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91. 他是我的人

91. 他是我的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安然并不是一个冷血的人。
  
      他想当剑修,是源自于很早以前内心对“剑侠”二字的某种幻想。
  
      但是在玄界这四年多里——当然如果要算上几次的万界生活,那么他来到这个世界也得有五年的时间了——苏安然终于明白,其实所谓的“侠义”与拿着什么武器,有着什么样的职业是无关的,那纯粹就是一种本心想法。
  
      这就好比,总有人说自己是一见钟情。
  
      可事实上哪有什么一见钟情,多半都是见色起意、一见发情罢了。
  
      不过苏安然虽然清楚这些,但是实际上他本性并不坏。
  
      所以,他无法成为一个冷血、冷漠的人——他会对自己的敌人下狠手,但那也只是因为对方是他的敌人而已。而且在玄界,尤其是本命境之后,修士之间很少会真正的结怨,大多数都是因为立场关系而不得不交手,可真要说打上一场之后就彼此之间成了生死仇敌,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其中必然会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所以苏安然不讨厌钱福生,也并不觉得钱福生的钱家庄要跟着遭罪。
  
      当然,他会这么想的一个原因,是因为钱福生由始至终,都没想过暴露苏安然。
  
      这一点苏安然已经从邪念本源那里得到了确认。
  
      于是,就在钱福生被拖出钱家庄的时候,苏安然降临了。
  
      一道剑光,从天而降。
  
      拦截在了一群穿着劲装的男子面前。
  
      统一的白色劲装,腰悬宝剑,左胸口有一柄黑色长剑图样的绣花。
  
      一共三十人,都是这方世界的二流高手,也就是相当于玄界的通窍境。
  
      领头的有三个人,相比起这些二流高手而言,这三人的气息都远在他们之上,其中两人比起钱福生也就仅弱一分而已。
  
      这两人,明显都是属于这方世界的一流高手,而且从气息上来判定,似乎距离先天的境界也已经不远了。
  
      而被这些人所簇拥的居中那人,身上的气息却是极为强盛,而且没有丝毫的隐藏,他的实力几乎不在钱福生之下。
  
      这名领头之人,正是中西剑阁的大长老,邱明智的首徒,张言。
  
      此时,他便是奉师命带人来捉拿钱福生。
  
      原本在苏安然看来,当他驾御剑光而落时,应该能够收获一片震骇的目光才对。
  
      可是当他看到了张言眼里的淡然时,苏安然就有些搞不懂这个世界的技能修炼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了。
  
      “你是青莲剑宗的弟子?”张言上下打量了一眼苏安然,语气平静淡然,“呵,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吗?居然还修炼了敛气术。我是不是该说真不愧是青莲剑宗的胆小鬼?……不过既然你们想当缩头乌龟,我们中西剑阁当然也没有理由去阻拦,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敢拦在我的面前,胆子不小。”
  
      看着对方的脸色,苏安然确信对方说这话是认真的,他真的没有因为御剑术而感到惊讶。
  
      很显然,对方所说的那个“青莲剑宗”显然是拥有类似于御剑术这种特殊的功法本事——正如玄界一样,没有借助法宝的话,修士想要飞天那起码得本命境之后。不过剑修因为有御剑术的手段,所以往往在开眉心窍后,就能够驾御飞剑开始飞天,只不过没办法持久而已。
  
      至于对方所说的敛气术,苏安然也是有所了解——从钱福生那里,这也是钱福生不相信他是前辈的原因。
  
      碎玉小世界的人,三流、二流的武者其实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距,毕竟炼皮、炼骨的阶段对他们来说也就是耐打一点而已。只有到了一流高手的行列,才会让人感到有些与众不同,毕竟这是一个“换血”的阶段,所以彼此之间都会产生一种类似于气机上的感应。
  
      只要对过眼神,就知道对方是否对的人。
  
      所以也才有了《敛气术》的出现,其存在意义便是收敛气势,在没有正式交手之前没人知道对方的具体修为境界。
  
      而到了先天境,体内开始有了真气,于是也就有了掌风、剑气、刀气等等之类的武功特效。不过如果一个先天境高手不想表露身份的话,那么在他出手之前自然不会有人知道对方的水准——苏安然之前在绿海戈壁的时候,出手就有过剑气,但是却没有天人境强者的那种威势,因此钱福生觉得苏安然就是修炼了敛气术的先天高手。
  
      苏安然摇了摇头,没有理会对方这几个小屁孩。
  
      他望了一眼钱福生。
  
      这个中年男子,明明是个先天高手,相当于玄界的蕴灵境,体内已经有了真气,可是他的脸颊此时却也依旧高高肿起,鲜红的指印清晰的浮现在他的脸上,显然刚才没少吃耳刮子。
  
      只要钱福生真想出手的话,以他的实力眼前这些二流高手、一流高手根本就不是他对手,分分钟可以直接开无双。就算再不济,以真气催动护体的话,也不至于被人打成一个猪头。
  
      然后他的目光,落回眼前这些人的身上。
  
      内心已经有了猜测。
  
      能够让钱福生如此顾忌,甚至不敢以真气护体,被修为比自己低了的人打成猪头,理由只有一个。
  
      这些人的身家背景,显然要比钱福生更强,是他完全无法抗拒的庞然大物。
  
      目前在燕京这里,能够让钱福生当缩头乌龟的只有两方。
  
      一是摄政王陈平的陈家,另一个则是中西剑阁。
  
      看这些人的样子,显然也不是陈家的人,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
  
      “中西剑阁?”
  
      “嘿,装得还挺像一回事的。”站在张言左边那名年轻男子,冷笑一声,然后突然就朝着苏安然走来,“区区一个青莲剑宗的弟子,也敢拦在我们中西剑阁大师兄的面前,就算是你家大师兄来了,也得在一旁赔笑。你算什么玩意!看我代你家师兄好好的教育教育你。”
  
      说罢,这名年轻男子挥手就要给苏安然一巴掌。
  
      苏安然往后退了一步。
  
      一脸云淡风轻的躲开了对方挥手。
  
      “你居然还敢躲,看我……”
  
      “啪——”
  
      一巴掌挥空,自觉在师兄面前丢脸的年轻男子面露怒容,骂骂咧咧转过头。
  
      只不是不等对方把话说完,苏安然已经一手反抽了回去。
  
      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鲜红的掌印浮现在对方的脸上。
  
      然后对方的右脸颊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红肿起来。
  
      伴随而出的还有对方从嘴里飞出去的数颗牙齿。
  
      张言眉头一挑,眼里有了怒意。
  
      显然他没有预料到,眼前这个青莲剑宗的弟子居然敢对他们中西剑阁的人出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