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4. 不知是哪位尊驾

24. 不知是哪位尊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我的师门有点强最新章节!
  
  苏安然的精神、感知,瞬间就进入临战状态。
  
  如此浓郁的血腥味,这是苏安然从未感受过的。
  
  他如今的战斗经验也算比较丰富,毕竟先后经历了两个副本,还参与了幻象神海、天元秘境的历练,大大小小的战斗也算是打了不少,杀过的人就连他自己也都已经算不准了。
  
  可他也从未闻到过如此浓郁,甚至可以说“飘香”的血腥味。
  
  这得死了多少人啊!
  
  苏安然的感知猛然展开,将整个宅院都覆盖住了。
  
  这个宅院是个三进落式的大宅,占地面积颇广:前庭、中堂、后院、左右客厢、内院前庭、小内院、主屋、内眷左右厢房等等一应俱全。但是此时前庭、中堂、后院、左右客厢、内眷左右厢房等其他地方都没人,只有在内院和主屋那边才有五个人。
  
  其中一人在主屋,一人看站位应该守在了主屋的门口,另外三人站在内院里,似乎和守在主屋门口的人形成对峙。
  
  浓郁的血腥味,正是从小内院里飘散出来。
  
  苏安然进来的位置,正是前庭内院,这里有一条走道往前,经过一处圆拱门院墙后就是主屋门前的小内院。而经由左右两边的走道前进,则分别是居住着内眷、也就是家族宗亲的左右厢房。
  
  踏入蕴灵境后,苏安然也算是一方高手了。
  
  高手之间的过招,大多数时候都会利用一些神识隐蔽自身的技巧,或者是敛息法之类的窍门秘术来降低或者遮蔽、扭曲自身的感知,从而达到潜入的目的。但是这种手段,在神识主动彻底展开的情况下,自然也就无所遁形了。
  
  苏安然的神识感知彻底展开,在判断出敌人的数量时,也等同于暴露了自身的位置。
  
  所以,当苏安然的面前出现了两个黑衣人时,他并没有因此感到吃惊。
  
  两名黑衣人,脸上兜着黑色的面巾和包头,看起来倒是有点像忍者的装束。他们两人的兵器都是一致的,分别为一柄右手的直长剑和一柄左手反握的短刀,看起来似乎是流水线产业的武功套路。
  
  不过苏安然没有和这个世界的人交过手,并不清楚他们的具体武技,只是从感知上判断,大概知晓这两人的实力并不强,因此也仅仅只是保持足够警惕和谨慎,并没有如临大敌的模样。
  
  聚气境是强身健体,简单概括就是让身体变得更加强健,有更大的力量、更快的速度、更强的体魄。
  
  神海境是开神识,具体点的说法就是让修士的感知变得更敏锐,同时也有强化修士意志心神的效果。
  
  通窍境是锻炼脏腑,并不只是让修士的五脏六腑变得坚韧、不易受伤,同时还有和增强五感的作用。
  
  再往上的蕴灵境,本质上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实际上这个境界里,每筑一层灵台都等于是对前三个境界的一次综合素质提升。筑起九层灵台,雷劫过后,修士的所有能力全部都会翻一倍,这也就是为什么玄界总说度过第一次雷劫进入本命境后,会有一次脱胎换骨的机会。
  
  但在雷劫之前,这种提升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眼前两名拦截的黑衣人,都是蕴灵境修士,但可能是修炼的功法不怎么样,哪怕这两人都是纯青境界,可是给苏安然的感觉却显得相当的弱,还不如罗元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那么强烈和明显。
  
  功法缺陷。
  
  这四个字瞬间就浮现在苏安然的心头。
  
  “我给你们表演一个法术,如何?”苏安然突然笑了一句。
  
  两名黑衣人没有答话,但是他们的眼神却是变了。
  
  变得相当的谨慎和凝重。
  
  法术。
  
  难道是道门弟子?
  
