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72. 疑惑

172. 疑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龙吟声响彻云霄。
  
  而声音里饱含着的痛苦之情,除非是个聋子,不然谁都能够清楚从这声龙吟里感受得到。
  
  苏安然心中异常震惊。
  
  这效果也太好了吧。
  
  不对不对。
  
  苏安然猛然回过神来:“卧槽,我现在破坏了一个龙仪,干扰了仪式,对方会不会发生的?”
  
  邪念本源有些无语。
  
  “夫君,你现在才发现这个问题吗?”
  
  “我也没想到这东西这么脆啊。”苏安然有些无语,他就是这么随手砸了一下而已。
  
  邪念本源自然能够读取到苏安然的想法。
  
  因此对于苏安然这说法,她显然是不信的。
  
  随手砸一下,你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要真想出手的话,你是不是要把出生的力气都用上?
  
  “嗯,夫君说得对,都怪这东西太脆了。”邪念本源毫无节操的响应道,“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奇怪。”
  
  “奇怪?”苏安然扔下手中的碎片,径直离开了这座偏殿。
  
  既然破坏了龙仪让对方发现了,他当然不会傻乎乎的继续呆在原地了。
  
  而且反正都已经被发现了,苏安然也肯定不会继续慢吞吞的走,他直接就踩着屠夫化作一道剑光,顺着邪念本源的指示向着第二个偏殿冲了过去。
  
  几乎是三言两语间的交流刚落下,苏安然就已经从天而降的砸破了第二座偏殿的屋顶,落入到偏殿内。
  
  “左侧的挂画。”
  
  邪念本源条件反射般的开口说道。
  
  一道剑光破空而出。
  
  不同于之前那门板般的模样,屠夫在被苏安然炼化成本命法宝后,就拥有了一副非常小巧的剑身,与正常人印象中的“剑”概念非常相似,并没有那么多歪门邪道的风格。
  
  但或许是因为“浓缩就是精华”这个原理。
  
  如今的“屠夫”具有更加凶厉的气息,而且煞气的影响也更加强烈,往往甚至让苏安然会有一种迟早要被反噬的感觉。
  
  因此如今他大多数时候,都是把精力投放在压制屠夫上,大多数时候都是拿屠夫来赶路,很少会真正的驾驭屠夫动手杀人——当然,除非是某些需要装逼的时候,毕竟驾驭飞剑杀人和利用剑气杀人,在装逼学上是有很大的区别。
  
  此时剑光一闪即逝。
  
  一副画卷当即就被撕裂成两截。
  
  “不是那副山水画!”邪念本源有些无奈的说道,“是那副仕女图。”
  
  “啊?”
  
  苏安然回过神,看了一眼旁边那副着装有些裸|露,一脸巧笑倩兮模样的仕女图画卷。
  
  这幅画,苏安然看到的第一眼就是觉得画中女子相当漂亮。
  
  “别看!”
  
  但是下一刻,苏安然的神海猛然一炸,他便有些痛苦的捂住了头,发出一声闷哼。
  
  苏安然知道自己中招,当即也不敢再有分神,右手虚空一划。
  
  屠夫再度化作一道惊鸿,将那副画卷当即划断。
  
  也不知是苏安然有意还是无意,剑锋划过的地方,恰好就是画卷里侍女的颈脖处。
  
  画卷一分为二。
  
  看起来,倒更像是被施以断头斩。
  
  而不等画卷落地,被划断成两截的画卷当即就无火自燃起来。
  
  只是眨眼间的功夫,这幅画卷就已经化作了一片灰烬。
  
  宫殿群落内,混杂着痛苦的龙吟声再度响起。
  
  但是相比起最开始的痛哼声,这一次苏安然就能够更加明显的感受到,声音里所蕴含着的愤怒和几分清醒了。
  
  这一刻,苏安然知道,他在破坏第一台龙仪的时候,已经进入仪式状态的蜃妖大圣还没有清醒过来,仅仅只是因为升华仪式被破坏而产生的反噬所刺激到,所以才会发出那声痛苦的龙吟声。
  
  但是这一次则不同了,随着第二台龙仪被破坏,无疑会让仪式所能产生的效果大打折扣——就算之前必须收敛心神以应对那如潮涌般的强烈刺激,可随着仪式效果的大打折扣,刺激感不复先前那么强烈,对方也肯定能够分出一丝心神来观察周边的事物。
  
  一名大圣的意识感知范围有多大?
  
  苏安然可不想亲身尝试。
  
  所以苏安然知道,自己已经时间不多了。
  
  当然,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作为仪式里最重要的龙仪,居然会如此脆弱。
  
  “并非龙仪脆弱,而是时间太过久远了,而且一直以来都不断有人闯入这里举行升华仪式,对于那些不知道根底的其他妖族而言,或多或少肯定会破坏了一些东西,或者激活一些陷阱机关。”
  
  神海里,传来邪念本源的声音。
  
  “就如同刚才。若是那副画卷还处于全盛时期的话,仅你对视而产生敌意的那一瞬间,夫君你的神海就会被撕裂了。”
  
  “这么恐怖?”苏安然此时才意识到,刚才那一瞬间的境况有多么危险。
  
  “画卷里封存了一缕大圣气息,不过因为年代过于久远,而且一直以来恐怕也有不少人打那副画卷的主意,在画卷里的气息无法得到补充的情况下,每消耗一分就要减弱一分威力。”邪念本源回答道,“当然,最重要的是,我很强!所以那一缕气息并不能在夫君的神海里惹出什么乱子。”
  
  苏安然有些不想搭理邪念本源。
  
  绕了这么大一圈,原来她就是想要夸自己而已。
  
  不过有邪念本源这么解释,苏安然也就知道了为什么第一个龙仪没有任何危险了。
  
  毕竟,那玩意要是威力还在的话,也断然不会被人打翻在地了。
  
  那个房间内无数尸骨,就已经足以证明这些龙仪完好时的威力有多么可怕了。
  
  “青梅白瓷花瓶。”
  
  第三个偏殿内,邪念本源的声音再度响起。
  
  在如此争分夺秒的情况下,苏安然当然不会到处乱晃,所以他的目标就非常的明确。
  
  哪怕就算是在和邪念本源进行交流,他也都是通过意识方面的交流,手下的动作可一点也没有停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