男人!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

    苏豆和张顾寒躲在墙角嘎啦的暗处,后者因为什么都看不见,狗吠声自然也听不到,在他眼里,小楼门口的青砖有些凹凸不平,被斩断的爬山虎枯萎地攀吊在灰青色的墙砖上,八字门帘一脚斑驳发白,随风一吹那掀起的一角微微抖动,除此之外,他连那泡狗尿都看不到。

    但在苏豆眼里,却是另外一番场景,小红一般不叫,因为白毛眼圆腿短爱摇尾巴,看着实在是一只狗种瘪三,此刻却吠门吠得脚不占地,满身长毛乱飞,狗牙撩凶,很有一种化身狗中豪杰的架势。

    这给苏豆一种脑洞打开的错觉,要是再架四个风火轮,感觉这大白狗小红能把面前这房子都拆了!

    还有那叫门的汹汹气势,虽然她根本听不懂汪汪汪的单一狗语,但苏豆用她小说作家的思路脑补了一下,她想象中大概就是:抢石贼!你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你有本事抢石头!怎么没本事开门啊!开门开门开门!!!

    苏豆一脑补,就停不下来,脸色紧跟着刷就变了,她想这都什么时候了自己就不能严肃点吗,雪姨对她的人生影响也忒不是时候了。

    张顾寒眼里压根没狗,最多只能盯门,那门迟迟不开,他随意往苏豆脸上一瞥,瞥到她那心不在焉瓜扭不甜的纠结表情。

    他肩膀碰碰苏豆,无声询问她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苏豆回过神,连连摆手,低声道:“我就是看小红嚎得嗓子都要哑了。狗毛都飞起来了,等会儿把它送回去,聂夕辰不会以为她的狗在外面和其他狗大战三百回合吧。”

    张顾寒的思路和苏豆不在一个频道上,他问:“其他狗能看到小红?”

    苏豆仔细回想了一下,聂夕辰之前似乎说过她经常带小红去公园遛一遛,小红会和和其他狗一起玩儿,基本上只要是不太蠢有灵性的狗,都能看到小红。这位没多大心眼儿的姑娘如实道:“好像是可以。”

    张顾寒表情未变,心里只有一句话:这年头,果然人不如狗。

    小红在门口那个吠啊,从上蹿下跳到鬼哭狼嚎,叫了足足十几分钟,那大门始终紧闭,苏豆都怀疑是不是家里没人,张顾寒却很坚定地等待。

    又过了十分钟,那门终于开了,没人知道是不是因为门里的人听到了狗叫才应声开门,苏豆躲在暗处瞪大了眼睛,只想第一时间看清出来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结果……

    随着大门敞开,她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惊讶地看到那从门里迈出来的竟然是个小脚短腿——那是个看上去只有六岁大的男孩子!

    小男孩穿着一身蓝色背带裤,裤腿不知道是不是有些长,卷起来一些,露出嫩嫩的穿着白色袜子的脚腕,小脸圆扑扑粉嫩嫩,一脸不耐地嘟嘴眯眼跑出来,脑袋上一头软发杂毛有些乱,圆溜溜的脑袋顶翘起一撮,走出来时懒洋洋打了个哈欠,似乎是刚刚睡醒。

    小孩儿一露脸,苏豆就呆了,怎么是个小男孩儿?

    下一秒,紧跟着从门里出来个四十多岁的阿姨,阿姨追出来,弯腰就去拉小男孩儿的胳膊,软言耐心地用方言说着什么,似乎是担心小孩儿自己跑出门,特意追上来,想要把孩子喊回去。

    而苏豆更为惊讶的发现,小红停止犬吠后边蹲坐在门口不远处,静静盯着大门的方向,但那中年阿姨似乎根本看不到狗,也没有往狗的方向瞧一眼,可那小男孩儿却朝小红的方向皱了皱眉头,脸上有几分不耐烦,推开女人的手没说话,挣脱开又朝门外走了两步。

    没错,她肯定没看错!那女人是看不到狗的,可小男孩儿可以看到,而且小红盯着的明显就是那个孩子,虽然没有扑过去,但屁股上的几撮已经开始炸飞了。

    大概是忠犬得到了聂夕辰的叮嘱,按耐不动,又或者不动不是因为懂得顾全大局,它毕竟是一条狗,哪怕是条神犬,也不能对它的情商抱以太大的希望,更不能觉得它安静下来是因为乖巧听话或许都是错觉……

    蹲坐着的小红,屁股比铅沉,脑袋脖子无比灵活,它就像个人一样,默默转头,朝着苏豆和张顾寒躲藏的角落忘了过去。

    无比准确地和苏豆对视上。

    而门口那小男孩儿顺着大白狗的目光,疑惑地跟着转头望了过来,同样一眼看到了苏豆眼里,一大一小两人刚好正对上。

    苏豆:“…………………………”

    =口=

    她的人生到底能不能正常一点啊!!被一块石头卖了也就算了,好歹那是可以满足愿望的阿拉丁神石,被条狗暴露了,qaq以后还能不能和聂夕辰愉快地做朋友啊?!!

