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我的师门有点强 > 58. 听说你想吊打我?

58. 听说你想吊打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位于整个枯木林的正中央,有一个院落。
  院落并不大,竹篱围成的篱笆将院内的小屋与外界的树林分隔成两个世界。
  在蜃妖大圣未死的时候,这里的景色或许是优美的。
  枝叶茂盛的树林里,有着一座宛如世外桃源般的小院。
  院内的田地里种植着一些罕见的灵植。
  进入到这里的人,不管是谁,恐怕都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想象出来的意识世界,而是会将这里当成一个真实的世外桃源。
  但是现在。
  院门与竹篱残破不堪,院中的田地也像是被荒废了许久的旱地,原本上面开着的灵植都早已枯萎死去。
  甚至就连院内的房屋也同样破败,就像是年久失修的危房——位于主屋的别厢,甚至已经倒塌。
  苏安然与青玉站在这个院落外,神情复杂的看着这里。
  他们不知道花费了多长时间,才终于穿过枯木林,来到了这处核心中的核心之地。
  只是画面,并没有青玉想象的那般美好。
  当然,也不像苏安然想象的那样,堆满了珠光宝气的珍宝。
  入目所见,不是破败不堪,就是荒凉死寂。
  与这个浮岛的主题,并无不同。
  自然,也就不存任何希望。
  青玉想要伸手触碰已经倒塌了一扇,剩下一扇也半挂着的院门,可是或许是想起了之前被蜃妖大圣记忆同化的痛苦,她的手最终还是没有触碰到这扇门扉,而是缩了回来。
  “任你生前再风光,死后也不过只是一捧黄土。”苏安然唏嘘的叹了口气。
  青玉转过头怒视着苏安然:“这是蜃妖大圣的最后归所,你这人能不能保持一点敬意。”
  “蜃妖大圣是你们妖族的大圣,又不是我们人族的人。”苏安然懒洋洋的说道。
  “你这人……”青玉有些气急败坏,“你们人族总说我们是妖怪,不通人性。可就算是你们人族那些能够与大圣比肩的真正强者陨落,我们妖族在提及的时候也还是会保持着最起码的敬意。……有时候我真的不知道,到底是谁更没有人性。”
  苏安然陷入沉思。
  “你说得对。”片刻后,苏安然才点了点头,语气也真挚了不少,“强者理应被尊重,不管生前还是死后。之前我对蜃妖大圣的言论,却是有诸多失礼之处。”
  “你……你你你……”听到苏安然如此坦然的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而且还称蜃妖为大圣,青玉的脸上这一瞬间竟露难以置信的神色,但是她还是很快就绷住了脸色,露出一副理应如此的表情,“哼哼,你知道就好!”
  只可惜,她刚才的表情变化,只要不是瞎子都能够看得到。
  “所以,这里就是藏宝室?”苏安然望着眼前的院落,然后迈步走进院子。
  “或许吧?”青玉也搞不清楚,有些困惑的点了点头,然后快步跟上。
  但她并未像苏安然那样去查看院子的前庭和后院,而是径直走向了主屋,然后以术法代替自身,推开了主屋的房门。
  屋内的布置非常简陋。
  屋内的正中是一张方桌,方桌上是一盏灯具。
  灯具的造型,是一条只有三只爪子的神龙盘踞在一块石碑上,石碑被放置于一块圆盘上。圆盘里的灯油已经干涸,而且也看不到灯芯,似乎这盏灯具已经没用了。
  方桌两侧,是两张椅子,椅子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就像寻常人家所坐的那种木椅。
  不过屋内的另一侧,倒是有一个木架,上面挂着一套银白色的宽袖交领汉服,旁边还有一件敞开挂着的白色披风,上面绣着一条三爪金龙,显然与旁边的那套衣服是成套的。
  不同于灯具看起来的黯淡,这套服饰流光四溢,明显是一套法宝。
  看到这套衣物时,青玉的眼睛都变得明亮起来了:“银光袍和蜃楼披风!”
