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09. 二十四弦

209. 二十四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妖魔世界的夜间有多恐怖,那是数百年来无数猎魔人以自身血淋淋的代价所描绘出来的事实。
  没有人会去怀疑!
  所以,当程忠制止了苏安然和宋珏两人的进入时,不管是宋珏还是苏安然,都感到了一阵不安——妖魔世界的上限可不低,远没有达到让苏安然和宋珏这样初入凝魂境的玄界修士就能够横行无忌的程度。
  “妖气!”程忠脸色难看的说道。
  苏安然和宋珏彼此对视了一眼。
  两人都没有说话。
  因为他们没有感受到妖气。
  玄界里的妖族,自然也是有妖气的,甚至据说在久远的第二纪元时期,判断妖魔的强弱只需要通过妖气的感应就足以。不过随着时代的前进与变化,就像现在玄界的女修都喜欢用香水——据说这玩意还是黄梓捣鼓出来的——是一个道理,妖盟那边出身的妖族早就已经过了凭借妖气来判断强弱的时代。
  如今在玄界,还会散发出妖气而且完全不懂得如何遮掩的,也就只剩凶兽了。
  是的,在玄界,就连妖兽都懂得如何遮掩自身的妖气。
  可在妖魔世界这里,苏安然和宋珏都没有察觉到那让他们熟悉的妖气。
  或许是因为空气里弥漫着的妖气实在太过浓郁了,以至于他们都无法判断出更具体的情况——这就好比在某个封闭空间内,已经腐烂了十天的垃圾和已经腐烂了半个月的垃圾,散发出来的气味都是一样的,在不亲眼观察之前,自然无从判断出到底是哪个腐烂程度跟严重了。
  “有除妖绳隔离的区域,还会有妖魔吗?”苏安然开口问道。
  除妖绳的存在,是构成神社的一个重要指标——用游戏术语来讲,那就是一个安全区。
  天原神社还没有变成天原庄,所以天原神社的范围有多大,安全区也就会有多大。
  这一点,就跟临山庄的情况是截然不同的。
  “除了高原山大神社外,其他地方的除妖绳都无法做完全隔绝妖魔,最多就只能削弱妖魔的实力。”程忠沉声说道,“而且这个削弱的情况,也和妖魔的实力强度、坐镇神社的神官、神社的结界节点等有很大的关系。……天原神社只是一个新兴的神社,这里的镇妖石还没开过荤。”
  说到后面,程忠已经是有些咬牙切齿了,声音也渐渐变得低沉起来。
  但苏安然和宋珏却是听得明白了。
  一个神社的强弱指标,除了负责坐镇的神官实力强弱之外,还有一定程度是取决于镇妖石。
  封印越多的妖魔,镇妖石的力量也就越强,如此一来以镇妖石的力量作为根基从而形成的镇妖结界,强度自然也就会越强,那么进入其中的妖魔所要面临的实力削弱也自然也就越强烈。甚至,如果镇妖石的强度能够强大到像高原山传承的高原大神社那样,就连十二纹大妖魔都无法直接进入。
  “走吧。”
  苏安然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拍了拍程忠的肩膀:“我们已经没有回头路了。”
  阴魔之时即将来临,届时整个妖魔世界都会开始陷入黑暗之中。如果他们不进入天原神社的话,那么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处庇护所则是需要小半天的路程才能赶到,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完全不可能在至暗之时降临前,找到一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
  更何况,天原神社已经遭到袭击,若是他们不进入其中,而是选择逃跑的话,那么等至暗之时来临,高原神社里的那只妖魔追击出来,他们所面临的问题就不是困境,而是绝境了。
  没有理会程忠的反应和态度,苏安然迈步朝着天原神社的鸟居走去。
  对于苏安然而言,这并不是冲动。
  听别人说一千道一万,终究还是不如自己亲自去会一会这个世界的妖魔更有判断价值。
  宋珏没有说什么。
  她是和这个世界的妖魔打过交道的,自然也清楚妖魔的大致水准——她有一套自己的判断方式,并非全然是听信于这个世界猎魔人的划分方式,苏安然那套关于妖魔的判断基础,也正是从宋珏这里衍生建立起来的。
  所以既然苏安然打算亲自测试一下妖魔的实力,宋珏自然也不会有所劝阻。
  她就这么提着太刀,跟在苏安然的身后,朝着天原神社的鸟居走去。
  “你们……”程忠喊了一句,但是看苏安然和宋珏的态度相当坚决,他也只能跟上去。
  ……
  阴阳两界各不相同。
  传言中,于阳之一界能够看到的高楼大厦,在阴界所见则有可能是这座高楼大厦尚未建立起来之前的毛胚房、钢筋地基,甚至是还未开发的一片荒地、数百年前的山包等景象。
  苏安然此前一直不信。
  但是现在,却由不得他不信。
  于鸟居之外,他看到的是一片和谐宁静的景象:天原神社虽不大,但正殿、偏殿、宿殿也是一应俱全,可以给路过的猎魔人提供落脚点、饮食,甚至是热气腾腾的洗澡水。
  可当他踏入鸟居的那一刻,钻进鼻孔里的却是烧糊了的焦臭味、浓郁的血腥味,还有其他只是一闻就令人恶心作呕的奇怪味道——大概就像是因新冠病回老家隔离,然后终于复工回到打工城市却突然发现租住的房子里那已经断电四个月冰箱内还放着生猪肉、番茄、土豆、吃剩一半的鱼;而且你还有一位喜爱瑞典食物的同居室友为了欢迎你的到来,不仅买了最正宗的臭豆腐,同时还打开了一罐鲱鱼罐头准备好好的庆祝一下,
  “呕——”
  旁边紧随苏安然进来的宋珏,已经开始喷吐出彩虹液体了。
  “我还以为,你们会选择离开呢。”
  如同指甲在黑板上摩擦的刺耳噪音,突兀的响起。
  一个伛偻着身子的老头,缓缓从正燃烧着熊熊烈焰的正殿中走出。
  如溪流般的鲜血,从正殿内流淌而出,在烈焰的高温烘烤下正迅速蒸发、凝结;而那些未曾消失、依旧在流淌出来的血液,则宛如一条红色的地毯,从正殿内向着殿外铺摊开来。
  这名白发苍苍、身高不过一米六的老头子,正拄着一根拐杖,犹如英伦绅士般缓缓走出。
  只是,他左手提着的那颗怒目圆睁的人头,则彻底破坏了那种绅士气质。
  几头不断滴着如同口水一般墨绿色液体的犬类生物,跟在这名老头的身后。
  “赵神官?!”程忠的惊呼声,在苏安然和宋珏的身后响起,“噬魂犬?你是……牧羊人?”
  “牧羊人?”苏安然转过头望了一眼程忠,却发现他的脸色已经变得相当难看了。
  他没问赵神官是谁。
  这老头的左手上还提着一个人头,此时问这种话显然就太过愚蠢了。
  不过一个聚集地的神官,实力恐怕不会被赫连破弱多少,而且从那怒目圆睁的面相上看,对方要比赫连破年轻许多,想来实力也不至于比赫连破弱。
  但结果却是被一个老头给斩首,苏安然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哦呀?”被称为牧羊人的老头,望了一眼苏安然,皱巴巴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个笑容,“看来这位小朋友并不认识我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