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43

43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就算是窥屏,也有高级玩家和普通玩家这两种区别。

    前者如聂夕辰,高品质镜头电影胶片效果,自带偶像剧画风,镜头切换自如唯美;后者便是苏豆,五毛特效全用在提示牌上。

    泡个温泉都对人生产生了质疑。

    不过苏豆很快发现,享受了高品质画面的聂夕辰脸色却不大好,匆匆泡了五分钟,便表情严肃地从水里起身,带着一身热气,裹着毛巾离开了,连自己放在温泉池边套着防水袋的手机都没有拿。

    苏豆坐在池里哎哎两声,见聂夕辰头也没回,赶忙拿着手机站起来跨出池子,随手一方大毛巾往身上一批,追到换衣间。

    聂夕辰却披着大毛巾赤脚在换衣间内来回走,一脸想要撕了谁的愤怒表情:“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苏豆有些莫名,把手机递过去:“怎么了?”

    聂夕辰拿回手机,拉了苏豆一边,凑近道:“你刚刚看到什么了?”

    苏豆:“不就是……对面吗?”

    聂夕辰:“没有其他特别的?”

    苏豆伸出大拇指:“特效画质特别好。”

    聂夕辰眼尾一耷,差点当场哭出来:“你看的那是张顾寒吧,你往宋亦空身上看了没有?”

    让人喷血裸/男看一个不就够了,要看也只能看自家的,看别人家的多不好意思,苏豆摇摇头,表示自己一根毛都没关注。

    聂夕辰哭丧道:“我那破石头真是要疯了,它还给我在宋亦空身上搞了点提示,什么‘这条腿下次可以断’‘肋骨找个机会可以折一折’‘有机会再上个脖套’‘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进icu’……”

    苏豆惊了一跳,这哪儿是唯美偶像剧风,根本是悬疑惊悚片吧?!5.0最多就是污了点,聂夕辰那许愿石这是要闹出人命啊?

    见聂夕辰愤怒如此,苏豆安抚几句,拉着她匆忙洗漱换衣服回房间,又给张顾寒去了一条微信,只说她们觉得泡温泉太闷了,有些困,提前回房间休息。又早早道了一声晚安。

    回到客房,聂夕辰再也淡定不下去,在屋子内来回总动,一会儿不知想起什么叉腰哈哈大笑,一会儿又烦躁得到处翻东西。

    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灌了几口苏豆从厨房拿回来的冰水,这才恢复了理智。

    房间内所有的灯光都亮着,两个女孩子面对面盘腿而坐,苏豆对自己的许愿石都只是一知半解,对别人的除石更是一无所知,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聂夕辰自嘲一笑,道:“我之前还劝你看开点,别抱怨许愿石,现在我真是没脸说这些话了。”又转而愤怒道:“每次我和宋亦空走近一些,就会收到这种奇奇怪怪的提示。真是要气死我了!”

    苏豆想了想:“但其实,只要你不许愿,许愿石就不会有效果反射到宋亦空身上对吧?”

    聂夕辰点头,叹口气:“也不是每次我许愿都会有男人倒霉,看概率吧,也看人品。有时候许再多愿望都没事,有时候一个很小的心愿都能有人倒霉。”

    苏豆无言以对,总觉得这个时候无论说什么都没法安慰。

    聂夕辰哭丧道:“我难道真要打一辈子光棍。”

    苏豆:“那你可以少许愿,或者忍住不许愿。”

    聂夕辰叹气:“我以前也这么想过,可你知道的,我十几岁就拥有除石了,这么多年早就习惯遇到问题就许愿。就和抽烟一样,难戒,改不了。我也试过,但是忍不住。而且就算你不主动许愿,可以忘记许愿石的存在,它也会隔断时间自己冒出来刷一下存在感,问你要不要许愿。”

    对于一个从小就习惯许愿满足愿望的人来说,的确和苏豆这种半路出家拥有除石的人不太一样,聂夕辰习惯许愿石的存在,就好心美女习惯了漂亮衣服来妆点,而苏豆不常用除石,现在也不过5.0级别,时不时还会自动忽略它的存在。

    个体间差异的存在导致每个人的心态和情况都不同,这样一来,苏豆也出不了什么好主意,聂夕辰挨着枕头接连叹气,最后把自己给叹睡着了,苏豆摸控件关灯。

    这个晚上她也没睡个安生觉,总是做梦,梦见张顾寒成大字被吊在半空中。

    一个叫5.0的黑衣人拿着鞭子在旁边张牙舞爪地叫嚣:“你许不许愿?”

