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51. 三师姐,我只是嘴贱了一下

151. 三师姐,我只是嘴贱了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安然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乐善好施、乐于助人的人。
  
  所以他把两个人的名字给记住了。
  
  一个叫一叶萌秋,一个叫耍剑的王仁。
  
  前者虽然没说什么,但他发出去的那个“帖子”会歪楼歪成那样,被许多人喊骗子,就是这个家伙带起来的节奏。至于另一外,既然他敢说出要吃飞剑这种,苏安然表示一定会让他吃到飞剑的。
  
  他就是这么一个通情达理的人。
  
  既然你喜欢吃飞剑,那我肯定要帮你一把了。
  
  做出了决定后的苏安然,很是开心的退出了万事楼的论坛。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他的汗毛直接炸立。
  
  那是一种仿佛被恐怖凶兽盯上的死亡恐惧感。
  
  这也是修为在通窍境四重后所带来的一种好处感官会变得敏锐不少。
  
  但苏安然宁愿自己的感官不要这么敏锐。
  
  他小心翼翼的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缓缓转过头,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师……师姐。”
  
  以苏安然如今的身体素质,基本上同等修为境界的人如果不动用兵器的话,恐怕只会被苏安然打哭。而如果要比拼武技的话,掌握了两门绝品武技《翻云覆雨剑诀》和《绝剑九式》以及一门上品剑诀《煞剑诀》的苏安然还真的不悚。至于比真气,看谁更能持久,怕是真元宗的人都不愿意和苏安然对上。
  
  所以,能够让苏安然产生危险恐惧感的,起码也得在各方面全面压制他才有可能。
  
  可问题是,现在他所在的位置可不是秘境或者万界,而是在太一谷。
  
  整个玄界唯一一个不是超一流宗门却拥有超阶护山大阵的地方。
  
  所以能够让苏安然感到惊慌恐惧的,答案只有一个。
  
  已晋升地仙境的广寒剑仙唐诗韵。
  
  “很不错嘛。”唐诗韵冷笑一声,“我给你时间恢复,你居然还有空查看万事玉简,看来是之前的训练太轻松了。”
  
  “不……不是的,师姐你听我说……”
  
  “先挥剑一万次吧。”唐诗韵根本不给苏安然开口的机会,直接就下达了命令。
  
  “哦。”苏安然一脸无奈的应道,然后老老实实的拿起旁边的训练木剑。
  
  “不是这把剑。”
  
  “不是这把?”苏安然有些疑惑。
  
  顺着唐诗韵的目光,苏安然明白自己这位师姐指的是哪把剑了。
  
  屠夫。
  
  七师姐自把这剑交给苏安然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听三师姐的意思,自己这位七师姐似乎是去疗伤了。
  
  不过一想到七师姐那被三师姐打肿了的脸,苏安然就觉得要是换了自己,恐怕也得多起来静养疗伤——据说,七师姐有恐高症,所以一搭上三师姐的飞剑,她就会被吓晕过去。可偏偏三师姐又有点路盲,需要七师姐指路,所以一路上三师姐只好不断的抽醒七师姐,让她给对方指路。
  
  这么一趟回来,自己那位七师姐早就已经变成猪头了。
  
  不去疗伤,难道还能当猪头肉下酒菜啊?
  
  苏安然也就是在看到装着屠夫的剑匣时才想起这么一遭,连带着也就想起了,自己想要成为一位剑修,可不就是为了“御剑飞仙”四个字嘛。之前是因为屠夫过于特殊,总觉得这剑飞起有点奇怪,不过自从拥有了昼夜后,他对这四个字又有了强烈的渴望,眼下已经开始思考,是不是要请三师姐回头带自己飞一趟,提前熟悉下业务。
  
  要不然跟七师姐一样有恐高症的话,怕是以后也没脸当剑仙了。
  
  不过眼下……
  
  苏安然觉得自己还是别再惹三师姐生气了。
  
  所以,他转过身打开了剑匣,从中拿出屠夫。
  
  不同于之前的修为境界较低时,苏安然使用屠夫还有几分不自然,此时握住屠夫的时候,苏安然却是有一种非常微妙的感觉有那么一瞬间,苏安然觉得屠夫似乎并不是死物,而是有着自己情绪与心情的活物。
  
  但也就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而已,以至于苏安然都有些怀疑是不是错觉。
  
  当苏安然将屠夫提在手上时,他的眉头不由的自主的皱了起来。
  
  不同于之前还有些怀疑是错觉的情况,被苏安然拿在手上的屠夫让他充分的感受到,这把如同门板一般夸张的重剑,重量被提高了不少,以至于他现在单手拿着这剑时都感到有些吃力,必须得双手紧握才能够保持住平衡,不至于被屠夫的重心带倒,而这还是苏安然运用真气加强了双手臂力的结果,否则的话情况只会更糟糕。
  
  用这剑挥一万次?
  
  苏安然的脸色有些难看了。
  
  “以真气灌注进屠夫。”唐诗韵的声音再度响起,“利用神识引导。”
  
  苏安然闻言后,立即照做。
  
  然后,他就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屠夫的重量至少被减轻了一半。
  
  “这……”
  
  “你七师姐已经将屠夫重铸了,那是真正的重铸,并不是把剑尖重新粘上去那么简单。”唐诗韵开口说道,“在接下来的五个月里,你必须每天都以自身的真气、神识灌注进屠夫里,对屠夫进行温养。”
  
  苏安然很认真的聆听着自己三师姐的讲解。
  
  武修的兵器,与佛门弟子、道门弟子的法宝没什么区别,在玄界也同样被归类到法宝里。
  
  而对于法宝的常规操作方法,就是以真气温养、以神识缠绕,直到打上属于修士自身的精神烙印为主。
  
  昼夜在被苏安然接手后,他就已经利用自身的神识给这柄飞剑打上属于自己的精神烙印了。
  
  但是屠夫却不一样。
  
  他从抽奖系统里拿到的这柄重剑,从一开始就是无视他这个主人的,哪怕苏安然可以利用屠夫自身的煞气凝聚煞剑气,但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仅仅只是平等的合作者而已,并没有任何从属。
  
  直到此刻,苏安然才能够真正的将自己的精神烙印开始打在屠夫上,让这柄门板重剑真正的变成他的私有物。
  
  “剑匣自带封灵,所以屠夫一旦放入剑匣里,煞气就会被彻底封锁住,不用担心它的气息会引来敌人。”唐诗韵看到苏安然已经开始给屠夫打上属于自己的精神烙印,她又继续开口说道,“不过你现在想要真正的操控屠夫,还是有不小的难度,这毕竟是一把曾经诞生了器灵,获得道蕴的神兵。哪怕现在道蕴和器灵都没,可在你七师姐的重铸后,它又恢复了以往的灵性,有可能重新诞生器灵,只不过这就需要你的努力了。”
  
  “我的真气和神识灌注,就是让屠夫重新诞生器灵的方法?”
  
  唐诗韵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任何一件法宝,器灵的诞生都与其主人息息相关,很多时候都是由两三代人,甚至以上,通过这种不断的传承和蕴养方式,才让法宝最终能够诞生出器灵。当然,也有一些特殊的个例,不过既然是个例那么就没有必要谈了。”
  
  “你的昼夜,也是你七师姐花费了一番心血给你打造的,非常契合你的翻云覆雨剑诀。不过以你的情况,如果没有特殊机遇的话,想要让昼夜诞生器灵的话,没有几千年的光景是不可能的。但是相反,屠夫就不需要这么长的时间了。……如果你能够契合屠夫的灵性,最多百年你就可以让屠夫重新诞生器灵。”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