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65. 我,敖薇,即将一雪前耻了

165. 我,敖薇,即将一雪前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龙门内的景象,与苏安然所想象中的情况并不相同。
  
  在界限龙门内外的那个巨大鸟居外,苏安然看到是一片浓雾,他的神识感知根本就延伸不到里面:所有的神识在触及到白雾的时候,就会彻底消失,仿佛被某种不知名的所吞噬一般。
  
  并不是屏蔽和扭曲,而是被吞噬消耗。
  
  这两者,是有着非常明显的本质区别。
  
  就如同在铁索桥上,苏安然的神识能够延伸出去,他依旧能够感知到一定范围内的情况,只是这个范围很小,而且有着类似于某种延迟的现象,而且在超过范围的话,感知力就会被削弱,直至消失——这就是扭曲和屏蔽。
  
  但是在龙门外,延伸出去的神识感知,却是顷刻间就彻底消失了,仿佛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一样,并没有任何缓冲的过程,让人感到非常的突兀。
  
  这就是吞噬。
  
  可进入龙门之后,却并非如此。
  
  龙门内,俨然就是另一个世界。
  
  青绿的草地上,有一条自北向南流向的湍急河流。
  
  水声哗哗。
  
  苏安然进入的位置,位于水流旁边,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个鸟居。
  
  站在这里面,他回头就能看到外面的场景,所以苏安然能够清楚的看到,自己的九师姐似乎又一次动用了金口玉律,一头青丝变华发,然后被五师姐一张天遁符送走。
  
  如今外界,已变成了敖蛮与王元姬互相对峙的情况。
  
  他知道,那不是他能够介入的战斗。
  
  否则的话,也不会在他进入到龙门里面的时候,才触发了新系统的任务。
  
  【任务:找到并阻止升华仪式】
  
  【目标:阻止升华仪式】
  
  【提示1:你可以选择通过干扰的方式让升华仪式失败。】
  
  【当前已干扰进度:0%。】
  
  【提示2:你也可以通过破坏四方龙仪来打断升华仪式。】
  
  【当前已破坏的龙仪:0/4。】
  
  【提示3:你还可以选择杀死目标来彻底中断升华仪式。】
  
  【当前已击杀目标:0/1。】
  
  【任务成功:根据你所选择的方式不同,奖励各有不同——】
  
  【通过方式1完成任务,奖励“成就点5000”。】
  
  【通过方式2完成任务,奖励“仪式:升华之阵”。】
  
  【通过方式3完成任务,奖励“成就点5000,仪式:升华之阵,特殊成就点5,1次十连功法抽取自选,1次十连法宝抽取自选”。】
  
  苏安然的任务系统,是在见到朱元之后,才复制出来的。
  
  所以他也从朱元那里,获得了足够多的关于这个任务系统的情报。
  
  虽说与朱元的任务系统有着很大的差别,但是有些本质上的东西其实还是共同的。
  
  例如,任务系统不会发布存在让宿主无法完成的任务——朱元的任务接取方式,大多数时候都是通过别人的口述和请求来触发的,但是偶尔也会有在进入某些区域的时候,自动触发的可能性;而不管是何种触发模式,有时候是存在任务的完成条件与目标指定的方式不同的情况。
  
  曾经有一次,朱元接到来自北海剑岛的师门要求,就是缉拿某位妖修。但是他的任务界面所显示的,却是击杀这名妖修或者回收这名妖修身上的某件法宝——这也就意味着,朱元想要凭借自己的实力缉拿这名妖修是绝不可能的,毕竟除非是实力已经足以碾压对方,否则的话在玄界不太可能出现活捉缉拿对方的可能性。
  
  因为战斗中的双方,自然不可能留有余力,而在全力出手的情况下,死亡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时,朱元选择的自然就是最简单省事的方案:击杀那名妖修。
  
  但是之前从朱元的描述里,苏安然却是听到了不一样的情报信息:当任务界面显示的可选择完成方式越多时,并不仅仅只是代表这个任务的完成手段具有可操作性,同时还意味着这个任务的难度并不算低,里面必然存在很多的其他陷阱因素。
  
  而事实上,也正如苏安然所预料的那般。
  
  北海剑岛之所以让朱元缉拿那名妖修,其目的自然是为了被抢夺的那件法宝,但是那名妖修的身份大有来头,就算是北海剑岛也不怎么愿意去招惹。可朱元却是将对方所击杀,这自然也就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的恶劣影响:那名妖修的爷爷是二十四路妖王氏族之一的族长,而他恰好是那位妖王最看好的子嗣之一。
  