  可为什么道门弟子会在这里?
  
  两人想不明白。
  
  但是他们很清楚,自己是杀手,是刺客,是阴影里的王,不需要和对方说太多的废话,所以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后,就迅速向着两边分开,打算一左一右的夹攻苏安然。
  
  苏安然心意微动,昼夜凭空出现在他的左手上——在正式踏入蕴灵境后,苏安然使用储物戒已经可以真正的做到心随意动,只要是在他触手可及的感知范围内,放在储物戒里的东西都可以随时出现在他所指定的位置。
  
  昼夜一出,苏安然的气势截然不同。
  
  如果说,他之前的气势是属于比较偏散漫的类型,那么当他握住昼夜的那一瞬间,他整个人的气息就变得相当的内敛,甚至就连存在感也大幅度的削减。若不是他就这么堂堂正正的站在两名黑衣人面前,是对方肉眼可见的存在,只怕这两名黑衣人真的会以为苏安然就这么消失了。
  
  双方的实力并不弱,所以只是眨眼间,两名黑衣人就已经来到了苏安然的身边。
  
  而这个时候,苏安然也才刚刚握住昼夜,右手轻轻的搭在剑柄上。
  
  ……
  
  “呵,没想到居然还有真的藏有后手,该说不愧是白伏吗?”站在门外的一名中年男子轻笑一声,恣意狂放而洒脱,但却偏偏很难让人生厌,只觉得对方是真的豪放猛士。
  
  他没有将那名守在门前的壮汉放在眼里。
  
  那名身材魁梧的壮汉,胸腹和左腰侧都有一道伤口,虽然已经做了紧急的止血处理,但是这两处都是属于要害部位,还能剩多少实力,也是可想而知的。
  
  “不过很可惜,你留下来的后手,怕是没什么用了。”中年男子笑道。
  
  “是吗?”屋内传来一声伴随着轻咳的嗓音,有几分沧桑,显然年纪不小,“后手这种东西,只要准备了,就不会没用。你又怎么知道,现在这个就是我唯一的后手,而不是另一个陷阱的开头呢?”
  
  不过话虽这么说,但是被称为白伏的这名老者内心也是相当的迷惑。
  
  外面来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自己都茫然着呢。
  
  只是这种茫然,他不会表露出来,毕竟他可是被称为白伏的人。
  
  白伏,是天源乡这里独有的一种妖兽,长得有点像狐狸,通体雪白,非常的狡猾精明,擅于伪装潜伏偷袭对手,尤其是在林中、雪地等地形,更是无往不利,哪怕是强于它们的一些妖兽,往往也会成为它们的腹中餐。
  
  用“白伏”用称呼一个人,就是在形容对方老奸巨猾。
  
  表面上是个富家翁的林业,实际上就是灰色世界里的无冕之王,被人称为白伏。
  
  “你还真的是很有自信呢。”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你已经被我逼到了这里,就连你的护卫都挡不住我,我想要取你性命易如反掌。……至于你准备的这后手,他们可不会是阿一阿二的对手。”
  
  “既然你觉得杀我易如反掌,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
  
  “当然是因为我希望白伏老先生你能够回答我几个问题了。”中年男子从容自信的笑道,“只要你的回答能够让我满意,我可以保证不会做出任何危害你的行为。……如果,你回答得够快的话,说不定你准备的后手也不会牺牲呢,毕竟老先生你今晚可是牺牲太多了。”
  
  中年男子耸了耸肩。
  
  他相信自己不需要说得太多,对方也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整个宅邸上下四、五十号人全都被自己杀了个片甲不留,若不是为了从林业的口中获得自己想要的情报,他早就已经把这位在京都地下世界被称为白伏的富家翁杀了。
  
  当然,他也不是没有损失。
  
  只不过看他给自己部下取的名字:阿一、阿二,就能够知道他的心性如何了,想来也不会对这些部下的死有什么感触。
  
  “想要问我问题,可不是这么问的。”
  
