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201. 此生无悔入太一

201. 此生无悔入太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天都山脉里那灰蒙蒙的雾气,渐渐被晨曦的光华驱散。
  
      习惯于朝日的鸟兽接替了夜行者们的空档,开始绽放生命的美好光华。
  
      位于西州的天都山脉,延绵百里。
  
      山中有三峰。
  
      一峰高逾千丈,峰体如剑般笔直,常年有罡风吹拂,凌厉如剑气纵横,曰天都山剑峰。
  
      一峰崎岖陡峭,山路难行,野草横生,兽类好斗,极尽不屈霸道之意,唤天都山刀峰。
  
      还有一峰,山脚野草横生除之不尽,山路陡峭凶险林木众多。可行至山腰后,登山之路却不复崎岖,山路渐宽平坦,且景色优美、土地肥沃、鸟兽肥硕,波光粼粼的清澈湖水可见繁鱼。盘山再上,则是宛如被刀剑削过的平整峰顶,每当日出之时,这里便隐隐有金光闪耀。
  
      此峰就是天都山脉赫赫有名的天都神峰。
  
      不管是刀峰还是剑峰,其实都是天都山峰延伸出来的支峰,登山之道只存于天都神峰的山腰处。
  
      这里,就是三十六上宗之一,刀剑宗的宗门所在。
  
      整条天都山脉,都是刀剑宗的道场。
  
      天剑宗的训练方式,与一般宗门皆有不同。
  
      在没有正式成为内门弟子之前,不管是外门弟子还是杂役弟子等,自拜入刀剑宗开始就只能居住于天都神峰的峰顶,未经允许就绝不能下山,违命者轻则逐出宗门,重则按刑罚处置。
  
      而从外门晋升内门后,在没有入门前都只能算是普通内门弟子,居于天都山神峰后山腰的山林里——这山林继续深入,则是分别通往刀峰与剑峰的山道。只有那些经过严格训练、筛选、审核后的内门弟子,才能选择拜入刀门或者剑门,之后则是根据自身入门的选择不同,而居于刀峰或者剑峰之一。
  
      天都神峰的前山腰,也就是唯一一条登山路上来的山腰处,才是刀剑宗的门面所在宗门大殿、长老院、掌门院落、来客厢房等等一系列的高层人士、外宾住所,尽数在这里扎堆。
  
      而从前山半山腰到山脚的这一段崎岖山路,有刀剑宗开派祖师以莫大神通仿万剑楼的“问剑路”打造而成的“刀光剑影问心路”,是刀剑两门的入门弟子在蕴灵境之后必须要修炼的重要场所。
  
      只有手持对应的门令,才能够激活这段山路的种种异象或刀气淬体,或剑气洗心。而随着修为的逐渐高深,对应的也就会遇到威力更大的幻象历练——这里,是刀剑宗弟子对自身武技、精神的一种磨练,也是对自身武道的一处最佳感悟场所。
  
      如同往日一般。
  
      当朝阳升起之后,便有数十名刀剑宗的弟子从山上下来。
  
      这些人的修为普遍都在蕴灵境六层,当中也有几位达到本命境和凝魂境的修士。
  
      “刀光剑影问心路”对于还没突破到地仙境的修士而言,都可以算是一处不错的磨砺修炼场所,尤其是对本命境修士而言,其价值是最大的。对凝魂境的修士而言,价值就反而要小了许多,只剩下感悟、心印的用处;至于蕴灵境修士,则是让他们提前适应这条山路的种种异象,为未来的成就开始打基础。
  
      不过今日,刀剑宗的弟子虽然像往常一样开始自发的来到山脚,准备走一遍“刀光剑影问心路”,但是他们却并没有像往日那样平静,反而绝大多数人的脸上都露出疑惑困顿的神色。
  
      “师兄,最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开口询问了场内唯一一位凝魂境的师兄。
  
      “是啊,我昨天好像看到长老们的脸色都很难看,掌门也是一脸的凝重。”
  
      那名凝魂境的修士望了一眼诸多师弟师妹的神色,迟疑了一下后,才开口说道“去参加天元试练的队伍,出事了。”
  
      “什么?”有人发出惊呼。
  
      “小声点!”这名凝魂境修士紧忙开口喝阻,“现在宗门还没有公开此事,我也是从大师兄那里听来的,你们听听就行了,千万别说出去了,否则的话可能会连累到大师兄的。”
  