  后续的发展,自然是朱元只能躲在北海剑岛整整五十年,以至于玄界都快忘却这么一号人物了。
  
  此时,苏安然只看到自己任务界面的显示,他就已经看出了任务系统里所隐藏着的陷阱。
  
  以他的实力,是存在击杀眼下这名未成长起来的蜃妖大圣的可能性。
  
  但是其后续结果,却很可能是他所无法承受——哪怕他就算有太一谷的一众师姐战队,甚至还有黄梓这个大杀器,但是苏安然可没有盲目的认为自己就是天选之子,能够在玄界里横着走。
  
  如果他在这里杀了蜃妖大圣,那么回头他恐怕就真的要在太一谷里躲上几十年、几百年了。
  
  这可不是苏安然想要的结果。
  
  “所以,我只能选择另外两个方式吗?”苏安然的眼神微眯,“但……”
  
  轻轻的吁了口气,苏安然的眼里有着跃跃欲试的兴奋神色。
  
  但他并非迂腐之人,所以如果机会很好的话,他自然也不可能放弃最后一种攻略手段。
  
  苏安然才不会承认,奖励实在是太香了。
  
  ……
  
  “敖蛮还是动用了龙宫令啊。”
  
  两道俏丽的身影,赤足的行走在湍急的水流上。
  
  于前一人是甄楽。
  
  外人只知道她的名字,以为她是碧海氏族的蛟龙或角龙从属,只是偶尔会有些情不自禁的猜想着,这人的来头到底有多大,居然可以无视老龙王的赐姓。
  
  虽说在妖盟里,某些较为弱小的族群也有可能出现血脉返祖的现象,从而获得跻身进入大氏族的机会——其中手段比较稳定的方式,自然也就是龙门的升华仪式了。
  
  以黄梓和苏安然的眼光角度来说,这是一种生命力的蜕变进化之路,就好比是化茧成蝶那种蜕变。
  
  最不稳定的,自然也就是返祖现象,毕竟这是属于个例、特例。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偶尔有出现这种情况的话,跻身进入大氏族的妖修往往都不会更改自己的姓名。
  
  例如青鳞氏族的阿帕、赤原氏族的赤麒等等——前者出身于一个小氏族,只想不忘初衷;后者则是因为返祖并不算完整,且此方世间已没有麒麟氏族的存在,所以找不到族群的赤麒只好继续呆在原来的族群里,也就没有改变的必要性。
  
  但碧海氏族不同。
  
  不管是蛟龙还是角龙,都会得到碧海龙王的姓名赐予。
  
  有些只是赐姓——不管之前姓什么,一旦成为从龙臣属,都会改姓敖。
  
  例如攀附于碧海氏族的蛟蛇族群,独角大妖儿子的黑蛟就获得一次进入龙门的机会,而且他也基本确定了,只要能够成为从龙臣属,他就会获得王姓“敖”的赐予,而不会改变。
  
  当然,黑蛟本人不太乐意就是了。
  
  而某些从龙臣属,甚至就连名字都会被改变。
  
  例如敖成,他是角龙从属,此前是血牙氏族的子嗣,叫宰原,只不过后来得到入龙门机会,一举蜕变成了角龙,于是得到了老龙王赐予的姓名“敖成”,据说意喻有“事有所成”的意思。
  
  不过现在看来,大概是“一事无成”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甄楽”这个名字,才会让此次随行的诸多妖族都感到惊讶。
  
  甚至有人猜测,她是不是老龙王的私生女,是敖薇同父异母的姐姐。
  
  碧海氏族的情况有些不同。
  
  因为老龙王强大的血脉能力,生下来的子嗣必然就是碧海氏族的正统祖龙血脉子嗣。但也因为血脉过于强大,因此想要诞生子嗣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碧海龙王的后宫虽然数目众多——不说三千吧,但是八百肯定是有的,而且还包括了几乎整个妖盟族群,甚至还有不少的人族女修士。
  
  但尽管后宫规模庞大,可也只有真正能够诞生子嗣的才有资格称妃嫔,在碧海氏族里才算是有足够的地位和特权,否则的话也就仅仅只是比一般的修士或妖修的地位稍高那么一点罢了。
  
  而在过去数万年的岁月里,碧海氏族真正有资格称妃嫔的女人也只有三位。
  
  分别是第一任皇后、第二任皇后以及如今的第三任皇后。
  
  为什么会说第一任和第二任?
  
  自然是因为这两位没有老龙王那么长的寿元,在境界突破失败之后,也就变成一堆白骨了。
  
  但不管是哪一任皇后,她们诞生的子嗣都是在碧海氏族的族谱上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写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