  “听起来似乎很厉害?”听到青玉的低呼声,苏安然才从主屋的后院走回来。
  “何止厉害啊!”青玉惊喜的说道,“这是蜃妖大圣以自身的皮毛为原材料打造出来的本命法宝。听说就算是同为大圣强者的攻击,也能偏转和扭曲,尤为克制物理手段的攻击!”
  说到这里,青玉突然转过头望着苏安然,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她一时兴奋,说出了这套法宝最为重要的特性,所以她是真的怕苏安然会动手抢——她现在和苏安然的距离极近,只要苏安然一动手,她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打趴下。
  “你以为你穿上这套衣服,我就打不到?”苏安然斜了一眼青玉,哪里不知道这蠢货想什么,“海市蜃楼的原理我比你还清楚,所以我只要把所有的剑气都进行集中覆盖打击,你觉得你还躲得了?”
  青玉的脸色更难看了。
  因为她刚幻想自己穿上这套衣服后就可以吊打苏安然的美梦,已经破碎了。
  “这个世界,就没有能够让任何修士真正天下无敌的法宝。”苏安然不屑的撇了撇嘴,“我想要的东西呢?”
  青玉兴趣寥寥的望了一眼屋内的情况。
  她发现,这个屋子里的法宝和珍品其实不少,只是并不是所有法宝都像这套银光袍和蜃楼披风一样,还保存着相当的灵性。绝大多数法宝似乎早就在这无数年的岁月里逐渐破损,失去了其本身的效用,真正还具有灵光的法宝已经不足七件。
  其中两件还是这成套的银光袍和蜃楼披风。
  其他四件,分别是一块玉佩,一颗拳头那么大的珍珠,一支步摇,一柄护身短剑。
  还有最后的半件。
  只剩一只的耳环。
  “云海佩。”青玉快步走向屋内一旁的梳妆台,然后拿起上面的一块玉佩,抛给了苏安然,“你要的就是这块玉佩。……这也是蜃妖大圣最有价值的四件法宝之一。”
  “还有一件是什么?”苏安然望向了与这枚玉佩一起放在梳妆台上的步摇和一只耳环。
  不用猜他也知道,四件最有价值的法宝,那么以蜃妖大圣自身皮毛打造出来的银光袍和蜃楼披风必然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苏安然没有想到的是,这块似乎只能刺激神识,让神海精神力一直处于高度活跃状态,除此以外完全没卵用的法宝,居然也是蜃妖大圣最重要的法宝之一。
  “还有一件已经毁了。”青玉摇了摇头,然后随手拿起了梳妆台上的步摇,直接替换了自己原本的发钗,“好看吗?”
  “这发钗有什么用?”
  青玉脸色有些发黑:“这是步摇!”
  “在我看来都是一样,你们女人用来插头发的。”
  青玉觉得心好累,她为自己之前居然去问苏安然这步摇插在自己头上是否好看而感到羞愧。
  这个男人根本就是个睁眼瞎!
  哪懂得什么好看不好看!
  “这支步摇没什么特别的效果,就只是让佩戴者在运转真气的速度更快一点。”青玉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于专精于术法一道的修炼者而言,精神力长期处于活跃状态,以及真气的运转的速度加快,则意味着我们在战斗中能够更快的施展术法。”
  苏安然了然的点了点头。
  这两件法宝,都是属于辅助类型的法宝,大概就类似于“蓝耗减少”和“施法速度提升”这样的装备。
  相比起施法速度提升,蓝耗减少的价值显然要更大。
  毕竟前者只是决定战斗用时,而后者却是决定了一场战斗的持续性。
  苏安然有些理解为什么“云海佩”是蜃妖大圣最有价值的四件法宝之一了。
  不过一般法师的战斗标配都是三件套,应该还会有一件回蓝。
  “那么是不是应该还有一件灵力吸收速度加快的?或者转化速度加快的?”
