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63. 剑仙令

63. 剑仙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听到身后有动静声响起,苏安然停止了摆弄篝火,转过头望着青玉:“醒了?”
  “这里是……”刚刚醒来的青玉,脸上还有些迷茫,但是很快就意识到什么,转过头望着苏安然,“你救了我?”
  “要不然呢?”苏安然没好气的说道,“你还真的指望那个龙女能够不杀你?”
  青玉想了想,然后才说道:“你说得对,如果没机会的话,敖薇或许只会重伤我,让我再也不能成为她的威胁。但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一定会试着杀了我。”
  耸了耸肩,苏安然不置可否。
  “谢谢你救了我。”青玉突然开口说道。
  “不用客气,我们现在是盟友。”
  听到苏安然这么说,青玉突然觉得有些失落:“我知道的,如果换一个场合的话,你是不会阻止敖薇杀了我的。”
  苏安然没有回答。
  他和青玉之间的关系,的确只是源自于这一次秘境的合作而已。
  如果不是敖薇在杀了青玉后,一定会嫁祸给苏安然的话,苏安然还真的不一定会去救青玉。
  “这里是哪里?”见苏安然没有接话,青玉沉默了片刻后,也就自己转移了话题。
  此时他们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那处成了死地的浮岛,而是一个空气还算清新,景色也还算是靓丽的浮岛。
  “我也不知道。”苏安然摇头,“我只是觉得,在那个地方不太适合你恢复伤势,所以就带着你离开了。……不过我猜,要离开这个癫狂意识世界的出路,应该还是在那个死寂之地里。”
  “为什么这么说?”
  “置之死地而后生嘛。”苏安然耸了耸肩,“这是我们人族的一句俗语,我不知道你们妖族听说过没有。反正,如果是按照阵法的理念,那么生门肯定就是隐藏在死门之后。而这个世界里,唯一一处死地也只有在那个浮岛上。”
  青玉一脸幽幽的望着苏安然,她总觉得,苏安然好像是把自己当成了傻瓜:“我听说过的。”
  “好吧。”苏安然倒是没有理会青玉幽怨的脸色,“等你状态好一些,我们就回岛上。”
  青玉点了点头。
  她觉得苏安然这个分析,也算是比较符合逻辑。
  因为整个幻象神海秘境都是按照着阵法的理念在布局,所以这个癫狂意识世界的最后生路,肯定也就隐藏在那片死寂之地上,毕竟在那个浮岛上不仅有着蜃妖大圣的意识树林,还有她位于神海最核心之处的归所。
  不过一想到这一点,青玉就感到有些无奈。
  因为那个浮岛实在太大了,想要在这么大的地方寻找到一条离开这个世界的生路,那似乎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对了。”苏安然突然开口问道,“你知道剑仙令吗?”
  “知道啊。”青玉有些奇怪为什么苏安然突然会问这个,“封存着剑仙一道剑气的符篆,就叫剑仙令。”
  “咦?是这样吗?”苏安然眨了眨眼,“可是为什么玄悲大师跟我说的是剑符呢?”
  “封存着普通剑修的一道剑气,才就叫剑符。”青玉早就知道苏安然对这方面的常识全然不解,所以倒也没有惊讶于他连这点都不懂,“按照品质的不同,剑符其实也有高、中、低三个档次之分,这主要是与剑修的实力强弱有关。蕴灵境剑修的一道剑气,是低级剑符;本命境修士的剑符,才有可能凝聚出中、高档次品质的剑符。”
  “那剑仙令呢?”
  “凝魂境修为的剑修,才有资格竞争当世剑仙榜,只有剑仙榜上的剑仙,制作出来的剑符才有资格被称为剑仙令。”青玉继续解释道,“不过也有一些实力几乎不在剑仙榜十大剑仙之下的剑修,但是只要不入剑仙榜,就始终称不得剑仙令,所以这类剑修制作出来的剑符,一般都被称为伪剑仙令。”
  “原来如此。”苏安然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你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青玉有些奇怪苏安然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
  “哦,我有一枚剑仙令,不过之前玄悲大师说这是剑符。”苏安然解释道,“后来敖薇想要和我拼底牌,我拿出这个后才把她吓跑的。……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玄悲大师会说这剑仙令是剑符。”
  “因为实力境界不同。”青玉白了苏安然一眼,“对于大日如来宗的玄悲大师那种身份的得道高僧而言,只有绝世剑仙榜上的剑仙所制造的剑符,才有资格称为剑仙令。”
  “绝世剑仙榜?当世剑仙榜?”苏安然一脸懵逼,“为什么会有两个剑仙榜?”