      听到“大师兄”的名头,这些刀剑宗弟子才一脸谨慎的点了点头。
  
      对于刀剑宗的弟子而言,他们的大师兄不仅天资出众,而且待人谦和,温文尔雅,对师门的师弟师妹多有照顾,刀剑宗里几乎就没有人会不喜欢这位大师兄。
  
      所以若说此事会牵连到大师兄的话,那么他们自然就要谨慎小心许多了。
  
      “这一次去天元试练的,可是由杨奇师弟带队的,怎么会出事呢?”有人说出自己的疑惑。
  
      “难道又是太一谷传人搞出来的乱子?”有人接话。
  
      其他人顿时纷纷义愤填膺。
  
      那名凝魂境修士望着这些师弟师妹们,不由得叹了口气。
  
      不同于这些人,他虽不是宗门的核心弟子、嫡系子弟,但是因为大师兄的为人和善,乐意和其他人分享一些并非宗门机密的消息,所以以他的修为自然也是能够接触到更多的消息内容。
  
      其中,也就包括了这一次天元试练的真相。
  
      这一次天元试练,洞府之说不再是甚嚣尘上的传闻,而是可以被确凿肯定的消息。甚至稍微有点手段能耐的宗门,还探听出了更多关于天元秘境内洞府的消息,例如他们刀剑宗就以莫大代价掌握了天元秘境内数处可能出现遗迹的位置,因此整个宗门对此是抱有着极大的厚望。
  
      而大概万事楼也是知晓了这些宗门的做法,所以才会临时改变了试练的规则,目的地随机安排。
  
      原本一切都应该是非常顺利的。
  
      可谁也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恶化成这样——直到此刻,刀剑宗才终于意识到,卜算结果里那“阴盖阳,阳中生阴”的签卦是什么意思危险将远远大于收获,而且若是处理不善的话,甚至还会全无收获。
  
      只可惜,刀剑宗如今才意识到这一点,已经晚了。
  
      他们之前只是以为,若是处理不善的话,很可能会发生极大的危险。
  
      但是按照危险与机遇并存的原则,刀剑宗也才会安排由杨奇这位凡事利益都优先考虑宗门的稳重型选手负责带队。
  
      可结果,却正是因为杨奇太过在意宗门的收获,绝不愿和其他人分摊收获,所以才会惹出后面的祸事。
  
      只是这些事,牵扯到宗门的一些机密和安排,他不能把话说得太透。
  
      大师兄温文尔雅、待人谦和不假,可能够成为他们大师兄的人又岂会是笨蛋傻瓜?
  
      自然是每一句话都带有深意。
  
      他无法揣摩清楚大师兄的真意为何,但至少他知道,大师兄之所以跟他们说这些,就是为了让他们向其他师弟师妹宣传造势,让他们为之后刀剑宗可能会出现的突发情况有一个心理准备——或者直白点说,就是甩锅,将一切责任都推到已经死了的杨奇师弟身上。
  
      “……太一谷这群祸害,怎么到现在还没死绝,还在祸害玄界!”
  
      这名凝魂境修士不知道底下的师弟师妹到底讨论到哪,但是陡然听到这句话,他还是瞬间就惊醒了。
  
      “就是!”又有人鼓噪开口,“太一谷每次有传人去天元秘境,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事。百年前整个秘境里的人都死绝了,就只有太一谷传人活着离开,后来万事楼说是意外,遇到天元秘境的灾变,你们信吗?”
  
      “当然不信了!”
  
      “就是!哪有那么巧合的事!而且所有人都死了,就太一谷传人没死。”
  
      “好了好了,关于此事……”那名凝魂境修士缓缓开口,正打算阻止师弟师妹的讨论,可是一股冰冷寒气却是突然袭来,“什么人!”
  
      猛然转身,就见一名姿容绝色、身材高挑的年轻女子缓步走来。
  
      在见到这名女子的瞬间,几乎所有刀剑宗弟子的脑海里都不由得冒出了一个词。
  
      谪仙。
  
      他们无法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眼前这名女子,因为潜意识里似乎所有文字、话语都变得异常的苍白。
  
      “你是谁?”那名凝魂境修士再度开口发问,但是声音却是下意识的轻柔了许多。
  
      刀剑宗所在的天都山脉,虽不禁外派修士进入,甚至偶有凡俗村民进山打猎和采摘野菜,但是如果没有刀剑宗弟子的指引,断然不可能寻到他们山门所在,毕竟他们刀剑宗的护山大阵就包含了一个幻象大阵,足以扭曲地仙境以下修士的感知,让他们无法接近到刀剑宗山门。
  
      不过此事也并非绝对。
  
      偶尔还是会有一些在幻阵影响范围内迷了路的人,兜兜转转后来到了刀剑宗的山门所在——这一点,也是凡俗传闻天都山脉有神仙的原因。
  
      所以,这名凝魂境修士才有此一问。
  
      “我?”绝色女子嫣然一笑,“我就是你们刚才讨论的人呀。”
  
      “刚才讨论……”
  
      众人皆是一脸的茫然。
  
      不过很快,他们就反应过来了。
  
      他们刚才唯一讨论过的话题,就只有太一谷的事,而真正提及到的,只有一百年前进入天元秘境后最终却只她一人活着离开的太一谷传人!
  