  “你怎么知道的?”青玉一脸见鬼的表情,“确实还有这两件,不过有一件似乎是在之前那场让蜃妖大圣陨落的战斗里被摧毁了。另一件……”
  青玉没有继续说,而是拿起了只剩一个的耳环。
  原来回蓝装备有两件,一件战后和一件战时,这倒的确是一个非常完美的搭配。
  以苏安然的看法,蜃妖大圣有这四件套,再配上银光袍和蜃楼披风的特性,如果不是她自己作死的话,恐怕还真没人能够杀得死她——从这些法宝的情况来看,苏安然如果还不知道蜃妖大圣是个女人,那他就真的是头猪了——不过这也让苏安然变得更加好奇,几乎不可能战死的蜃妖大圣,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才会选择死战直至死亡呢?
  “你知道蜃妖大圣为什么会死吗?”
  “不是战死的吗?”青玉有些奇怪苏安然的问题。
  苏安然觉得可能是被青玉的愚蠢给感染了,他居然会去问青玉这种问题。
  他早就该想到的,以这只狐狸的愚蠢,是绝对无法弄明白六神装的蜃妖大圣为什么会死战不退的。
  “你又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吗?”青玉一脸狐疑的望着苏安然。
  “没有,我只是想到一个事实,并且为自己居然忽略了这个事实而感到羞愧。”
  “你居然也会感到羞愧?”青玉一脸的震惊。
  苏安然已经懒得理会这只蠢狐狸了,他觉得等之后回到太一谷去问黄梓,说不定黄梓知道的还要比他们妖盟知道的东西更多,毕竟那可是一个活了六千年的老不死。
  “既然你东西都拿到了,我们就赶紧找出口离开这里吧。”苏安然懒得理会青玉。
  “等下,我还要换衣服!”青玉急忙说道。
  “你不会收到纳物袋里吗?”
  “我的纳物袋装不下。”青玉拿出自己的纳物袋,那就是一个像荷包一样的精美纳物袋。
  以这个袋子的袋口来看,就算是把这套汉服拆分出来一点一点的往袋口塞,怕是都塞不进去。
  所以青玉直接在这里换上这套银光袍和蜃楼披风,无疑就是最好的选择。
  苏安然叹了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屋子。
  当然,他也没忘了替青玉把房门关上。
  不过等苏安然重回院子时,他的脸色却是突然一变,猛然握紧了手中的重剑剑柄。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
  苏安然只感到自己的四肢变得有些僵硬和沉重,就好像四肢的关节全部生锈了一样。
  “这是!”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一定不会乱动。”一声冷漠的女音,突然从不远处响起。
  紧接着,两道倩影缓缓的从不远处的枯木林里走了出来。
  望了一眼两人,苏安然的眼里露出一丝惊讶。
  他有些怀疑,是不是妖族的女人都长得特别好看?
  这两个人的相貌质量居然完全不在青玉之下!
  但是气质却各有千秋。
  左边一人身材高挑火辣,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却显得有些阴冷,被她那双美眸凝视着,苏安然竟感到身体有些滑腻,就好像是有一条毒蛇正在自己的身上爬动着一样,显得极不舒服。
  而右边那人,气质虽显高雅,可却满脸的凛然煞气,典型一副别人欠了她好几百万的样子。她哪怕就那么随意一站,并未开口说话,可依旧会成为全场的焦点和重心,存在感强烈得根本就让人无法忽视她的存在。
  如果说左边那人给苏安然的感觉更像是一条致命毒蛇的话,那么右边这人就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还是那种狂乱的剑气正在肆虐的出鞘利剑。
  “你们是谁?”
  “青玉在里面?”右边那名黑衣女子,不答反问。
  苏安然没有回答,只是一脸凝重的凝视着这两人,不过他的右手,却是已经握住了封灵带的一端,只要一甩手,这条封灵带就会立即从屠夫身上滑落。
  但是苏安然的这个小动作,显然被左边那名冷艳女子发现了。
  她右手的手腕再度轻轻一抖,银玲般的声音响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