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13. 怀疑

213. 怀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妖怪不同妖魔。
  不管是玄界还是任何一个世界,妖魔的本质其实就是另一种生物的进www.00kxs.com化方向,所以归根结底,力量与生命的本源都是来自于心脏、大脑等要害部位。
  或者说,再深入确切点,那就是神魂、灵魂之流。
  但是妖怪不同。
  妖怪虽有个“妖”字,但实际重点却在一个“怪”字上。
  而这个怪,指的便是怪异、怪相之意。
  飞头蛮,苏安然不知具体的情况是什么,但是他还是知道,这种玩意的本质其实是一种魂魄类型的精怪。它通过吞噬生者灵魂,从而将自身转化为目标的形象,仿照目标的形象、行为等,进而达到与目标的某种思维意识共鸣,从而进行捕捉猎物。
  根据志异之说,飞头蛮只有在深夜时才会显形进行捕猎,而被飞头蛮凭依的目标因为意识被共鸣的缘故,所以也并不会知晓自己已死——在岛国从平安时代到江户时代的传说里,那些无头尸往往就是飞头蛮作祟。
  而在江户时代之后的明治时代,这类异象的减少,就跟伟大天朝的“建国后不许成精”律令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毕竟从明治时代开始,阴阳道被斥为邪魔外道,不仅逐渐远离政治中心,同时也跟“破四旧”一样遭到清算打压,最终成为了一些民俗文学的编外传说。
  苏安然看着此时摔落在地的两瓣飞头蛮首级,正以极快的速度迅速枯萎缩小,最终变得如同核桃一般大小的模样,内心也不由得松了口气。
  妖怪的怪,是怪异、怪相,所以他们可不存在心脏之类的要害,必须得更具针对性的攻击,才能真正的消灭这些妖怪。
  例如飞头蛮,其真正的要害就在于头部——不是斩首即可,而是要以竖劈的方式将整个头颅切成两瓣。当然,你如果丢进绞肉机里搅碎的话,那也是可以的。
  至于雪女、风鬼等岛国的志异里所说的妖怪,为什么明明并不算强,但却很让人头痛,近乎于无解——大概就是凭什么一张sr的卡能够拥有ssr的面板,甚至打出相当于ur的伤害效果——就是因为他们本身的“怪异”是一种自然现象:雪女源于风雪的存在,风雪越强则雪女越强;风鬼则是源于飓风气流的存在,多出现于台风等区域。
  所以在没办法解决这种自然现象之前,对这类妖怪自然是无计可施。
  很多时候,阴阳师宁愿对付诸如酒吞童子、大天狗等之流的妖怪,也不愿意去找雪女、风鬼、火男的麻烦,就是因为这类妖怪应对起来相当的棘手和难缠,需要准备的前期工作实在太多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其实飞头蛮也属于这类特异妖怪,因为它是从“念”里诞生的。
  诸如怨念、爱念、思念等等,
  这也导致了飞头蛮不能直接归入“恶”的行列,得看它具体是从哪种念里诞生出来的。但不管是哪种念,想要消灭飞头蛮都必须付出最少一条人命的代价——在飞头蛮凭依之前,作为最纯粹的念,它是不死不灭的,只有让其凭依显化,拥有了“头”的概念后,才能够将其彻底消灭。
  不过苏安然至少可以明确一件事。
  化身牧羊人的飞头蛮,绝不是什么善念之类的玩意。
  “解决了?”宋珏问道。
  “嗯。”苏安然点了点头,“这次应该是真的死了。”
  苏安然拿剑挑了挑核桃一样的飞头蛮残留物,然后这两块“核桃碎”就化作一缕灰黑色的轻烟,随风飘散。
  周围空气里那种奇特的妖气氛围,也伴随着这缕轻烟的消散,真正的彻底消失。
  苏安然和宋珏都是对气息极为敏感之人,此时略一感受了周围的环境氛围,就能够判定清楚,牧羊人是真的被解决了,因此两人也很快就放松下来。
  “你们……你们……”但是不同于苏安然和宋珏的放松,程忠完全就是一副见鬼了的表情。
  他到现在还无法相信,苏安然和宋珏两人怎么可能将牧羊人杀了的?
  甚至,严格算起来,宋珏都不能算是杀了牧羊人的真正主力,她最多也就是从旁掠阵,压制住那些噬魂犬而已。
  在妖魔世界里,实力的差距等阶划分相当明显。
  十二纹对应的就是人柱力。
  二十四弦对应的就是大将。
  大妖魔对应的则是兵长。
  强妖魔对应的是番长。
  妖魔对应的是组头。
  再往下则是妖异和对应的刃。
  每一个阶级的划分,是由无数猎魔人先辈用鲜血浇灌出来的铁律——当然,实际上这并非是绝对,偶尔也会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个例,但那终究是极为罕见的个例,因此自然也不能算是常规法则。
  在正常情况下,程忠自忖如果遇到牧羊人,凭借雷刀的传承力量,他就算敌不过起码也有一半的逃生几率,再不济也就是付出重伤的代价方能逃遁。当然,这种正常的情况下指的是在白天,如果在夜晚的话,那么他的逃生几率还会再缩减一半,但也并非全然是坐以待毙,愿意舍弃一些什么的话,还是有机会逃生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