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一心只想分行李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一心只想分行李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些个暗中保护唐僧的天神,既然设庄款待唐僧一行,自然准备充足,连向来肠胃很好,肚量极大,能吃下一座米山的八戒,也吃了个半饱。
  
      在这护法们设的庄园休息一晚,次日天晓,唐僧去背马,八戒去整担,天神所化老头又教天神所化的婆娘整治些点心汤水管待,三人吃饱喝足,便致谢告辞。
  
      老者道:“此去倘路间有甚不虞,是必还来茅舍(这八百里黄风岭,方圆千里之内,也就我这里有人)。”
  
      猴子道:“老儿,莫说笑话。我们出家人,不走回头路。”
  
      老者笑笑,也不多远,目送三人挑担策马扛棍西行。
  
      取经三人往西走了不到半日,就遇到一座十分险峻的高山。三人在崖前观望,只见这山顶接青霄,涧深疑见地府,岭上生云,怪石嶙峋,全是千万丈高的陡峭悬崖。石崖上有不少岩洞,洞中有滴答水响。山上又不少带角鹿和獐,不畏取经这行人,随处能盘盘曲曲的红鳞蟒,顽皮的白面猿。常听虎啸狼嚎,飞禽振翅,走兽奔行之声。
  
      三众进山,正小心戒备之时,正看那山,忽闻得一阵旋风大作,唐僧在马上,闻得风声浩大,夹杂树木倒折,山石滚动之声,不由心惊,道:“八戒,起风了(咱们回家收衣服漏)!”
  
      猴子耻笑道:“风有什么可怕的!此乃天地四时之气,有何惧哉!”
  
      唐僧道:“此风甚恶,和天地自然生成的风不同。”
  
      猴子笑道:“有何不同?”
  
      唐僧道:“你看这风:巍巍荡荡,飒飒飘飘,渺渺茫茫,上至碧霄。过岭千树倒折,入林万竿飘摇,柳连根动,吹花连叶飘飞。你瞧林间那群玩耍的猴子,顷刻而散,那草丛内鹿儿,亡命奔逃。在看那崖上,根浅的桧柏全倒,苍劲挺拔的松篁针叶全凋。播土扬尘的,必不是好风!”
  
      八戒上前一看,见果如唐僧所言,一把扯住行者道:“师兄,十分风大!我们且躲一躲儿风沙。”
  
      猴子笑道:“兄弟不济!风大时就躲,倘或亲面撞见妖精,怎的是好?”
  
      八戒道:“哥啊,你不曾闻得‘避色如避仇,避风如避箭’!我们躲一躲,也不亏人。”
  
      此时风快到跟去,确实很大,猴子也觉不寻常,便道:“且莫言语,等我把这风抓一把来闻闻看。”
  
      八戒笑道:“师兄又扯吹牛了,风怎么抓得过来闻!就是抓得来,便也渍了去了。”
  
      猴子道:“兄弟,老孙有个‘抓风’之法,自然抓得风来。”
  
      猴子弄个捕风的手段,让过风头,摄来风味过去闻了一闻,有些腥气,道:“果然不是好风!这风的味道不是虎风,定是怪风。断乎有些蹊跷。”
  
      正说着,就见山坡下,剪尾跑蹄,跳出一只斑斓猛虎,慌得那胆小的唐僧坐不稳鞍,翻根头跌下白马,斜倚在路旁,魂飞魄散,哼都不敢哼一声。
  
      猴子瞥了老虎一眼,便袖手立在一边,八戒见此,只得丢了行李,掣钉钯,自己上前拦住老虎,大喝一声道:“孽畜!那里走!”
  
      虎哪会听一只猪的话?八戒只得提耙上前,对着冲过来的劈头就筑。
  
      眼见要被钉耙打中,那只虎来了个急刹,后脚撑地,上身后仰,便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站起来后,这虎把那前左爪轮起,抠住自家的胸膛,往下一抓,滑剌的一声,把个皮剥将下来,站立道旁。
  
      老虎本就威慑人,这虎又来这剥皮一幕,一般的人遇到,必然会被吓得魂飞魄散,任其拿捏,可息其遇到了两个非人,却没起到恐吓之效,而另一个人,则早在见虎时就趴下了,根本不用扒皮恐吓。
  
      话说这老虎扒了皮后,变成了一个血淋淋的妖魔,模样十分渗人,其赤剥身躯上,全是血迹,弯环双腿红媸媸的。两鬓蓬松,被血染透,是两团火焰,双眉硬竖钢牙森,金眼反射阳光,光耀耀的。
  
      “吼!”那虎妖气昂昂地嚎叫一声,震动山岗,雄纠纠的厉声高喊道:“慢来!慢来!吾党不是别人,乃是黄风大王部下的前路先锋。今奉大王严命,在山上巡逻,要拿几个凡夫去做下酒菜。你是那里来的和尚,敢擅动兵器伤我?”
  
      八戒一耙落空,拄着钉耙骂道:“我把你这个孽畜!扒皮的畜生!连你猪八戒爷爷都认不得了!我等不是那过路的凡夫,乃东土大唐御弟三藏之弟子,奉旨上西方拜佛求经者。你早早的远避他方,让开大路,休惊了我师父,饶你性命;若似前猖獗,钯举处,却不留情,定敲碎你猫头!”
  
      “呵呵,原来是福棱山的蠢猪。”虎先锋嘲讽一声,快步冲上前,随意使个架子,往八戒脸上抓来,这招叫做猫抓脸。
  
      虎爪快又急,八戒为保护自己那张英俊得鬼都害怕的猪脸,连忙闪过,抡起九齿钉耙,照虎头就筑。虎先锋手无寸铁,转头就走,八戒紧随其后。
  
      虎先锋到了山坡下,跑进乱石丛中,取出两口赤铜刀,见八戒追得紧,轮起双刀,转身来迎。
  
      一猪一虎,在这坡前,一往一来,一冲一撞的赌斗。
  
      猪虎赌斗,孙猴子看得心痒难耐,看唐僧瑟瑟发抖有损形象,便将唐僧提起道:“老和尚,别害怕。在这好好坐着,等老孙去助助八戒,打倒那怪好走。”
  
      唐僧被按坐在地上,站战兢兢的,口里不挺念着:“南无阿弥陀佛!”
  
      猴子掣了铁棒,暴喝一声,冲下山去,此时八戒正精神抖擞,一耙重个一耙,虎先锋已不能敌,一直左支右绌,见猴子提铁棍来,掉头就跑。
  
      猴子道:“不能饶了他!定要赶上除了他!”
  
      八戒、猴子两个轮钉钯,举铁棒,追赶着虎先锋到得山下。
  
      虎先锋见猴猪追得紧,眼睛一转,跑到山下,往地上打个滚,现了原身,依然是一只猛虎,撒开四蹄,一路飞奔。猴子与八戒紧追不舍,赶着那虎,定要除根。
  
      虎先锋引着猴猪两个,转到一个拐角出,又抠着胸膛,剥下皮来,苫盖在那卧虎石上,脱真身,化一阵狂风,抄近路,赶回路口。路口上唐僧正念佛祖保佑,被他一把拿住,驾长风摄将去了。
  
      虎先锋把唐僧擒走后,直接回了本动,在洞口按住狂风,对把门的道:“你去报大王说,前路虎先锋拿了一个和尚,在门外听令。”
  
      洞主黄风快得报,即传令,教:“拿进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