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拐个男神当老公 > 34

34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豆转头就把《图解说明之张顾寒》《男女体/位十八式神功》扔到了脑后。し

    反正这种东西3.0给了是它给了,用不用那也是她的事,要是除石敢来一句强制使用,她立刻翻脸想办法卸载许愿石!

    她算看出来了,什么竭诚为您服务,翻译一下大概的意思恐怕应该是——你许愿我升级。最后还不是为了升级!?

    3.0对于此评价给出了正面回应【除石与许愿者应该是相亲相爱的,我们可以尝试做彼此的天使。】

    苏豆==:“你刚刚还说我胸小。”

    3.0【胸小的天使也是天使。】

    苏豆==:“你就说吧,《十八式神功》你都给我了,是不是特别希望找点捷径快速升级?”

    3.0【除石只会根据实际需要提供相关装备,《十八式》为自动触发激活,激活密码为张顾寒私密数据,只有符合条件才可以正确激活。太小太细太软圆周不够都不能触发。】

    一不留神又被这石头污了一脸,苏豆默默抬手扶额。

    是是是,行行行,你是无辜的,都怪大神太大她胸太小行了吧。

    幸而除石虽然装备技能点奇葩,好在从来没有强迫过她必须做什么事。而现在她和张顾寒的人生也有了不太一样的交集,这便给了苏豆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人生真是太神奇了,如果没有许愿石,也许今年这个春节和往年不会有任何不同,可现在,她认识了张顾寒,有了意想不到的相处与交集。

    好像跨过了一道奇妙的岔路口,走向一条和过去截然不同的道路。

    哦,当然了,男朋友是骗来的这种事,似乎也并不是很光荣,但是管他呢,反正大神也想泡她,他们这种情况正确来说就是——“两情相悦”。

    张顾寒在g市的这家医院拍了片子做了脑部检查,用医生的话说,就是暂时没发现病理方面的毛病,也没有检查出血块。就算失忆,一般也不会出现张顾寒这种某一天的记忆消失的情况,考虑是不是其他神经或心理方面的问题。当然,人的大脑很精细,也许失忆只是暂时性的,越是强迫自己去想可能越想不起来,如果脑部没有收到撞击也没有血块,不必太紧张。

    张煜凌这个心理医生在旁边听得头大,心说他家这个破弟弟怎么一茬事儿接着一茬?之前把男人当女人看,现在又不记得前一天发生的事情。

    但张顾寒心态倒还好,既然脑部没有受到撞击,暂时的失忆问题应该也不大,他看年末病房很空,自己也没占着别人的住院名额,心安理得在那间病房继续住下去,还指着旁边的空床问张煜凌:“要不要给你腾个位子?”

    张煜凌送他两个字:“毛病!”

    不过眼看着就要过年,按照往年的习惯,回a市也就兄弟两个过,绝无可能回那个张家,张煜凌也就没催着回去——反正就兄弟两个,在哪儿过年不是过?

    张顾寒是病号,病号当然要有病号的觉悟,每天大部分时候只能在病房,不能到处乱跑,张煜凌倒是自来熟,除夕夜之前的两天就摸到了苏家大门,天天一大早在病房晃一圈,转头就往苏家跑,刚好能赶上苏家在十点的早午饭。

    苏妈妈喜欢张顾寒,那是对祖国未来栋梁的欣赏,而张煜凌年近30,西装革履的心理医生,简直成了苏妈妈在这小县城里见过的最高大上的适婚男青年。

    而这位男青年国外名校毕业,有车有房薪水高,幽默风趣长得帅,还特别主动往苏家跑,喜欢吃水饺和汤团,弄得苏妈妈苏爸爸对这位才俊青年喜欢得不得了——如果说对张顾寒那是喜欢,对张煜凌,那简直就是喜欢的n次方。

    苏家的早午饭一般只有起得晚的苏米苏豆吃,这下多了一个张煜凌,真是叫姐妹两个浑身难受。

    对苏豆来说,那是张顾寒的哥哥,要礼貌不能怠慢,再怎么样也要给大神面子。而对苏米来说——草草草,他谁啊,凭什么坐我家吃我妈包的饺子我爸煮的汤团?!一口一个阿姨叔叔叫得很欢快啊!?认识才几天这么自来熟!?

    一顿能吃30个饺子十个大汤团!!这是猪吧!?