    还以为这是一条中心为主奋不顾身狗胆相照的忠犬,原来都是错觉,叫是叫得一马当先格外拼命,等到需要真枪实弹处理问题了,怂得比人都快,浑身上下的狗毛都散发着一股小瘪三推卸责任的气质。

    qaq这么说起来,其实这狗的智商也能碾压她了。

    张顾寒是看不到狗的,但能看到人,小男孩和女人自开门后的反应他看在眼里,而那孩子顺着狗的方向望过来的神色同样落在他眼底,哦,还有余光里苏豆那被条狗坑到的表情。

    他忍不住笑出来,飞快搂住苏豆的肩膀:“别生气,跟只狗犯不着。”

    苏豆强撑着回道:“你说什么我听不懂啊?”

    看不到狗的张顾寒早已洞悉了一切:“这小东西看来挺胆小的,就指望你这个靠山帮它主人了。”

    苏豆默默捏拳:“是啊,我本来还以为他是一只性格刚烈的猛犬。看来我眼光不好,错看它了。”

    张顾寒侧眸望着苏豆,正事儿就在眼前也索性先撂着,眼里星星点点的笑意都要溢出来了,不顾投射过来的两道目光,弯着嘴角道:“现在的狗都温顺。会叫,不咬人。”

    苏豆捏手指:“我还是欣赏勇敢的狗。”

    张顾寒这一刻浑身散发出一股叫人难以辨明的自信气质:“嗯,对,一般勇敢的狗都喜欢吃包子。”

    怎么拐到包子身上去了,而且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吃包子的狗这话怎么感觉挺耳熟的?

    这两人明明已经暴露,却如入无旁人之境界,直到——

    小男孩儿撒着小短腿跑了过来,抬着脖子,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最后目光落在了张顾寒脸上。

    他那奶声奶气的嗓子带着刻意的傲娇和冰冷,一字一字无比清晰道:“堂二哥,你调/情调完了吗?”

    @

    在苏豆的人生观里,七八岁的小孩子,应该是浑身稚气刚刚上小学还在玩儿泥巴,别说调/情二字是什么意思不该懂,就是看到一个哥哥带着一个姐姐,第一反应也该像她小时候一样觉得那两人要么是同学,要么是兄妹。

    但这个世界发展的速度快到无法想象。

    这才多少年,个小毛孩子嘴里都能淡定的冒出调/情这个根本少儿不宜的字眼了。

    但这并不是令苏豆觉得最震惊的,世界观是可以刷新的,但对自己男朋友的认知度却得一步一步脚踏实地缓缓的来。

    所以,当到那小男孩儿朝着张顾寒嘴里冒出一句“堂二哥”时,苏豆的人生观有些裂了——那无巧不成书、小到大家相互之间都认识的世界难道不是只存在于小说里?

    开玩笑?谁大马路上随便走一圈儿就能遇到男朋友的家人?这概率都能买彩票了好么。

    而张顾寒也用自己的回应亲自印证着小男孩儿没有瞎认亲属这个事实。

    他从巷子里走出来,走得光明正大,好像刚刚根本没有躲在角落里偷窥,接着弯下腰,摸了摸小男孩儿的脑袋:“还认识我?”

    张小曲人小,态度却一本正经,说的话……有点不符合年龄的缥缈:“我认识你身上的气质。”

    张顾寒:“什么气质?”

    张小曲:“我爸爸他们说的,说你有一股‘天王老子’的家传气质。”

    苏豆敲敲扶住了墙——她觉得她的世界观可能还是需要再拯救一下。

    5.2虽然高冷,但再高冷也不会看着自己的主人继续蒙圈下去,及时在苏豆脑海中调出《图解之张顾寒》,翻到家人亲友解析那一页,还考虑到苏豆可能没法集中的注意力,默默当起文案助理,解说道——

    【张小曲,年龄六岁半,张顾寒叔父张家成的独子,其父母两年前离婚,张小曲生母分到一笔钱独自远赴欧洲打拼工作,没有要儿子的监护权。】

    【张家父辈兄弟三人,子孙辈(不包括私生子)只有张煜凌、张顾寒、张小曲三人,其中张煜凌与张顾寒与原生家庭脱离基本关联,鲜少联系,多年不曾归家。】

    【张小曲由保姆照顾。因与兄弟不同住,关系并不亲密。】

    【更多信息需要翻阅《图解之张顾寒》中的家族谱。需要警示的是,若张小曲真为敌对方,请务必保持警惕,忽略对方年龄与身份,一旦除石被掠夺,将无法逆转。】

    5.2在耳边说了这么多,可苏豆的脑海里自始至终盘旋着一句话:这未来小叔子年纪够小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