  “但我的规矩却是如此。”中年男子笑道。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只是脸色突然间猛然一变,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望了一眼仅一道石墙相隔的内院前庭。
  
  下一秒,他终于不管不顾的突身前冲,朝着主屋冲去。
  
  那名守着门口的壮汉,也发出一声吼声,重心一沉,整个人就犹如门神一般的堵住了主屋的唯一一个入口。
  
  “给我死!”中年男子发出一声咆哮怒吼。
  
  ……
  
  苏安然拔剑了。
  
  剑光凌厉惊人,宛如骄阳一般明亮。
  
  不是化雪的初阳,也不是秋晚的夕阳,更不是寒冬的暖阳。
  
  而是炎夏的烈阳!
  
  一抹白光,几欲划破夜的黑。
  
  如果说之前的苏安然,气息内敛,犹如归鞘之刃,朴实无华。
  
  那么此刻的苏安然,一身锐气彻底爆发而出,宛如绝世凶剑出鞘,极尽凌厉。
  
  匹练般的白色剑华破空而出。
  
  并不仅仅只是斩破夜的黑,就连左边那名黑夜人,也被当场一刀两瓣!
  
  不是两段。
  
  而是竖着一刀出去后,直接分成了两瓣。
  
  他的左右脸上,甚至还保持着生前的阴狠面向。
  
  只是再阴狠,也已经毫无意义了。
  
  蓄剑。
  
  这是苏安然从绝剑九式里终于自行衍化出来的一招剑技——昼夜本身就自带有出鞘第一剑的杀伤力和剑气翻倍增幅的效果,而苏安然也从唐诗韵、叶瑾萱那里学过蓄气养气的技巧,配合绝剑九式所独有的九式“大道至简”的剑招法门,苏安然虽然在剑技方面不算天赋惊人,但是也终归衍化出三招独属于自身的剑技。
  
  也正是如此,才让苏安然明悟,为什么当初他学《绝剑九式》时需要付出三个特殊成就点了。
  
  因为这门剑法,是一门化繁归简,内蕴大道至简法理的无上剑技。
  
  熟练的掌握了这九个剑招,便有可能衍化出独属于自身的剑技——根据每一名剑修对剑道的感悟不同,体会不同,衍化出来的剑招自然也不尽相同。但唯一能够确定的,则是这种自行推衍出来的剑招必然是最适合自己的剑招。
  
  剑出必斩敌。
  
  这就是苏安然自行推衍出来的第一个剑招。
  
  蓄剑。
  
  长剑往回轻轻一收,紧接着一横。
  
  “叮——”
  
  空气里溅出一道明亮火光。
  
  两剑碰撞。
  
  苏安然的长剑剑身,挡住了右边那名黑衣人的直剑剑尖,甚至还将对方的剑尖直接崩碎!
  
  苏安然心中再度有所明悟,对方的兵器质量,显然没有自己的昼夜强。
  
  他的手腕微微一转,直接格开对方的直剑,随手一下横挥,剑锋如电闪,朝着对方的颈脖处斩了过去。
  
  他知道那名黑衣人的攻击动作是连手:直剑一刺,短剑跟捅——正常情况下,一般人交手时,总是会被这种手段的其中一击阴到。只是苏安然的昼夜质量太好,不仅挡下对方的直刺,还直接崩碎了对方的剑尖,顺势就是一记横扫:如果对方非要用短剑捅苏安然一下,那么他的项上人头就会被当场斩落。
  
  原因无他。
  
  苏安然的剑比对方长,所以攻击范围比对方大。
  
  面对这一击,这名黑衣人又不是傻子,自然不肯就这么白白送人头,所以他只好后撤躲开苏安然的攻击。
  
  可几乎是在黑衣人一退的瞬间,苏安然目光一凝,手中长剑一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