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66. 龙门内

166. 龙门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龙门内行走着的苏安然,脸上看不到丝毫急切的神色。
  他知道,自己应该是第一个进入龙门的人族,所以并没有什么“前辈的经验”可以给他提供参考,这个龙门升华仪式的攻略方式,也就只能他自己来开荒了。
  而且,玄界并非是游戏,不存在副本挑战失败后还能继续挑战。
  在这里,苏安然只能一命通关。
  失败的代价就是死亡。
  因此,他自然得放平心态,不能因为一些负面情绪的干扰而导致功亏一篑了。
  从进入龙门开始,苏安然的脚步就没有停下。
  他发现龙门内的时间流速,很可能是停滞的,因为他已经走了约莫小半天的时间,但是龙门内的景象依旧是早晨那阳光明媚的样子,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进入中午。而且不仅如此,气温、风力等等关于气候的变化,也并未有任何改变,仿佛在龙门内的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都被恒定了。
  苏安然又继续往前走了约莫半天的时间。
  然后他终于确定了。
  自己在原地踏步。
  理由很简单,他刻意在地面上以剑气划出一道明显的痕迹,用于辨别位置。
  然后小半天的时间过去了,苏安然最终还是回到了这道剑痕的位置——前行的感觉的确是存在的,身上传来的疲惫感并不是作伪。但是这种感觉,就好像是走在莫比乌斯环上一样,不管他怎么走、往哪个方向走,最终都只回到原地。
  或许,这就是整个龙门内的世界看起来并没有丝毫变化,仿佛一切都被恒定了的原因。
  苏安然的目光,转而望向了旁边湍急的溪流。
  迟疑了片刻,苏安然伸出一只脚踩在水面上。
  一股极为强烈的刺痛感,瞬间从足部传来。
  苏安然猛然收回右脚。
  只见右脚上穿着的靴子,已被冲刷的水流撕毁大半。
  “原来如此……”苏安然顿时了然。
  龙门的存在,本就是为了让水生妖族能够获得生命层次上的蜕变进化,所以才会有了“鱼跃龙门蜕变为龙”的说法。
  而事实上,在地球的时候,也是有关于这方面的寓言故事。
  但不管是寓言故事,还是比喻的事物或者其他相关事项,这些典故都有一个非常明显的特征。
  逆流。
  想要跃过龙门,就必须要逆流而上,经历过重重苦难之后才能获得成功。
  这实际上也是一种挑战。
  而在一个仙侠世界里,逆流对于拥有特殊能力的妖族而言,并非难事,若是功力足够的话,他们甚至能够让江河湖海的水流倒流。所以区区一个逆流而上,于水生妖族而言自然没有任何难度可言了,如此一来也就和“跃龙门”的考验背道而驰。
  因此,湍急的溪流才会带有一定的攻击性。
  只有承受住这种攻击性溪流的冲洗,最终完成了“逆流”之行,才算是真正的越过龙门。
  想明白这一点后,苏安然很快就将自己的靴子脱掉,然后赤足猜在了溪流上。
  反正穿着靴子踩在溪流上,这些溪水也会将靴子腐蚀得一干二净,根本起不了任何保护作用,那么还不如不穿。
  而且苏安然也有些怀疑。
  这湍急的溪流明显“逆流考验”,所有水生妖族必然都会明白这一点,因此如果他们准备靴子类型的法宝,那么肯定能够避免靴子被破坏,从而降低考验的难度。但是以龙门的考验和重要性作为出发点,当初进行这种布局的设计者必然也会想到这一点,而且单纯就“考验”的初衷作为考虑,他自然不会希望有人以这种取巧的方式来跃过龙门。
  那么,如果穿戴靴子的话,可能就会遭受到更强烈的攻击。
  苏安然是这么怀疑的。
  事实上,这一切也正如同苏安然所猜想的那般。
  当脱掉鞋子之后,他再一次伸脚去触碰溪流时,那种强烈的刺痛感就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种轻缓的瘙痒。
  有点像是做鱼疗的感觉。
  但有些无奈的是,苏安然的脚一放到溪流里,自然而然的也就沉了下去。
  这可与他的想法不太一样。
  略微思索了一下后,苏安然运转真气于足下,然后通过不断的调整真气的输送量和维持程度,他很快就掌握了诀窍,终于可以正式的踩在溪流上。
  只不过,湍急的溪流冲刷下,苏安然若是站着不动的话,就会不断的向后滑行。
  而溪流延伸的方向,恰好就是分割龙门内外界限的鸟居。
  苏安然的内心有一种明悟:如果被溪流冲刷出去的话,那么他就不能再进入龙门了——唯一不明白的,则是这一次不能再进入龙门,还是永远都不能再进入龙门。
  但不过结果是哪一个,对于苏安然而言都没有任何区别。
  如果他这一次不能阻止蜃妖大圣的话,以后就算还有机会再进入龙宫遗迹的话,也没有任何意义了。
  可问题就在于,苏安然哪怕终于学会“站”,他在“走”方面也还是有些不太自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