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67. 我是谁?

167. 我是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醒醒。”
  “苏安然,你给我醒醒。”
  “苏安然!”
  一声河东狮吼,将苏安然给彻底惊醒了。
  “呔,何方妖孽,吃我一剑!”
  苏安然一下就惊醒了,同时双手并指一戳……
  一戳……
  一……
  苏安然有些懵逼的看着自己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正好戳进了一名戴着眼镜的女人的鼻孔里。
  这是一名约莫三十岁上下的女人,妆容素雅,戴着比较老气的黑色方框眼镜,一头黑发披落,神色上有着几分威严感。
  倘若不是她的鼻孔里还插着苏安然右手的食指和中指的话……
  万籁寂静。
  “没理由啊……”
  苏安然脸上的懵逼之色,很快就变成了茫然之色。
  他急忙将双手从对方的鼻孔里拔出,旋即又默运剑诀。
  可让他感到惊骇的,却是体内一片空荡荡。
  别说那种让他能够升腾起温热感的真气,就连之前所凝练的剑气也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不管苏安然催动何种功法口诀,那种让他拥有切实力量感的真气、剑气、神识,统统都没有出现。
  “这不可能,我……”苏安然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惊慌之色。
  他环视了一眼周围。
  看着周围坐着的那些表情怪异,似乎想笑,但却又一直在憋着笑的同窗,苏安然的内心突然升起一种耻辱的羞愧感。
  “下课后到我办公室来!”女子冷哼一声,然后转过身回到讲台上,“坐下。”
  “哦。”苏安然乖巧的坐了下去。
  “可以的啊,对着老班说她是妖孽。”看到苏安然坐下后,坐在前面的一名少年转过头,笑了一下,“不过,你今天怕是要叫家长了。”
  “叫家长……”
  “怎么?”看到苏安然脸上的神色,这名少年觉得有些奇怪,“你连着一星期作业没交,昨天还跟三班的人打架,早上的语文考试你都缺席了。这节老班的课,你一来就直接睡觉,你觉得老班会放过你?”
  “不是……”苏安然摇头,“这不对劲!我……我……”
  强烈的眩晕感,在苏安然的大脑皮层震荡着,这让他有一种想要呕吐的感觉。
  而且不仅是呕吐感,从大脑皮层传来的刺痛感,更是让他感到非常的难受。
  苏安然捂着自己的头,脸色变得狰狞难看。
  “我……我是苏安然,太一谷的弟子,我……”
  “安然,你怎么了?”那名少年吓了一跳,“老师!苏安然的情况不对!”
  “我……我……”
  苏安然有些惊恐的站了起来。
  因为动作过于剧烈,他起身的动作将椅子都给带倒了,整个人也不由得向后倒退了几步。只是因为本就重心不稳,再加上被自己带倒的椅子正好卡住了位置,苏安然的脚被绊了一下后,整个人也不由得向后倒摔下去。
  他能够看到,周围的同窗那一脸惊恐的模样。
  还能看到。
  ******的班主任,正一脸急切的从讲台向自己跑来的画面。
  是梦?
  还是幻境?
  苏安然的意识,很快就又昏暗了。
  迷迷糊糊间,苏安然听到不少的声音。
  但是这些声音都很混杂。
  有点类似于电子杂音的效果,处处都充满了失真的感觉。
  而伴随这种令人觉得异常刺耳的杂音响起,苏安然总觉得自己的头好像更痛了,似乎……
  自己忘了什么事?
  到底是什么事呢?
  我……
  我是谁?
  我在哪?
  我要干什么?
  苏安然缓缓睁开双眼,强烈的疲惫感和浑身各处传来的酸痛感,都让他感到一阵乏力。
  仿佛被梦魇摧残过的心悸感,也正伴随着意识的清醒而缓缓消退。
  苏安然侧头。
  校医务室内没有其他人在。
  柔和的暖色光所带来的舒适感,让人不由得变得平静下来。
  与一般学校的医务室采用传统白色日光灯不同,苏安然所在的这所学校,医务室采用的是更能让人感到舒适的暖色调日光灯,医务室内摆着两张病床,不过并没有用于防范隐私的布帘。
  “醒了?”一名中年女子的嗓音突然传来。
  “嗯。”苏安然点了点头。
  “你再这么熬夜不好好休息,迟早得猝死。”中年女子的声音,包含着几分批评,“身为学生,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好好学习。虽说不是不能玩游戏,适当的放松压力和精神负担也是必要的,但是过于沉迷就不行。”
  “我知道了。”苏安然没有反驳什么。
  他总觉得有些奇怪。
  自己昨晚熬夜玩游戏了吗?
  不过他也知道,校医务室的这个校医,据说是从甲级医院聘请过来的坐诊专家,别说一般的小病小痛,只要不是当场死亡和需要动手术的那种,这个校医都能够处理。而且平时也能够辅佐缓解高考生的各种精神压力,据说甚至连老师都经常过来找这位校医聊天或者求诊,威望高得不可思议。
  “你父母来了,在办公室呢。”那名校医又开口说道,“你既然醒了,就去办公室吧。”
  “哦。”苏安然又应了一声。
  他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但是到底奇怪在什么地方,他却是完全说不出来。
  略微迟疑了一下,在那名校医又问出“怎么了”的时候,苏安然终于掀开被子下床,然后出了医务室。
  他总觉得一切都相当的违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