    梦里苏豆边哭边看着张顾寒:“不许。”

    “撕拉”一声,张顾寒碎了一件衣服。

    黑衣人又继续甩鞭子:“你许不许愿?”

    苏豆底气没那么足了,还是说:“不。”

    “刺啦”又是一声,这次碎了一条裤子。

    大夏天的,这个梦里的张顾寒也不知道穿了多少件衣服多少条裤子,苏豆一遍遍说不,张顾寒的衣服接二连三粉碎消失,终于,眼看着衣服就要碎光了,她这才焦急地跺脚喊道:“我许,我许!”

    梦中,5.0发出桀桀狂笑。

    张顾寒在黑暗中抬起头,望着苏豆,幽幽道:“应该再等一等,我身材挺好的,你不看看吗。”

    苏豆:“……滚蛋!”

    ……

    接下来的几天,聂夕辰大约受61.0的提示刺激,便有些不太爱搭理宋亦空,整天跟着苏豆和张顾寒玩耍。

    宋亦空给经纪人发消息感慨:“我是不是过气了,怎么聂夕辰就跟他们玩儿,不怎么理我?”

    经纪人为了安抚他,让他早点养好伤,诚恳地回复道:“张顾寒那是不拍戏了,他在圈粉方面就一直比你有能耐。”

    被经纪人插这么一刀,宋亦空觉得人生都不能好了。

    而托聂夕辰的福,因为有她在,苏豆和张顾寒之间关于“假装门被反锁”的尴尬也终于被掩盖得十分完美——两人都装作那天晚上只是电闸跳电,其他什么都没发生。

    一连玩儿了好几天,三天后,张顾寒开车带苏豆回学校,a大的春游大军们也陆陆续续乘车归校。

    苏豆回学当天就去图书馆看了几页注会,以安抚那颗因为几天没看书而负罪感膨胀的内心,张顾寒的原计划是陪女友呆着,然而有一条短信消息在他手机里躺了好几天,需要临时处理一下。

    @

    抛开匪夷所思的内容,消息来源处就令张顾寒不甚愉快——那条消息来自陈州。

    而内容是这样的:或许说了你不相信,但还是提醒你,你现在的女朋友苏豆拥有一个常人无法想象的神秘力量,你不是真心喜欢她,你是被她控制了。如果想知道更多,可春游后联系我。

    张顾寒对这条信息的评价只有两个字:毛病。

    但对方却在他忽略之后接二连三的用信息轰炸,内容如出一辙,概括出来和他最初收到的消息差不多,要防着苏豆,他张顾寒会和苏豆在一起是不正常的,是受人控制的。

    一次两次,只当发消息的人刻意找苏豆麻烦,次数一多,根本就是有毛病。

    张顾寒回校后边给陈州去了一通电话,让他没病就老实点,有病就赶紧去治。

    陈州这次没去春游,本打算春游期间和张顾寒联系,只是没料到后者带着女友出校玩儿,见自己的几番提示没有得到该有的重视和回应,还特意打了好几个电话,只可惜全被掐了。

    好不容易得到回复,也不管对方信不信自己所说,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别挂,你别挂!我就说几句话,你信不信随你。你自己想想从你认识苏豆开始,这么久以来,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比如,其他人都很普通,就苏豆很特别,或者反过来,苏豆正常,其他人都不正常这种。有没有?”

    作为曾经的除石拥有者,当初盗窃了苏豆的文章发表的陈州,他是如何察觉到苏豆不太对的?

    这还要从当初盗窃文章发表的事败露说起。

    那时候陈州利用除石达成了好几个心愿,许愿石却又突然毫无预兆地消失,他心里既不甘心,又想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想了一个寒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