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77. 机遇

77. 机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苏安然现在是相信,无限流都是危险与机遇并存的世界了。
  以世子等人的实力而言,他们想要打听到这个墓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们或许可以入侵村落祠堂底下的墓穴,从中发掘出一些线索和收获村落里的祖传功法。但是其中的环节,只要错了一步的话,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而就算侥幸没被村落里的人发现,可是一旦被人发现祠堂遭外人入侵,整个村子就会立即开始戒备,之后世子等人也就休想从村民口中问到关于遗迹的事——或者说,在掌管祠堂的村落长老没有死亡之前,绝对不会有人敢说出遗迹的事。
  所以归根结底,如果没有苏安然的横插一手,只靠世子等四人的实力,他们也不可能如此轻易的就获取关于这个遗迹的消息——按照苏安然推测的正常流程,如果是以武力来解决寻找答案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要出两、三条生命作为代价。而如果是选择比较稳妥的方式,那么他们很可能直到回归,也无法发现这个遗迹。
  这些,都是属于“冒险”的部分。
  而在这个遗迹里,世子、剑神、天师等人,都各有收获,这就属于“机遇”的部分了——并不是直接获取的收获,而是依旧需要依靠自身的悟性,乃至自身的经验、阅历、见识等等来进行判断。
  天师和剑神,便都属于悟性较高的那一类。
  而世子……
  苏安然摇摇头,已经有点不像搭理这个小时候恐怕脑门不仅被夹过,脑袋恐怕还被拍扁了的蠢货。
  他现在已经有些同情,剑神和天师两人居然摊上了这么一个队友。
  而且这个队友,不仅没有自知之明,还偏偏以队长自居。
  如果有一天,苏安然听到剑神和天师跟着世子一起死了的消息,他恐怕都不会感到惊讶。
  “这个遗迹,应该没有其他有价值的东西了。”
  趁着天师和剑神两人还处于顿悟的状态,世子在这个密室里逛了一圈。
  不过看他脸上的神色,显然并没有什么收获。
  “恐怕密室就是为了保护这四块石碑而封闭起来的。”
  对于世子的说法,苏安然不置可否。
  如果不是担心把那块石碑拆下来可能会破坏上面蕴藏着的某种力量,苏安然都想把整块石碑直接拆下来,然后一起带走。
  眼见世子已经没打算继续闲逛,苏安然倒是开始查看起周围那些雕像来。
  他虽然已经知道,这个密室里雕刻的人都是魔门的大人物,但是实际上也只认得一位剑魔而已,至于其他人全都不知道。若不是当初黄梓在提到屠夫时,稍微聊过它的前几位主人以及一些相关的衍生知识,苏安然甚至还认不出这些。
  两位魔门护法,八位魔门金刚。
  苏安然倒是看到其中有一位是女的,其他都是男的。
  而这位女性的地位,显然并不低,因为她的位置与剑魔并列位于魔门门主的最前方。但是她的神态,却是要比剑魔更加谦卑许多,甚至从她望向魔门门主的神情上,苏安然都能够感受到一种狂热。
  看到这里,苏安然的内心却是突然微微一动。
  因为他想起了剑魔的雕像。
  这两位护法的雕像,脸上的神态都要比后面八位金刚更加活灵活现——八位金刚,他们的目光都只是望着地面,看起来多少显得有些呆板。唯独这两位护法,一位是看向右边的第四块石碑,一位则是……
  苏安然顺着这位女性护法的目光,然后便看到了站立在中间,面对着石门的魔门门主。
  似乎是想到什么,苏安然快步走到魔门门主的雕像前,然后抬头而望。
  这一次,他果然发现了一些不太一样的东西。
  魔门门主双眼的眼瞳位置,本来应该镶嵌有某种东西,或许是一对宝石,也或许是别的什么东西,但是体积肯定是圆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充当一对眼瞳。
  但是现在,这对充当眼瞳的东西却是消失不见了,这就导致这位魔门门主的双眼看起来非常的黯淡无神,与雕像整体的那种威严风格截然不符。
  如果换了其他雕像,苏安然或许不会有这种感觉。
  但是作为整个密室内唯一一个算是完工的雕像,那位技艺高超的雕刻师绝不可能犯下如此错误。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村民们认知中的那位猎户,拿走了这对宝物。
  “我问你们一个问题。”苏安然突然转过头望向世子,“你们进入到这些世界时,别人是怎么看你们的?”
  “什么意思?”世子有些茫然,不明白苏安然问的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们的身份!”
  “身份?”世子楞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我们每一次进入不同的世界时,都会获得一个不同的身份。像在这个世界里,我的身份就是一名途径村庄的散修,而剑神、天师其实也都和我差不多。……换一个世界,就等于是换一个身份,但是如果我们重复往来于这个世界的话,我们的身份则不会有所改变。”
  苏安然明白了。
  这一点,和传统的无限流设定是一模一样的。
  每一位无限流世界的参与者,在进入世界时,都会有一个符合他们身份的形象设定。
  在其他参与者的眼里,这个形象仅仅只是一个说明;但是在这个世界那些土著的眼里,这个形象就是真实的。
  “那名猎户,恐怕不是村里的人。”苏安然低声说道,“他跟我们一样,都是参与者。”
  世子双目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
  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难怪这名猎户会离开村庄,从此不再回来。那是因为,他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
  苏安然望向魔门门主的双眼位置,沉声说道:“恐怕还是一位带走了密室所有宝物的人。如果不是这些石碑的力量还存在的话,只怕我们这一次是白跑一趟了。”
  世子表情显得有些错愕,然后又变为无奈之色。
  他本以为自己等人获得的关于石碑的感悟,就已是此行最大的收获,却没想到也不过只是拾人牙慧而已。
  于是,他很快就失去了谈兴,整个人都显得闷闷不乐。
  不过苏安然显然也没有和世子这种人交谈的兴趣,他依旧还在思索着不同的问题。
  例如,自己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例如,这个世界到底是怎样运转的?它是一个真实的存在世界,就像是一个真正的开放世界那样,可以允许进入者浏览整个世界风貌?还是说,是一个虚假的开放世界,它只能让进入者在一定区域内拥有自由行动权,如果超出这个区域就遇到空气墙,或者说直接被抹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