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29. 议题

229. 议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新型玉简,可以给万事楼带来极大的收益,而且这一份收益还是一目了然,不存在任何风险——旧版本的万事玉简照样可以用,只不过没办法使用新功能而已。
  
      但在未来全员都能够使用新功能的情况下,还会有人使用旧版玉简吗?
  
      叶衍哪怕不去推演也知道结果。
  
      所谓的“大势所趋”指的就是这种情况。
  
      事实上,万事楼虽然知道未来的必然结果,但他们并不知道,这其实是因为“垄断”二字所带来的结果——玉简容易仿造,其本身实际上也算不得多么精深高难的产品,哪怕就算是林依依和许心慧共同开发完成,里面做了不少的迷锁和陷阱,但如果有与林依依齐名的阵法大师愿意花些时间研究,还是能够仿制出来。
  
      但,也就仅仅只是仿制了。
  
      想要让这些玉简发挥功效,真正重要的核心,却是位于万事楼地底的那个巨大矩阵服务器——那是于五千五百年前,黄梓集合了当世十数名阵法大师、法宝锻造师一起打造出来的巨型法阵,能够勾连玄界灵脉与天地灵气,问世之初就遭遇持续七七天数的九九紫雷天劫。
  
      为了保下这个堪称逆天的法阵,那是自万事屋成立后所遭遇的第一次元气大伤,同时也为后来的分裂埋下隐患。
  
      所以如果没有这个等同于服务器的法阵作为先提条件,万事楼就算能够壮大,也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垄断。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巨大法阵的出世于玄界而言,是伤天和之举,因此后来离开万事屋的那些阵法大师和法宝锻造师,也才没有打造第二个。
  
      因为这并非一人之力可以完成的壮举。
  
      此时,位于万事楼内,不管是叶衍还是崔诚、谭孑然、犬夜叉,皆是沉默不语。
  
      旁边另外两张席位座椅上,还有白问和何琪的投影。
  
      除了黄梓以外,万事楼如今的最高决策层可以说是又一次全员齐聚了。
  
      只不过此时,氛围略微古怪。
  
      “你们……怎么看?”开口的,是崔诚。
  
      “还能怎么看,黄前辈都亲自上门了,肯定图谋甚大。”白问撇嘴,“他说的那个游戏,恐怕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所有人齐齐翻了个白眼。
  
      这么明显的问题,谁不知道。
  
      但黄梓不跟他们讲阴谋,也不讲什么人情,直接就是堂堂正正的阳谋碾过来,你能怎么办?
  
      拒绝?
  
      万事楼可不是什么慈善公益组织,还能靠爱发电。
  
      那么大的摊子铺展开来,哪怕只是每一秒的呼吸都是成百上千的凝气丹被瞬间蒸发——为什么那么多修士愿意为万事楼服务,还不就是为了赚取维持日常修炼的开支。但是随着最近几百年来,天元秘境的接连关闭,万事楼的影响力日益降低,现在基本都处于吃老本的情况了。
  
      他们是迫切的需要打开眼下的困境,也因此无论是崔诚还是白问等人,才会那么热切于解决盘踞在天元秘境里的裂魂魔山蛛。那玩意一天不解决,天元秘境就一天别想重开,而天元秘境不能开启,沧澜小秘境就无法吸引到其他修士的到来,人流量的减少也就意味着货源的不齐全。
  
      如此恶性循环下去,万事楼的结局是什么,稍微是个正常人都能够预料到。
  
      若非因为苏安然的一顿骚操作,让万事论坛重新进入大众眼界,让其他宗门意识到屹立玄界超过五千年的万事楼终究还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恐怕早就已经被其他有心宗门取而代之了。
  
      所以此时,黄梓送来的这个新型玉简,以及万事楼地底的矩阵法阵改良方法,哪怕就算是毒药,万事楼也不得不捏着鼻子吞下去,更何况这玩意还是白给的,那就更没有拒绝的道理了。
  
      只不过,大家都是成年人了,想事情当然不会那么片面。
  
      黄梓已经脱离了万事楼,为什么还要白给万事楼这么大的好处呢?
  
