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12. 妖魔?妖怪!

212. 妖魔?妖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身躯落地。
  枭首的头颅自空中落下,在地面骨碌碌的滚了几圈,沾上了无数的泥尘。
  牧羊人的脸上,流露出震骇莫名的神色,显然他自己也完全没有预料到,会是此等下场。
  事实上,若非苏安然与宋珏这两人在,以他所具有的领域能力,的确能够硬生生的耗死程忠——以大威严雷光所需要消耗的力量,纵使程忠不惜性命的出手,最多也就只能出手五到六次,届时他就会因生命力枯竭而亡。
  也正是程忠的作为,才让苏安然明白,为什么之前临山庄的庄主兼神官的赫连破,明明还未半百,却犹如风中残烛。
  原来是因为生命力消耗过多导致根基严重受损,所以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种伤及根基的问题,哪怕就算是玄界,也近乎等同于绝症——以上宗上门的底蕴,倾全宗门之力和资源,或许能有回天之力,但最多也就只能救治一人,整个宗门也就基本等同宣告破灭了——更遑论妖魔世界了。
  所以,如果不是牧羊人出门没有翻看黄历的话,单凭他的实力,的确是吃定了程忠。
  只可惜,世上并没有如果。
  因此牧羊人心脏破碎,脑袋搬家。
  大量四散逃窜的噬魂犬,双眸中的红芒渐渐消失,仿佛失去了动力的傀儡,摔倒落地。
  它们的皮肉,很快就化作了一滩散发着恶臭的黑泥,不见骨架。
  阴暗无光的阴界,也渐渐消散。
  只是此时,外界也已开始进入至暗之时,所以纵然阴界开始消散,也不复明亮。
  唯一算得上的,仅仅只是那种逼仄压抑到让人近乎于喘不过气的恐怖氛围,也紧接着消失了。
  程忠,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切。
  “这……”
  他看了看身旁的宋珏,不明白宋珏刚才那是什么手段。
  然后又看了看苏安然,更加无法理解,为什么气息比自己还要弱的苏安然,居然能够杀得了二十四弦之一的牧羊人,那可是相当于猎魔人大将的大妖魔啊!
  就算天原神社的镇妖石还没被污染,神社内的净妖效果还能够压制住牧羊人,最多也就是略微降低他的个体实力而已,根本就不可能压得住他的其他能力,毕竟坐镇中枢的赵神官都被摘掉了脑袋。
  是以,程忠是真的无法理解。
  殊不知,像牧羊人这种本体实力并不如何强大,纯粹就是靠领域内的噬魂犬横行霸道的妖魔,正好就被苏安然这种以杀伤力著称的剑修克得死死的。
  净妖区域所削弱了的效果,刚刚好将牧羊人的肉身硬度降到苏安然也能够造成伤害的水准——简单点说,就是能够破防了。
  至于无从压制的领域能力,实际上也是因为牧羊人的领域【牧场】效果有限:若是打消耗战的话,那么别说苏安然只有一人了,就算再来十个也恐怕无济于事。毕竟谁也不知道,牧羊人到底成名多久,他又利用这个领域杀害了多少人,领域内到底储备了多少恶魂。
  只看那前后几波源源不断的噬魂犬,若是没有上万人,苏安然是断然不信的。
  但让牧羊人更没有想到的,恐怕是宋珏的术法将他的噬魂犬克得死死的。
  阴阳术法,既然取了“阴阳”二字,那么自然也是有针对这类灵魂杀伤的法术——在玄界的发展历史里,神鬼道法、推演卜算、风水堪舆等等之流的术法,都是可以归类到阴阳术法的类别里。所以别说是针对鬼魂之流,就算牧羊人能够制造僵尸之类的生物,宋珏照样有手段可以应付。
  当然了,阴阳术法在对付鬼魂活尸等方面的杀伤力,自然是比不上两大雷法的,只是胜在手段更全面而已。
  望了旁边有些呆若木鸡的程忠一眼,宋珏走向苏安然,黛眉紧蹙。
  苏安然看着宋珏,见对方脸上神色凝重,旋即开口:“你也感觉到了吧。”
  “恩。”宋珏点头。
  “那看来不是我的错觉了。”苏安然吸了口气,目光再度落向已成无头尸的牧羊人。
  虽说周围的空气里,并没有太过浓郁的妖气——以除妖绳所布下的净妖区域,之所以能够起到压制妖魔的效果,很大程度就是因为除妖绳具有洗涤、荡除妖气的作用,这对于通过吸纳妖气强化自身实力的妖魔而言,自然是能够起到一定的削弱作用——但是却依旧有一股妖魔所独有的臭味并没有真正的消散。
  之前苏安然和宋珏不知道这股气味具体代指什么,直到程忠一语道破天原神社藏有妖魔后,他们二人才知道这股臭味的根源来历。是以,此时这股臭味依旧存在,苏安然和宋珏两人会露出如此凝重之色。
  或许对于程忠而言,这股已经变淡了许多的妖魔臭味正是牧羊人身死的证明。
  可要知道,苏安然和宋珏的判断标准,可不像这个世界所独有的猎魔人那般肤浅:妖魔所独有的臭味的确变淡许多,但臭味却一直在源源不断的持续散发,可并没有因为牧羊人的死亡就这么结束。
  要知道,那些噬魂犬的死亡可是一瞬间就化作一滩腥臭的脓液。
  但若是一开始就仔细观察的话,却可以发现,随着牧羊人死亡而死去的噬魂犬,与被宋珏一开始斩杀的那些噬魂犬的死法,那是截然不同的。如果一定要说清楚的话,那就是化作脓液的噬魂犬看起来更像是领域神通在解除之后,失去了存活的凭依能力,所以才重新化作了最原始的“原料”,而并非是术法力量被中断后,才彻底破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