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55. 妥协

155. 妥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样……就行了吗?”
  朱元的脸上,有些许不确定的迟疑。
  “当然。”苏安然点了点头,“刚才我和青箐的对话,你不是一直都在旁听吗?还有什么信不过的?”
  朱元的神色显得格外复杂。
  至少,看着苏安然的目光是非常复杂的。
  苏安然想出来的办法,并不是什么好办法,但如果真的有效的话,那的确也是最有效的办法——说白了,其实就是朱元之前所说的方法的一个变种而已:拿取混沌阳石的并不是太一谷的弟子,甚至不是人族这边的阵营,而是妖族。
  苏安然委托正在锦鲤池那边泡澡的青箐顺便把混沌阳石给拿走。
  虽说如此一来,锦鲤池的功效也就基本没有了,等于说后面前往锦鲤池的人都别想借用锦鲤池来改善自身运气,这自然也包括了苏安然。不过既然苏安然自身都不在意这种事了,已经泡过一次锦鲤池的王元姬、宋娜娜自然就更不会在意了,至于魏莹的话,她的重点本来就不在锦鲤池,所以能不能去泡澡于她来说也不是最重要的。
  而全程旁听了苏安然与青箐交流的朱元,自然也确信苏安然并没有做什么手脚。
  值得一提的是,最开始的时候青箐并不打算帮这个忙,于是苏安然就去找了黑犬。
  看着苏安然当着自己的面直接找黑犬,青箐自然是勃然大怒。
  碍于新主子的颜面问题,黑犬只能“婉言”拒绝。
  然后,在苏安然说了一句“我可以让你见青玉一面”后,事态就有了很大的变化。
  不等黑犬开口,青箐就抢过了传音符,拍板说这件小事包在她身上了——苏安然会知道青箐拍板,那是因为传音符的另一边响起响起了敲钢板的声音,再联想到青箐虽是绝美,但也同样绝惨的身材……
  苏安然觉得自己大概知道为什么青箐长得那么好看但却没有胸了。
  就她那动不动就要锤自己胸口的方式,能有胸那就真的是件怪事了。
  但不管怎么说,苏安然总算是和青箐达成一致的协议,而朱元也不会插手此事——他会另想办法将北海剑岛的弟子的注意力全部转移开来,不让他们前往保护锦鲤池,为青箐下手盗取混沌阳石提供机会。
  “如果这一次的计划真的能够成功……”
  “这一次的计划,必然会成功。”苏安然斩钉截铁的说道,语气没有丝毫的迟疑,“你还是好好想想,此间事了,你要如何完成我和你之间的另一个约定吧。”
  “如果真能成功,我自当会遵守约定。”朱元沉声说道。
  “好。”苏安然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之后两人又协商了一些其他方面的小细节后,朱元就转身离开了。
  在朱元离开后,天空中的银白色菱形图也开始缓缓消散,周围那种森然的剑气也开始逐渐消散。
  不过短时间内想要全部消失,还是不可能。
  这一点,其实也是北海剑岛的剑阵麻烦之处。
  北海剑岛以剑阵闻名,因此自然也有活阵、死阵、一人阵等各种说法。
  所谓的活阵,也称活体阵、人体阵,是由北海剑岛门下弟子一起组成的剑阵,这类剑阵以变化灵活而著称。但是由于剑阵的组合本就需要极为精细到精密的结合布置,因此阵内若是有弟子受伤的话,那么就很容易影响到整个剑阵的威力。
  这一点,也常被当作是破阵技巧和方法之一。
  而死阵,指的则是朱元为了埋伏苏安然等人而提前布下的这个剑阵。
  这类剑阵是借助类似于阵盘一类的道具布置形成,威力是固定的,变化也不够灵活,因此才会被称为死阵,意思就是死物、不可活动之物。但是特点也不是没有,那就是一旦剑阵形成的话,哪怕没有控阵者,这类剑阵也能够自行发挥效果和作用,当然弊端就是哪怕操纵者结束了剑阵,短时间内剑阵的影响也不会消退。
  至于一人阵,顾名思义,那就是一人即可成阵,也是北海剑岛最强绝学。
  据传,整个北海剑宗包括宗主在内,也仅有五人可以做到一人阵。其他长老之流,也没办法真正的做到一人阵,都是需要一些比较特殊的小手段和小技巧来辅佐才行。
  “大概还有三分钟左右吧。”魏莹观察了一下后,缓缓开口说道。
  苏安然知道自己这位六师姐说的是什么意思,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之前朱元已经说了,自己并未杀了赤麒,只是利用剑气封锁困住了他的行动而已,所以此时剑阵还有几分钟就要自行瓦解,赤麒也没有任何危险,魏莹和苏安然也就没有急着去救援。
  只是在一旁安静的等候。
  “刚才,小师弟你是故意要让他听到那些话的吧?”
  沉默了片刻后,魏莹还是先开口打破了沉默。
  作为旁观了全程的魏莹,虽然到现在还搞不清楚苏安然具体是如何发现朱元的秘密,但是她却是清楚的知道一件事:全程一直都掌握着主动权的苏安然,完全没有理由在交涉完毕后,当着朱元的面将他和青箐、黑犬的对话内容暴露出来,以他之前所表现出来的强势,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等和青箐谈妥后,直接告诉对方答案即可。
  可最终,苏安然却是选择将对话过程也公开,这就只有一个证明。
  苏安然想让朱元旁听这个过程。
  “恩。”对于魏莹的猜测,苏安然并未否认,他点头承认,“他是个聪明人,而且从他的行事手段就能够看得出来,他还是带有一些良知的,并不会单纯的为了结果而把事情做绝。……所以纯粹的武力威胁于他而言,并不好用,倒不如展示出自己所具有的人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