      答案显而易见。
  
      而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所以叶衍才会召开这个会议。
  
      毕竟,要是以后真的出问题了,锅不能一个人背嘛。
  
      “条款我看了,那个所谓的游戏我也试玩了一下,除了那个条款一如既往很像黄前辈的霸道风格外,游戏我倒是不看好。”崔诚摇头,“在我看来,那个游戏大概也就是把天地人三榜进行演绎一下而已。……原本我们排的只是一个名字,具体强在什么地方很难让人有一个直观的印象,但是通过这个游戏后,倒是有一个比较直观的印象了。”
  
      白问和何琪两人都在外面“跑业务”,所以暂时回不了沧澜小秘境,自然也就没有办法体验到崔诚所说的这个游戏,于是二人的目光,只好望向其他人。
  
      “我也玩了,但是我觉得还是太……大胆了。”开口的是谭孑然,“估计会得罪很多人,因为里面所谓的角色,都涉及到了各个宗门的功法口诀。那些宗门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你只看到了表面。”叶衍摇头,“那些口诀都只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东西,真正的核心内容都没有揭露出来。我想,黄前辈之所以要借用我们万事楼的名义,估计也是想让我们给他背书,尽可能的减少由此所带来的风险。”
  
      任何一个宗门的功法,除非是那些已经烂大街的基础功法,否则任何一门功法只要打上了宗门印记,经过宗门的改良,都不会允许门人擅自公布出去,否则都会被当作叛门来处理。
  
      更不用说,苏安然在里面采用的可不是这类普通功法的口诀和演练,而是已经涉及到不少可以算是比较核心的内容了。
  
      例如《林猿飞渡》这门功法,就是神猿山庄的内门弟子才有资格修炼的轻身术,外门弟子甚至只闻其名,不见其影。可苏安然却在游戏里直接就将这门功法的基础篇之一的口诀给拿了出来,还让“方杰”进行了一番演练,虽然删减了不少细节,尽可能的模糊处理,但对于一些天资横溢或者悟性较高的修士而言,这跟白给没什么区别。
  
      可你要说苏安然胆子大到无视了玄界的潜规则,他又没有犯禁,最多也就算是打了个擦边球而已。
  
      因为如果你真想学《林猿飞渡》这门轻身术的话,只靠一个基础篇是毫无意义的,最多也就是让你的身手稍微敏捷一点而已,真正想用于实战的话,还是得配合总纲修炼其进阶篇的内容,才能够真正的做到质变。
  
      从某方面而言,这等于是在给神猿山庄打广告了——当然,玄界的人可不会有广告这个念头。
  
      但叶衍却可以肯定,神猿山庄非但不会找太一谷的麻烦,除了那头老猴子打不过黄梓——此时,包括叶衍在内的所有人,依旧认为,这个游戏是黄梓开发的,毕竟他当年也是干过推广游戏这种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只是那次的结果并不算好——的原因外,另一方面也是为了让其他武修意识到身法的重要性。
  
      当今玄界,两大武修圣地:大荒城与神猿山庄,一直都在竞争第一。
  
      而这两家的理念想法,也各不相同。
  
      例如大荒城,走的是最纯正的武道路数,以肉身强度为主,最终目的就是练就强横无敌的宝体,无惧任何侵袭。
  
      而神猿山庄的理念,则是“武技之长在于技而非武”。换句话说,就是你光有强横的修为、宝体,可你没有对应的武技,只懂得耍蛮力完全就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这两家的争论,已经是上升到对“大道”的争夺,所以可没有人敢去当那个和事老。
  
      当然,一般人也当不起。
  
      但神猿山庄天生的弱势在于,那头老猴子毕竟是妖,对于人族而言是属于外来物种,而且其宗门功法的修炼,也会导致一些骨骼生长方面的改变,很是受到一些修士的排斥。这也就注定了神猿山庄在和大荒城的争锋中,往往都是处于下风的,哪怕比武较量上,神猿山庄的胜绩较多,也改变不了这种处于下风的事实。
  
      所以,单就游戏里“方杰”的表现而言,对神猿山庄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而有了神猿山庄开头,其他宗门要是想在这方面做文章攻击太一谷,那些因为这个游戏而受益的下层修士,肯定不会答应,反而很可能会落得一个自私自利、敝帚自珍的坏名声和坏印象。若是再考虑到黄梓个人的强横武力,他们万事楼支持态度的背书,以及让黄梓发挥他的关系人脉:例如大日如来宗、万道宫等宗门的默许,那么恐怕就真的没有人会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
  
      听到叶衍的话后,其他人略一思索,就明白了其中最关键的地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