    苏米对张煜凌这人意见很大,主要第一印象不好,西装革履人面桃花样,很容易让人警觉,外加苏妈妈不知道被灌了什么**汤,总觉得这个苏家大哥好得不得了,和苏米前前后后暗示了好几次,觉得女未嫁男未娶都没恋爱,刚好可以处处看。

    苏米当时回她母上大人:“妈,你这么喜欢,你怎么不自己上?”

    苏妈妈:“我这不是还有你爸吗,要是你爸不在或者没了,这么优秀的小伙子,你老妈我就自己收着了。”

    躺枪的苏爸爸默默含着眼泪从旁边飘过……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苏米不是很喜欢张煜凌,她自认看人也有两把刷子,知道这种杰出才俊向来接触人多,社会上混出来的惯会伪装,她看不懂看不透,便忍不住心生提防。

    苏米有意拉开距离,张煜凌自然感觉得出来,两人气场不太对付,但在长辈面前也默契的装装样子。

    苏豆没工夫管她姐和张煜凌,眼看着除夕夜就要到了,有空就往医院跑。

    她心说张顾寒装个病也是拼了,这都直接在医院安家了,稍微装装不就成了?

    而且,他们不用回家过年吗?

    苏妈妈苏爸爸乐得接待两个青年才俊,没有深想,只记得自己家要过年,一时没想起这个问题,但苏米苏豆却都很疑惑。

    苏米对苏豆道:“这张家兄弟两个不回去过年?他们家什么情况?”

    苏豆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摇头。可她不知道却也不方便问,毕竟一方面是人家的私事,另外一方面主动说了就有赶人走的嫌疑。苏豆心说自己好不容易把大神捏在手里,当然不能放跑。

    但据她观察,张顾寒曾经当着他的面掐掉了好几个电话——那是他家里的电话?他不回去,张煜凌也不回去吗?

    直到,直到除夕夜当天早上,她拎着苏妈妈的爱心水饺来医院,走廊里远远看到张煜凌捏着一个个子高挑的女孩子的肩膀,将人从病房里拎了出来。

    那女孩子很高,目测有一米七,穿着米色大衣和长裙,一双高跟鞋踩在医院地砖上发出哒哒哒有节奏的音调,长卷发,皮肤白很漂亮,瞪着一双含水带怒的眼回视张煜凌,被拎到病房外,委屈得直跺脚。

    “大哥!”苏豆听到那女孩子尖锐的喊叫声。

    苏豆吓了一跳,站在原地,下意识就后退两步,有一种撞破张家私事的错觉。

    还有一种……咦,这场景还挺贴合电视剧八点档的。

    张煜凌平日里温文尔雅绅士礼貌,此刻却显得有些不耐烦,拧了拧眉头,道:“谁让你自己跑过来的?”

    女孩子背着一个香奈儿小包,直跺脚:“二哥都生病住院了,我为什么不能来?”

    张煜凌:“谁告诉你我们在这儿的?”

    女孩子一抬下巴:“我自己打听的!”

    张煜凌也不好和个小姑娘计较,无语道:“张默芸,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你是没看到小寒的表情还是怎么的?你突然闯进来,没看到他脸色?”

    张默芸闷声不语,看瑟瑟颤动的肩膀已是被气到不行,她朝病房的方向看了一眼,问道:“你们今年又不回家过年?就不能别气爸爸吗?”

    这次张煜凌果断回他一个嘲讽的冷笑:“你还真是费心了,你们过你们的年,我们过我们的,这么多年不都这么过来了?今天比往年特别还是怎么了?”

    张默芸不依不挠继续追着张煜凌道:“可是爸爸今年住院生病了啊。”

    张煜凌不耐烦地甩了下手臂,皱眉回道:“你一个女孩子,难听的话说了你也挂不住脸,回去吧!”

    ……

    兄妹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医院长廊的角落里叽叽呱呱吵了半天,苏豆拎着保温盒站在拐角处,觉得自己要是现在过去肯定很尴尬,便给张顾寒发了个消息说忙着帮妈妈买东西,晚会儿过来。

    拎着保温桶离开住院部,苏豆心里便在琢摩,那个女孩子是张煜凌和张顾寒的妹妹吗?为什么听上去他们关系特别不好,不回去过年也是因为家里关系不好吗?

    结果当天下午,苏豆接到张顾寒的电话,说有事急着赶回去,不能和苏家人一起过除夕夜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