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9. 猜疑

9. 猜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剑尖轻点。
  
      宛如蜻蜓点水一般。
  
      然后苏安然就收剑而回。
  
      农夫男子的眉心处仅有一道不注意看似乎都会忽略过去的细缝,不见丝毫鲜血流出。
  
      可实际上,这名男子的大脑却早已被透颅而入的剑气彻底绞碎,死得不能再死了。
  
      房门外,终于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苏安然悄然收回屠夫,反手间却是把昼夜拿了出来。
  
      几名看起来似乎是护院打手装扮壮汉,出现在房门外。
  
      而当他们看到房内的景象时,却纷纷脸色一变。
  
      苏安然望向这些护院装扮的壮汉,从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看,这些人的修为显然并不低,毕竟以苏安然目前的修为水准,哪怕是蕴灵境一层他都能够大致感受出来。所以眼前这些他感知不出具体修为的护院,他估摸着怎么也得有蕴灵境四、五层的水准——六层或以上的则显然不可能,毕竟稍微有点希望冲击本命境的,都不会愿意在这里蹉跎浪费,所以这些护院应该都是本命无望,也失了继续拼命勇气的蕴灵境修士。
  
      该说真不愧是能够独占大漠坊两成收益的红娘子吗?
  
      居然能找到这么多蕴灵境修为的护院打手。
  
      一名有修为在身的女子从几名护院身边穿梭而过,犹如一尾灵动的游鱼。
  
      她在看到房内的情况后,脸色先是一变,旋即立即开口说道:“这位客人,您没受伤吧。”
  
      “无妨。”苏安然摆足姿态,淡淡的说道,“不过你们这里的护卫工作,似乎并不怎么样呢。”
  
      “这是我们的疏忽,实在抱歉。”女子神色惶恐。
  
      苏安然心中暗笑。
  
      整个大漠坊的情报,几乎全部掌握在红娘子的手中,就连有坊主世家之称的张家都不得不从红娘子这里购买各种坊市传闻和情报,要说作为红娘子大本营的红楼会出现这种客人被人尾随偷袭的疏忽,苏安然是断然不信的。
  
      所以要么这黑岭双煞实际上就是红娘子找来演戏的顾客之一,要么就是对方巴不得借这两个人来试探自己的功夫门路,好判断出自己的跟脚来路。
  
      只是,红楼显然没有预料到,这在大漠坊周边也算是有点名气的黑岭双煞,居然会败得这么快。
  
      “道歉就不必了,来点实际的吧。”苏安然露齿一笑,显得人畜无害,“我可是听闻红楼的安全,才在这里入住的。”
  
      “是是是,是我们的疏忽。”女子赔笑道,“我现在就立即给客人您换房,保证让您满意。”
  
      对于女子接下来的安排,苏安然自然不会拒绝。
  
      所以很快,他就换到了七楼的一间客房。
  
      八楼以上不对开放,七楼的客房就已是最好的房间。
  
      换了新房间后,苏安然并没有立即入睡,而是开始思考起之前那一战的心得收获。
  
      他能够看得出来,那黑岭双煞虽没入新榜,但那也仅仅只是因为他们的个人实力有所不如而已,若是真让他们夫妻两人联手的话,怕是能够挤进新榜前五十的位置——虽然三师姐曾说新榜三十名开外都是在凑数,但那是以她的标准而言。
  
      苏安然从大师姐和六师姐那里已经得到了佐证,新榜的真正分水岭是五十名。
  
      但是这个分水岭,指的是战斗方面的实力,而并非是其他因素——事实上,只能够被列入新榜的修士,都是本命无虞。
  
      所以能够跻身前五十的修士,在实战方面的战斗力几乎都是处于比较强悍的水准。
  
      黑岭双煞,合击之下的实力必然不凡。
  
      这一点,是苏安然从农夫男子那一手独特的防守功法看出来了。
  
      就如刀剑宗的刀剑合璧一样,但凡合击武技,必然是一主攻一主防的套路。黑山宗没有刀剑宗那般厉害,这只能说明黑山宗的合击武技不像刀剑宗那样有刀门、剑门的区分,各有一套攻防武技,可以随时切换配合。
  
      所以那名农夫男子修炼的是防御武技,那名女子修炼的就必然是攻击武技了。
  
      只不过,这两人显然没有去参加天元试练,缺少了面对名门大宗弟子时的应对经验。
  
      或者说胆气、见识。
  
      若是那个时候两人不打算退走,而是采取联手对敌的话,苏安然怕是还得手忙脚乱一番。
  
      可惜,他们选错了战术,因此导致合击武技还没有出手发威,就被苏安然直接拔掉了獠牙。
  
      而之后的战斗,对于苏安然而言其实也就只是在走流程了。
  
      他当时施展的是《绝剑九式》这门大道至简的剑技,平刺的剑招后面也的确是蕴含了六个剑招套路变化,不管当时农夫男子往哪方向做出何种应对,苏安然都有办法继续抢攻。甚至于,就算对方止步向前,苏安然也并非是不懂得变通的榆木,他继续欺身向前,照样可以将对方纳入剑招攻击范围。
  
      事实上从对方失去理智,强行出手的那一刻起,节奏就早已落入苏安然的掌控之中。
  
      后续的交手,不过只是他的一次试剑而已。
  
      他想知道,自己如今在不动用底牌的情况下,遇到修为左近且并非名门大宗的修士,是否能够做到真正的碾压。
  
      就目前的结果来说,苏安然尚算满意。
  
      这一刻,苏安然剑气昂然。
  
      他开始有些明白,为什么这次出谷时,三师姐让他尽可能的一路试剑历练了。
  
      剑修蓄养剑气,可并不仅仅只是蓄养鞘中剑气,同时蓄养的还有心中剑气。
  
      以战养气。
  
      养傲气。
  
      养心气。
  
      养剑气。
  
      最终方能达到人剑合一之境,眉心窍自然也就打开了,无形剑气自然也就能够凝聚了。
  
      ……
  
      “管事。”
  
      在将苏安然送到七楼的房间后,那名有修为在身的女子便重回到五楼,脸色凝重的踏入到苏安然之间的房间里。
  
      几名护院在看到这名女子的阴沉脸色后,纷纷低头,不敢出声。
  
      “检查出什么了吗?”被称为管事的女子,望向那名开口和自己打招呼的中年男子。
  
      “对方剑技不凡。”
  
      “废话!”女子冷声说道,“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得出来,这还用你说吗?……我问的是,能否看出对方的来路。”
  
      “这……”中年男子面露尴尬之色,“只能看出,对方起码掌握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气。……两人都是死于剑气入体,不过女子却是死于生机被瞬间掠夺一空,直捣本源,除此之外没有一处外伤、内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