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86. 近朱者赤

186. 近朱者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事实上,中州四阀在知晓了苏安然的身份后,他们的确不敢找他的麻烦。
  
      因为,他们下意识的就想要远离这个移动天灾。
  
      来自家门长辈的耳提面命,实在是太过根深蒂固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突然间就有些明白,为什么魂殇之地会出现裂魂魔山蛛这等远超他们当前实力境界的可怕凶兽,原来是因为有太一谷的弟子在这里。
  
      历届天元试练,只要有太一谷弟子参与的那一届,从来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哪怕是太一谷行五王元姬参与的那一次,已经是伤亡最少的那一次,可十九宗的弟子也近乎于全军覆没。而且其他宗门弟子之所以没出什么事,实在是因为他们跑得快,没有卷入战祸之中——据说那一次,天元秘境里出现了一条蜕变真龙失败,彻底走火入魔的黑蛟。
  
      根据事后调查的了解,据说黑蛟蜕变真龙的失败原因,就是王元姬和十九宗的弟子在那附近打了起来,结果劫云的规模远超黑蛟的承受能力。所以它没有死,只是疯了而已,然后整个天元秘境的人就遭殃了。
  
      而如今?
  
      毕竟有前科事例在前,所以裂魂魔山蛛的突然出现,现在已经不是那么让人震惊。
  
      他们最多也就是咒骂一声:刀剑宗那群傻子,跟谁一起探索洞府不好,跟号称梦魇、鬼见愁、移动天灾、麻烦制造机、会行走的厄运、心理阴影制造者的太一谷弟子一起探索洞府?而且你特么还想坑他们?人家从加入你的队伍那一刻起,就特么已经坑定你们了,你们居然还在关公面前耍大刀?
  
      活该你们刀剑宗全员死光光!
  
      论坑人,人家太一谷才是专业的好吗?
  
      如果杨奇能够听到这些话,他肯定会露出相当委屈的表情:谁特么知道这货是太一谷弟子?他自己也没说啊。他要是说了,我还哪敢坑他啊,早就连洞府都不去了。
  
      只可惜,杨奇不在这里。
  
      但是他的精神却是流传了下来。
  
      这让中州四阀的人在这一瞬间都明白了,家族长辈还是相当有远见和经验的,绝对不能和太一谷的弟子一起冒险,否则的话肯定会出问题。以至于,他们现在望向青玉的眼神,已经不是人类对妖类的警惕、防备、厌恶,而是一种“不愧是妖族,勇于挑战人类所无法承受之底线”的敬佩。
  
      “……所以,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了。”苏安然简单的介绍完了眼下的处境,以及大致推断了一下西门异形的思维和行事逻辑及目的,“现在你们已经很清楚事情的严重性了,我们需要一个人去地宫那边跟万事楼的人汇报这里的情况严重性。”
  
      “我去。”姬步莒当即就开口了。
  
      前面苏安然到底说了什么,他不在意,反正他也没听。
  
      但是这句具体意思就是“有机会离开太一谷弟子身边”的话,他听明白了。
  
      “姬兄,这次是妖孽作乱,你们佛门弟子拥有跟天师差不多的手段,降妖伏魔是你们佛门弟子的手段,你应该留下。”黄屠摇了摇头,一脸认真的沉声说道,“此行前去地宫,一路危险重重,需要一定的实力。虽然我的实力并不比在座的几位强,但是我中州黄家毕竟是剑修世家,单论破敌冲阵的能力绝对是在座诸位里最强的,理应由我前往。”
  
      “此言差矣。”姬步莒摇头,“佛门擅于降妖伏魔,那也是要看手段的。我姬家并非纯正的佛门子弟,而是还俗的,虽说擅佛理,但是实际上也只是学的世俗武艺,于真正的降妖伏魔,专门针对各类妖物手段并不是特别精通。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姬家倒是走的武修路子。”
  
      “我觉得姬兄和黄兄都不适合。”陈博也加入了话题,“姬家的大通天掌,以及黄家的剑道,都是真正用于破敌杀敌的凌然手段。我们假设现在跟着西门异形一起走的那些修士都已经尽数命丧毒手,那么接下来一旦爆发战斗的话,肯定是需要你们这些雷霆手段的,所以你们二人都不适合前去报信。”
  
      “这么看来,只有我最合适了。”一直沉默不语的王阳维突然开口说道,“我修习的正好是我们王家的风神三十六路腿法,这门功法你们也知道的,以速度取胜。所以论奔跑报信的速度……不是我针对你们,但是在座的各位肯定都没有我快。”
  
      “王兄你这话就不对了,你跑得再快,可如果不慎陷入包围的话,怎么办?”陈博摇头,“依我看,我觉得还是让我去比较好。我们陈家的武道路数你们也知道,不怕你们笑话,我们陈家或许在破敌能力上有所不如,但是在防守上面,我想在座的各位都没有我强。……所以哪怕不幸遭到埋伏袭击,我也能够凭此闯出去。”
  
      四个人,在这一瞬间就激烈的争吵起来,已经大有一种彼此下场较量一番,赢的那个人去报信的趋势。
  
      苏安然有些茫然的看着之前还显得有气无力的四个人,突然间就变得如此积极认真起来,完全就是一副“为天下苍生请命,我死不足惜”的慷慨神态。
  
      “这四人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认真了?”苏安然小声的问了一句,“总觉得,好像很有违和感呢?”
  
      青玉和苏嫣然同时翻了个白眼。
  
      她们都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以轻蔑冷漠的神色斜了一眼那四个争论起来的男人,以及旁边三名脸上写满了“尴尬”之色,几乎都要被当成背景板的三位同样是通窍境四重的修士,冷笑一声:“呵,男人。”
  
      “关键时刻这男人就是靠不住。”
  
      “没错,都是些自以为聪明的蠢货。”
  
      青玉和苏嫣然两人一前一后的小声哔哔,然后下一刻彼此对视了一眼后,却不知为何又是彼此都翻了个白眼。
  
      苏安然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些人,有些搞不懂这两处突然形成浓烈战场氛围的环境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他大概有些明白,中州四蠢货是想要逃避什么,所以想要争这个唯一的“报信人”权益。
  
      但具体是为什么要这么拼命的争这个名额,他就搞不懂了。
  
      同样的,他也无法理解,为什么明明彼此似乎都有相当默契的青玉和苏嫣然,突然又变得敌对起来了?
  
      女人真是莫名其妙的生物啊?
  
      “胡说八道!”黄屠冷哼一声,“你再能抗,有我能打?凭我手中三尺青峰,我就能够杀出一条血路,剑气纵横三千里乃是我辈剑修命中注定之事!”
  
      “一派胡言!”王阳维脸色铁青,“你再能打,有我能跑?你们还要杀出一条血路,艰难破阵,而我呢?我绝对可以在被敌人包围之前就冲出他们的包围圈。只要我跑得够快,敌人就发现不了我,我去地宫报信,绝对比你们更稳妥,也能够更快完成这项最为艰巨、最为重要的任务。……论跑路,不对,论奔跑速度,我才是专业的!”
  
      全场气氛陡然一冷。
  
      “他是不是说了跑路?”
  
      “你没听错。”
  
      “是说跑路了呢。”
  
      王阳维:……
  
      场面似乎陷入了死循环。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