      “你是……”凝魂境修士大骇,“你怎么可能进来的!护山大阵……”
  
      “我念叨了三天呢。”
  
      “什么?”众人不解。
  
      女子却是不言,只是微微一笑“劳烦通传一声,太一谷宋娜娜,代表太一谷来拜访刀剑宗了。”
  
      听到女子自报姓名,本是一件合乎玄界礼仪的事情,可是在场的人却都不敢动。
  
      仿佛站在他们面前的这名女子,是什么洪荒猛兽。
  
      年轻女子歪了一下头,一脸的疑惑的望着眼前的刀剑宗弟子“你们不去通报一声吗?……那我,就自己登山啦。”
  
      说罢,也不理会这些人有什么想法,宋娜娜便自顾自的转身开始朝着刀剑宗的山路走去。
  
      “等一下!”那名凝魂境修士大惊,下意识的就想要拦截宋娜娜。
  
      “要小心哦。”宋娜娜轻笑一声。
  
      这名凝魂境修士不明就已,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宋娜娜突然间就已经走在了登山之路上,而他也因为要阻拦宋娜娜,不可避免的踏上了山路。然后才听到了宋娜娜的这一声轻笑,下意识的问道“什么?”
  
      “你印堂发黑,今日怕是有大劫。许不至于送命,但大病一场却是在所难免的。”
  
      “你在说什么鬼话!”这名凝魂境修士大怒,然后下意识的就又迈出一步。
  
      宋娜娜脸上再露笑容,轻巧的弯腰后跳,尽显调皮天真、浪漫自然。
  
      这名凝魂境修士脸色涨红,觉得受到非常严重的羞辱,于是又想迈步追击。
  
      “师兄!”可就在这时,身后却是传来了师弟师妹们的惊呼声,“你的门令!”
  
      凝魂境修士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却愕然发现,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居然已经激活了“刀光剑影问心路”的门令。
  
      门令,山路。
  
      大劫,重病。
  
      一连串的名词陡然从修士的脑海里跳出。
  
      这一瞬间,这名修士脸色猛然发白。
  
      然后,刀剑宗弟子们就看到,自己这位师兄已经陷入了“刀光剑影问心路”的幻象历练之中。
  
      他们很清楚,想要借这条问心路磨练自身,那么就必须保持心绪平静,否则的话就很容易滋生心魔。
  
      而他们的这位师兄……
  
      看着他此刻犹如羊癫疯一般的激烈颤抖起来,甚至开始口吐白沫,所有人再度望向宋娜娜时,眼里已经充满了惊恐。
  
      “我提醒过他了,不关我的事哦。”宋娜娜一脸的无辜。
  
      “太一谷妖姬亲自,又何苦为难小辈呢?”
  
      神峰上,传来了一道浩瀚莫测的巨大响声。
  
      宋娜娜撇了撇嘴,一脸的委屈“前辈您这话说的,我也只是凝魂境而已,他哪是小辈呀。”
  
      “妖姬阁下说笑了。”这声音又响起,“玄界皆知,万事楼评语断言,对于妖姬阁下的修为不能以常规境界而论,高看几眼自然是应有之事。”
  
      “唉。”宋娜娜轻轻的叹了口气。
  
      万事楼有交好太一谷的人,如犬夜叉、何琪、白问等人。
  
      自然也有对太一谷不假辞色之辈,如崔诚、顾不悔等。
  
      盲道人叶衍,则是万事楼真正的中立派,不偏不倚。
  
      宋娜娜的断语,就是叶衍所写。
  
      “此子术道天赋,古今未闻,几近若妖。有大机缘加身,奈何因果牵涉繁多,不可以寻常度之。”
  
      一声轻叹之后,周遭景色一转,宋娜娜便已来到了刀剑宗的山门前。
  
      在这里,站着十数位气势如山岳、如深渊的修士。
  
      当先一位,一身青衫长袍,挎刀负剑,国字脸,蓄须,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神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