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147. 制作剑符与交易

147. 制作剑符与交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安然作为一名剑修,迟早也是要自己凝练剑符,因此唐诗韵就以“从旁观摩,学习经验”为由,当面给苏安然示范剑修是如何制作剑符的。
  
      在此之前,苏安然一直以为,剑修制作剑符,应该是画符的一种。
  
      仙侠世界亘古不变的几大手工艺,不外乎锻器、制符、布阵、炼丹、卜算、驯兽嘛。当然,在某些作品里,可能还要加入灵植务农、风水堪舆之类的类别。
  
      但是当苏安然看到唐诗韵的实际操作后,他才发现,这个世界跟他想象中的情况有些差别。
  
      在苏安然的认知中,符篆之道通常是以黄纸、布帛等作为修士灌输真气灵力的承载基础,主要表现形式包括但不限于雷法、五行术法、阴阳术法、各种遁法等等。而按照品阶等级,通常可以划分为灵符、宝符、真符、道符等,品阶越高的符篆其中所蕴含的术法威力自然也就越大。
  
      可这个世界,居然没有将制符的传统手工艺单独罗列出来!
  
      反而是将符篆之学,并入到锻器与布阵的分支里——苏安然之前已经从七师姐那里了解到,这个世界上,大多数阵法师都会兼顾一点法宝锻造的手艺。
  
      他们并不会深入钻研这门手艺,但是最起码所有的布阵师都要懂得如何制作阵盘——这玩意的制作可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能够随随便便就能捣鼓出来的,而是需要一点锻造技巧的。所以如果实在没有这方面的天赋,那么布阵师就只能去找铸器师锻造空白阵盘,然后自己进行阵纹汇刻了。
  
      同理,几乎所有的锻造师也都或多或少的懂得一点阵纹知识,他们或许不会布阵、破阵,但是关于诸如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或者阴阳学说等基础知识,还是要懂的。毕竟法宝的原理,除非是那类天生地长本就带有道纹的材料,否则大多数法宝之所以能够发挥效用,实际上就是因为铸器师在锻造期间刻录内部的阵纹。
  
      当然,如果实在没这方面的能力,铸器师也可以像布阵师买空白阵盘那样,找布阵师买一次性的各种类型阵纹。
  
      可以说在玄界里,布阵师和铸器师就跟秤不离砣、砣不离称一样,是相辅相成的。
  
      而符篆,被并入这两者里,自然也就意味着,不管是阵法师还是铸器师只要不是太蠢的话,其实都可以制造出空白符篆的——当然,如果掌握了一点锻造和阵纹知识,那么实际上任何人也是可以制作出这种东西的。
  
      这也就导致了,在玄界里,绝大多数符篆的承载基底是由以各种木料或者金属制成的。
  
      至于黄纸、布帛?
  
      不存在的。
  
      苏安然之前拿到的三师姐唐诗韵制作的剑符,便是以木料制作的。
  
      只不过剑符在制作完成后,就变成了类似于纸张一样薄薄的一层——现在苏安然觉得,这玩意更像是树皮。不过鉴于玄界的特殊情况,苏安然也只能把这当成是这个世界的特色了。
  
      唐诗韵自然是懒得自己去准备材料,然后从空白符篆开始弄起。
  
      因此,她直接就带着苏安然去了林依依的房子,从里面翻找出五个空白符篆:都是金属底座,只不过不知道是什么矿物材料——当然旁边还有不少木料的,但是按照唐诗韵的话来说,那就是她现在实力已经变强了许多,所以除非是比较特殊的木料,否则的话可能承载不了她的剑气力量。
  
      这也让苏安然知道,制作不同品级的符篆,也是需要不同材质的材料制成的符篆底座。
  
      不过苏安然难得来到了八师姐林依依的房间,他当然也不会空手而归。
  
      他可没有忘记,之前给他定金的人里,可是包括了韩英这样只对林依依这位阵法大师的手札感兴趣的人。
  
      大概是因为觉得太一谷都是自己人,而且武斗派的几位师姐一般也不会在谷里,因此林依依也没有在自己的院子和房间布置什么阵法。所以看三师姐已经把八师姐的房间翻得乱七八糟,苏安然当然也不会客气了,明目张胆的就拿了几个玉简和小册子,美其名曰对阵法有点兴趣,想要回去抽空研究一下。
  
      唐诗韵不疑有他,也就没有理会苏安然的举动。
  
      小心翼翼的搜刮了一遍,在看到三师姐已经找完材料离开时,苏安然立即快步跟上。
  
      唐诗韵并没有选择其他地方,直接就在林依依屋子外的前庭门口站定。
  
      “一般来说,符篆的制作还有一些工序,例如需要静心,同时还需要让自己的状态处于巅峰之中,也就是说必须处于真气饱满、心无杂念的情况。”唐诗韵拿出一枚空白符篆,然后开口对着苏安然说道,“你以后如果要制作剑符的话,对于环境就必须要进行挑选,除非你像我这样实力强横,那就无所谓了。”
  
