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0. 真相只有一个 二合一

20. 真相只有一个 二合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安然细细的整理着目前已知的四个线索。
  
      在苏安然从大师姐那里知道了迴梦草的药性后,他的线索四也就跟着改变了。
  
      迴梦草,是一种比较少见的灵植。
  
      少见,而非罕见。
  
      之所以少见,是因为这种迴梦草的功效非常单一,它能够让修士的经脉产生一种凝滞冻结的特殊效果,让修士需要花费更多的灵气才能够冲开这种郁结堵塞,听起来似乎是一种自虐用的灵植。
  
      可修士都是逆天而行,渴望不断变强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服用这种明显是拖慢自身修为增进的东西呢?
  
      但凡事必有因果与利弊。
  
      迴梦草虽然听功效似乎完全就是毒药的一种,但是实际上它这种特殊药性却也是某几类专治走火入魔征兆的灵药。
  
      而这几类走火入魔的共同征兆,恰好就是吸收的灵气过于庞大、杂质较多、难以梳理,随时都会导致修士体内真气暴走,从而走火入魔、万劫不复。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吸收的灵气过多,一时间无法消化转化为真气,因此才不得不借用这种治标不治本的蠢办法来抑制有可能暴走的真气。
  
      所以不管怎么说,周一通有问题绝对是显而易见的。
  
      那么解决了这一点后,线索三和线索四看起来似乎也就没什么价值了,毕竟谜底已经解开了。
  
      但苏安然知道,这玩意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到目前为止,系统给出的每一条线索必然都是有所关联的,甚至还会牵扯出新的问题。
  
      例如线索三和线索四看似解决了,但是牵扯出来的问题则是:那名糕点店老板和周一通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利用迴梦草入药制作白玉糕帮他压制伤势?甚至不惜隐姓埋名来这个小村落里定居。
  
      这里面必然有着极深的牵扯和他目前还没发现的秘密。
  
      不过苏安然知道,这就是开了作弊器导致进度过快的原因了。
  
      因为一般人如果遇到这种问题的话,光是各方面的线索查探和询问,就需要消耗很多时间,而之后的情报整理和分析,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所以绝不可能有人能够像苏安然这样,在短短半天的时间里,就将整个事件推理到如此程度,几乎都快要把问题给解决了。
  
      “呼。”苏安然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接下来就差最后一步了。”
  
      “小友,你这么急着找我们是何事?”
  
      “我大概已经了解到具体的情况了。”苏安然望着眼前的天罗门掌门,以及几名天罗门长老客卿和三名亲传真传弟子。
  
      “什么?”有一名长老面露惊讶之色,“这不过才半天而已……”
  
      “事情并不复杂,所以足够了。”苏安然微微点了点头,“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们能够将糕点店的老板抓获。只有找到他,我询问出最后一个问题,才能够确定究竟谁是凶手。”
  
      “确定?”天罗门的掌门皱了一下眉头,“你现在怀疑的人不止一个?”
  
      “是的。”苏安然并不否认,“我这里有三个怀疑对象,那名糕点店的老板正是其中之一。不过他也的确是关键人物,所以必须找到他后,问出我想要的答案,我才能确定凶手。”
  
      “可以说说另外两位是谁吗?”
  
      “暂时不能。”苏安然摇头,“在没有获得切实的证据之前,我并不想冤枉任何人。这是我的习惯,还请见谅。”
  
      “那我们现在就赶去村子上的糕点店吧。”
  
      “我刚才那里回来,那名糕点师已经跑了。”苏安然开口说道,“应该是在周一通死的那一刻,对方就第一时间离开了。不过对方百密一疏,有些东西没处理干净,还是被我找到了。”
  
      “什么东西?”
  
      “其中一种东西,是迴梦草。”
  
      “迴梦草?”几名长老一愣,“那东西能干什么?”
  
      “周一通修炼速度慢并非他天资不行,而是他曾获得奇遇时也同时负伤了,所以体内真气随时都会暴走,因此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以迴梦草抑制。”苏安然并没有隐瞒这段线索,而是直接开口说道,“那名糕点师是一名修士,对方以制作灵膳的方式将迴梦草入药到一种白玉糕里,之后再通过天罗门的外门弟子替周一通跑腿的假象,将这种灵膳带给他。”
  
      “什么!”那名身为周一通师父的人一脸震惊,“可是当初我收徒时,明明给他检查过,我……”
  
      “所以他当初肯定做了一些隐瞒,应该是那名糕点师的手笔。”苏安然回答道,“毕竟能够制作灵膳,还能点燃丹药的无烟炭,对方肯定也是一名实力不弱的丹师。丹师制作的私人灵丹,千奇百怪,所以这也是很正常的。”
  
