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65. 起……风了

65. 起……风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是说,他能够凝聚出十四柄血红色、外观如同长剑一样的剑气,并且还可以利用这些剑气进行布阵?”
  一名坐在一张金色宽大高椅上的中年男子,沉声说道。
  这名中年男子穿着一套样式繁复的蓝黑色冕服,但是上面并没有绣着十二章纹,而是九条张牙舞爪的神龙——两侧长袖各一条,左右衣肩上各一条,下摆两侧也各有一条,后背则是双龙夺珠图,前襟是一条盘踞于云端露出正面的金龙。
  从服饰的华丽程度,以及中年男子那不怒自威的威严神色来看,他的身份只有一个。
  妖盟八王之一,碧海氏族的大圣,碧海龙王,敖天。
  这是一间宽敞、明亮且装潢奢华的大殿。
  但此时在大殿之上,除了正坐于大殿正中首座的碧海龙王之外,就只有站在龙王面前的碧海氏族的小公主。
  敖薇。
  她离开癫狂意识世界的时间比苏安然等人更早,所以她的时间流速恢复得自然比苏安然和青玉更快。
  此时,差不多已经距离她离开幻象神海有七天的时间了——这个时间段,苏安然与青玉才刚刚返回到那个死寂的浮岛,正准备寻找出口离开那个癫狂的意识世界。
  “是的,看起来有点像灵剑山庄的剑气阵,但是似乎……又不太一样。”敖薇不明白之前和苏安然交手的时候,为什么会被压制得死死的,她的所有手段全部无效,此时正在请教自己的父王,“而且他的那个剑气阵布下之后,我的凝水诀就无法起作用了,所有的水蛇……”
  “他的那个剑气阵,是不是由外八内六一共十四柄血色剑气组成,你利用凝水诀凝聚的水蛇在进入到他的阵法范围时,神识感应就会被切断?”老龙王敖天开口询问道,“而且不仅如此,当他将那些与你失去联系的水蛇破解时,他的速度和力量等,都有一种明显的提升?”
  敖薇一脸的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的!父王您知道?”
  “那是《煞剑诀》。”老龙王沉声说道,“他应该是把《煞剑诀》修炼到第二层了,可以凝聚出二十一道煞剑气……不过只放出十四道的话,要么就是受伤了,要么就是……”
  后面半句,老龙王没有说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女儿心高气傲,怕说出来伤到她的自尊心。
  “他在和我交手之前,已经和罗娜交过手,罗娜似乎毁了他几道剑气。”
  “煞剑气的凝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老龙王点了点头,然后缓缓说道,“他想要重新补完损失的煞剑气,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他确实非常小心谨慎,这是个非常难缠的对手。”
  看到自己的女儿似乎不太明白,敖天才解释道:“煞剑气非常的特殊,它是以七为倍数。所以只是单纯的摧毁几道煞剑气,对他造成的影响并不大,可一旦损失七道以上的煞剑气的话,那么他的神识就会遭到重创。他修炼到第二层《煞剑诀》可以凝聚二十一道煞剑气,但是他只放出十四道组成‘正反剑域’的话,就证明他很清楚如果再有剑气被摧毁的话,他会承受到什么样的后果了。”
  “正反剑域?”
  “第二层《煞剑诀》有三种剑气阵,分别是由七道煞剑气组成的血色剑壁,这是一种防御手段,七道剑气为一体,只要破了屏障,就等于同时攻破七道剑气。”敖天缓缓开口说道,“第二种则是由十四道煞剑气凝聚的正反剑域,这是一种非常特殊的剑气阵,除非你的神识强度比布阵者更强,否则的话所有由神识在闯入剑阵的范围时,都会受到干扰。”
  “所以我的神识才会被切断?”
  敖天老龙王点了点头,道:“你修炼的凝水诀是真气沟通水元凝聚塑造成型,并依靠神识牵引来锁定目标发起攻击。但本质上对神识的凝练并不强,所以会被切断也很正常。面对修炼了《煞剑诀》的剑修,当他们布下剑域时,最正确的应对手段要么是就是以更强的神识操纵术法或者法宝进行攻击,要么就是利用武技来解决对手。”
  “所以当初如果我深入他的剑阵和他交手的话,反而会有胜算?”
  “没有。”老龙王摇头,“你只会凝水诀,是对付不了他的。……《煞剑诀》可不是神海境修士能够修炼的功法,这名人族修士必然还有其他特殊之处。”
  “他还有一柄重剑。”敖薇惊叹于父王的见多识广,只是知道了对方的功法,就推断出对方还有其他特殊之处,“那柄重剑的剑身锈迹斑斑,差不多有这么宽和这么长……”敖薇比划了一下,看得敖天有那么一瞬间的懵逼,“而且这剑,还会……让我的生命力不断流逝,我几乎……”
  “让你的生命力不断流逝!?”
  听到剑的长度和宽度时,敖天就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而当他听到重剑的特殊能力时,他就已经猛然站了起来:“屠夫!这怎么可能!”
  “屠夫?”敖薇一脸茫然,这是那把剑的名字吗?
  老龙王看了一眼自己这位小女儿:“你不知道很正常,自三千年前魔门门主身陨,魔门分裂之后,屠夫就一直在剑魔的手上。但是在一千年前剑神和剑魔同归于尽之后,屠夫就一直在不同的魔门宗人手上辗转,一直到五百三十年前,屠夫的道蕴被夺,器灵被毁,最后一任持有者身死后,屠夫就失去踪迹了。”
  敖薇如今也不过才百来岁,所以对于这件可以追溯到三千年前故事的神兵,自然是不清楚的。
  但她之前就已经猜想到,苏安然手上那把剑肯定非常的有来头,却没想到来头居然会这么大。
  “屠夫在那个叫苏安然的人族修士手上?”
  “恩。”敖薇点了点头。
  “可知其来历?”
  “他自称是太一谷的弟子。”敖薇回答道。
  “女扮男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