      苏安然看着三师姐不着痕迹的自夸了一波,可叹自己手上没有计算器,不然就可以给三师姐按几个六了。
  
      只见唐诗韵轻轻的举起符篆,眼神陡然变得凌然冷冽,一股强横的气息猛然从其喷发而出,苏安然措不及防之下,直接被这股无形气势震退十数步,然后跌落在地。
  
      但他却是能够感受得到,似乎有一股无形锋锐之气已经从三师姐的体内涌现,可是却碍于某种规则束缚,这股庞大的气势尽数都被封存到她手中的那枚空白服装里。
  
      原本约莫一寸,四指宽,半个成年人巴掌大的金属符篆,却在这股庞大气势的涌入下,飞快的缩小着。
  
      就好像一只蓬松的狮子狗被丢到水里一样。
  
      转眼间,这块符篆就变得只剩两指宽,长度也只有无名指那般长。
  
      不过厚度倒是没什么变化。
  
      唐诗韵也不多说什么,随手一抛,就将那块符篆丢给了苏安然,然后又开始拿出第二块空白符篆。
  
      苏安然伸手一接,竟是隐隐感到掌中传来一阵刺痛感。
  
      整枚剑符上,居然还在不断的散发着极为凌厉的剑气。
  
      “剑符刚制好时,气息还不够稳定,所以会有一些剑气散逸。”唐诗韵开口说道,虽然声音显得淡然,但是苏安然却还是听到了自己这位三师姐的语气里所隐藏着的一分疲惫。
  
      很显然,制作剑符所需要维持的消耗,并不像她之前所说的那般轻松。
  
      此时的苏安然并不知道,剑修制作剑符,是需要以自身的精气神作为牵引消耗的。尤其是是制作威力越强的剑符,这种消耗就会越恐怖,哪怕以唐诗韵如今已经晋升地仙境的修为,想要连续制作五张剑符,于她而言也是极大的消耗——这还是唐诗韵的修为足够精深,若是换了一般剑修的话,哪怕就算是制作中低级剑符,也不可能一口气直接制作五张。
  
      甚至有不少剑修,在制作剑符时还需要依靠药物或者外力协助。
  
      “你可以趁此感悟一下。”唐诗韵又开口指点苏安然,“剑符制作出来后,剑气还在不断散逸的这会,其实是最好感悟剑剑意的时机。……虽说不同的剑修按照心性、功法、习惯等不同,一开始踏上的修炼道路也有所不同,不过最终还是殊途同归,彼此之间会有很多共同点。”
  
      “剑意感悟,我无法给你解释太多,不然的话就很容易让你带上我的烙印,这也是为什么之前老四只教你如何破招,却不教你具体的剑诀修炼的原因。那是因为她不想你受她的影响,跟她一样走上绝剑之路。”
  
      “绝剑?”
  
      “剑虽号称兵中王者,有君子之名,但归根结底还是杀戮利器,因此剑道之路实际上不外乎三个字。”
  
      唐诗韵继续开口指点着苏安然。
  
      只是不同于叶瑾萱虽然剑道天资同样不俗,可她在理论以及教学水平上却明显有所不如,因此也就无法详细的讲解,只能对苏安然使用“身体记忆”的实战教育。
  
      在唐诗韵那个时代,很多东西都已经形成了一套套的理论与实战双重结合的系统知识,所以她讲解起来并不如何费劲。
  
      “凶、杀、绝。”唐诗韵继续说道,“这也代表了剑修的三条道路。一剑破万法、一剑毁万物,以及一剑灭万灵。凶剑以势压人,世间万物无不可破;杀剑以气养身,世间万物无不可毁;绝剑以意断生机,世间万物无不可灭。……简单点说,就是剑修之路,必须要养成一种信仰,一种舍我其谁的凌然气势。”
  
      苏安然有些茫然,只觉得唐诗韵说的每一个字他都能够理解,可是这些字全部组合到一起时,他就不知道是什么了。
  
      在他看来,破万法和毁万物似乎没什么区别?而毁万物和灭万灵好像也没什么不一样。
  
      “你现在不懂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唐诗韵看到苏安然的双眼似乎开始转蚊香圈,不由得轻笑一声,“但是你要记住。如果你想要在剑修这条路走下去的话,领悟剑意只是表层而已,剑道三途你必须要选择一种。……选择两种或者三种的不是没有,只是这类人往往都无法走远,所以不要抱着什么小孩子才做选择题,我是成年人全都要的想法。”
  
      苏安然惊了,没想到三师姐连这个梗都知道。
  
      借着和苏安然科普这点剑道知识的时间,唐诗韵也是在趁机休息恢复,所以话题刚结束,她就又开始绘制第二枚剑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