  “你是一名剑修,你连这个都不懂?”青玉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吐槽苏安然好了。
  看着青玉脸上露出的错愕和一脸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一名剑修的表情,苏安然也很是无奈。
  他来到这个世界,满打满算也才半年光景,基本上所有时间都用在修炼上了,哪有时间和精力去了解这个世界的常识。而且之前不管是黄梓还是他的大师姐方倩雯,也都没有跟他讲述过这些,所以他自然搞不清楚这些东西了。
  青玉叹了口气,再一次为自己低估了苏安然的常识而感到溃败:“天地人三榜,知道吗?”
  苏安然点头。
  “天榜对应的是凝魂境,但是凝魂境并不是修道之路的终点,在凝魂境之上还有其他的境界,只是万事楼对于那些突破了凝魂境的修士不再进行排名而已。”青玉开口说道,“当世剑仙榜收录的,都是凝魂境的剑修。就像剑神榜……你知道剑神榜吧?”青玉在看到苏安然没好气的点头后,才继续说道:“就像剑神榜一样,当世剑仙榜其实还是以鼓励和褒奖的意味居多。一旦有凝魂境的剑修突破境界,那么他们就不再会被收录到当世剑仙榜。”
  “他们开始争夺绝世剑仙榜?”
  “不是争夺,而是争取榜上留名。”
  “什么意思?”苏安然不懂。
  “当世剑仙榜为了保持竞争,所以只有十个名额,有人上榜,就必然会有人下榜。”青玉的脸上,难得的露出几分向往的神色,“但是绝世剑仙榜不同,一旦上榜,只有死亡才会除名。……而剑仙令的由来,也是由于绝世剑仙榜上的剑仙很多曾经都是各大门派的掌门,或者很有身份地位的人,他们制作出来的剑符既是一种法宝,也是一种信物,所以才被称为剑仙令。”
  苏安然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青玉的术法里,似乎也是以凝聚出飞剑为主。
  他不太懂青玉的这种术法算不算剑修的手段,但这是毕竟涉及对方的修炼机密,而他与青玉也不算是朋友,自然也就不好意思开口询问了。但是仔细想想,苏安然觉得青玉应该是有一颗想要成为剑仙的野心。
  “绝世剑仙榜,最巅峰的时候一共有二十二人上榜。”
  “听起来,似乎上榜不难嘛?”
  “不难?”青玉斜了苏安然一眼,然后发出一声冷笑,“想要上榜只有两个方法。第一个就是挑战绝世剑仙榜上的剑仙,你能杀了对方自然就能上榜。实在不行,最少要有三次平手的记录,战败而逃可不算。”
  “第二个办法,就是拥有整个修道界所有剑修公认的实力。什么样是公认?没人知道,万事楼有一套自己的判断标准,但反正不容易就是了。自蜃妖大圣死后这八千年时间里,绝世剑仙榜上的剑仙只有陨落,没有新增。”
  “好吧。”看着青玉如此气呼呼,苏安然知道她是真的有一颗渴望成为剑仙的心,“那……剑仙榜上,有没有妖族?”
  “有。”青玉点头,“当世剑仙榜,排名第二的空不悔,就是来自妖盟八王之一的点苍氏族。还有一位,是我的姐姐,当世剑仙榜里排名最末……不过她的排名大概半年后就没了,因为北海剑岛第十三岛岛主的首徒,半年前向我姐姐约战了。如今距离约战时间大概还有半年左右吧。”
  “别那么悲观嘛,说不定你姐姐能赢呢。”
  “不可能的。”青玉摇了摇头,一脸的鄙夷,“当今四大剑修圣地,只有北海剑岛没有任何一名剑修位列当世剑仙榜,所以这一次的约战直接关系到北海剑岛的剑修圣地名誉,必然是一场真正的死战。……而我那位姐姐当初能上榜,都带有几分侥幸,所以我甚至在怀疑,约战时间一到,她怕是会直接弃权。”
  “还能这样?”苏安然目瞪口呆。
  剑修不都是一往无前,宁折不屈,死战不退的吗?
  似乎是看出了苏安然眼中的疑问,青玉淡淡的说道:“对一般的剑修而言,战死或许是光荣的。但是我姐姐……就像你说的,她只是一只狐狸,你能指望一只狡猾的狐狸死战不退吗?”
  “你说得……好有道理。”苏安然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不过,你们妖盟也有一位在当世剑仙榜拿了第二的排名,已经很厉害了。”
  “如果没有唐诗韵的话,空不悔的确很强,甚至说不定未来有希望成就绝世剑仙之名。”青玉摇了摇头,“但是自从唐诗韵横空出世后,空不悔就处处被压制,今生怕是无望绝世剑仙了。”
  “这唐诗韵这么厉害,是哪个门派的啊?”
  青玉望着苏安然,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好几眼后,才开口说道:“我现任更加确信一件事了。”
  “什么事?”
  “你肯定不是太一谷的弟子。”青玉一脸认真的说道。
  苏安然有些茫然。
  他搞不懂青玉的脑回路到底在想些什么。
  凭什么突然间莫名其妙的就说自己不是……
  等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