      “我明白了。”天罗门的掌门微微点头,“劳烦两位长老顺着前往迴梦草谷和小相知林的路线前进吧。……对方只是离开半天而已,这个时候以两位长老的速度,应该可以很快就追到。”
  
      迴梦草谷和小相知林分别位于天罗门的西北方和东北方。
  
      小相知林是通过临近拥有传送阵门派的唯一一条官道,距离天罗门大概一天的脚程。迴梦草谷,苏安然已经听天罗门的掌门提过,大概需要两天的路程——这一点也是苏安然惊讶的地方,他没想到天罗门附近的山脉,居然还真有一片生长着迴梦草的山谷,难怪那名糕点师能够有稳定的迴梦草渠道了。
  
      “但是对方已经离开了半天,恐怕不好追上了吧?”
  
      “呵呵,这个脚程是以本命境以下的修士水准计算的,但是若是我宗门长老的话,那就不需要了。”天罗门的掌门笑呵呵的说道,“不用两个小时,就足够他们把人抓回来了,小友静待片刻即可。”
  
      苏安然有些惊讶:“本命境以下的修士?那名糕点店的老板修为居然在本命境以下?”
  
      “这是肯定的。”天罗门掌门点了点头,“如果对方是本命境以上修为的话,我早就发现了。除非对方服用了能够隐藏修为的丹药,或者修炼了类似的秘术。可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么他想要杀死一通的话,完全可以趁着一通前往村落的时候直接动手,没必要下毒。”
  
      苏安然没有理会这名急需彩虹屁加深的天罗门掌门,立即打开自己的任务系统,查看新出现的线索。
  
      “原来如此。”苏安然突然点了点头。
  
      天罗门的掌门笑着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之后,两名被委派出去的长老才返回宗门。
  
      天罗门掌门看到这两位长老两手空空的样子,不由得眉头一皱:“被跑了?”
  
      “不,没找到人。”两名长老的脸色显得相当的难看,“我们沿途一路追上去,然后又原路返回的仔细勘察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踪迹。……我们怀疑,对方很可能根本就没跑,甚至还躲在村子里。”
  
      “我们去村子里看看。”天罗门的掌门当即起身。
  
      “不用了。”苏安然却在此时突然开口说道,“你们永远也找不到的人。”
  
      “为什么?”几名长老皆是一愣。
  
      “难道说……”天罗门的掌门倒是意识到什么,脸上有些许的讶异,“人死了?”
  
      “这就要问你了啊,杨掌门。”苏安然突然笑了。
  
      “问我?小友是什么意思?”天罗门的掌门,皱着眉头,一脸疑惑的问道,“我不太明白。”
  
      “当然是字面意思了。”苏安然耸了耸肩,“很多事情我已经弄明白了,唯一还不理解的,就是你为什么要杀了周一通?如果说是因为荒古神木被卖的缘故,那么你应该早在五年前就动手了,而不是拖到现在。……可既然选在现在才动手,那么肯定就是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变故,或者说……周一通脱离了你的掌控。”
  
      “你这小鬼,在胡说些什么呢!”
  
      几名长老客卿,已经开始骂骂咧咧起来。
  
      苏安然一脸无语的望着这几人,他觉得这几个本命境修士能够当上天罗门的长老客卿,肯定不是因为他们的实力,而是因为他们够蠢,以及非常懂得怎么送彩虹屁。
  
      “你们这些人,被卖了还要帮着数钱。”苏安然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修炼都本命境的,真是老天不开眼。”
  
      “你这小鬼!”
  
      “真是狂妄!”
  
      苏安然懒得理会这几个猪头,他转过头望着天罗门的掌门,脸色显得非常的无奈:“我不知道周一通到底卷入了什么麻烦,其实我也不关心。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只是来找周一通询问关于荒古神木的事情,可他却意外死在我面前,我其实也是被迫卷入到这场麻烦里,你应该能理解我那哔了狗的心情吧?”
  
      “哔了狗?”天罗门掌门有些无法理解,不过很快他就摇了摇头,笑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或者说,我在哪里露出了破绽,引起你怀疑了吗?”
  
      几名天罗门的掌门一脸目瞪狗呆。
  
      怎么说着说着,掌门的画风突然就变了?
  
      这地我们要怎么洗啊?
  
      “其实一开始没有的。”苏安然摇了摇头,“我最开始怀疑的人,并不是你,而是你的亲传弟子罗元。”
  
      “我?”罗元一脸懵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