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六百四十六章 西行不止有妖阻路,还有猪扯皮

第六百四十六章 西行不止有妖阻路,还有猪扯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回说到,唐僧收了挑担牵马的苦工后,离开了高老庄,行了五七日,来到了浮屠山前。
  
      乌巢禅师陨落多年,当时浮屠山山崩一半,没人恢复,到处是断崖碎石,深谷绝壑,纵小白龙马不是凡品,也极其难行,唐僧只得下马,双腿慢慢挪动。
  
      路难行只在其次,关键是乌巢禅师灭亡,没人传唐僧《多心经》,再被妖魔捞走后,必然东想西想,说不定妖怪还没把他吃了,他就先焦虑而死了。
  
      唐僧见唐僧走路如同糯米黏了脚一般,顿时有些不耐烦,也不说一声,一个唿哨,无影无踪去了,只留下一脸懵逼的猴子和面无表情的唐僧。
  
      话说有了八戒这天蓬元帅临凡的猪妖保护后,唐僧对猴子的依赖少了,对猴子是可有可无,所以对于他的离去,眼都没抬下,甚至巴不得猴子去了就不在回来。
  
      在艰难陡峭的山路上走了一个多时辰,唐僧走不动了,便在路旁草地上坐下,并喊:“八戒,休息下再赶路吧!”
  
      八戒闻言,立即抛下担子,从行李中找出水袋,递给了唐僧。
  
      唐僧接过水袋,喝了两口后,将水袋递还八戒,八戒咕噜噜一口气喝了许多。
  
      “八戒,为师饿了!”唐僧道。
  
      “我看看可还有干粮。”八戒说了声后,便去翻行李,找了会后道:“师傅,干粮吃光了!”
  
      “八戒,那行李中有个唐王御赐的紫金钵盂,你拿了去,到期路上化些斋饭来给我吃!”唐僧道。
  
      猪八戒也有些嘴馋了,答了句好后,便从行李中翻出紫金钵,拿着往西路上走去。
  
      西牛贺洲最是荒凉,一城就是一国,多的是无人区,八戒走了二十多里山路,连个鬼影都没看到,更遑论人家村落了。猪八戒的懒病一发作,哪还记得化斋之时,见路旁有个黄草地,扑的跌进去,再不见爬去,不一会便听到了呼噜声。
  
      八戒这一觉甚是好睡,不期就是一个时辰,可把苦等猪归的唐僧急了半死,饿了半死。
  
      “唉,八戒想来是遇到个善主,准备好斋饭供奉,他只顾得自己吃个痛快,全然不管我这个挨饿的师傅。罢,罢,罢,我且去前路遇他!”唐僧叹息一声后,将行李捆在马背上,牵着马往西而去。
  
      如今取经的,除了被唐僧牵着的小马,一共三个,唐僧走路,八戒睡觉,还有个野猴子,而他又在做什么?原来孙悟空闪下唐僧、八戒后,便去了西路上一深山老林中,采摘野果,此时正在纵情吃喝,等待唐僧呢!
  
      “以老和尚的速度,要出浮屠,少说也是明天早上的事,到此也是明天中午的事吃饱喝足,不如先美美地睡上一觉。”孙悟空打了个哈欠后,即将身体缩至寸长,往树上一躺,扯下一片叶子,往身上一盖,便阖目而睡。
  
      咱接着说唐僧,却说小唐牵着马,战战兢兢的下了浮屠山,也是又饿又渴又累,坐在路旁长吁短叹,凄苦无比。
  
      眼见夕阳西下,八戒还未归来,唐僧无奈,只得去拾了些干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火生起,取出皮毯子,缩在火边瑟瑟发抖。
  
      “哈……”睡了一下午,猪八戒懒病稍减,从美梦中醒来,他插掉嘴角的哈喇子,有些茫然的四下看了看。
  
      “哎呀,我是来化缘的,怎么在这睡了。算了,这西天路上,几百里也没个人家,我就说我走了好几百里,没有见半个人家,担心师傅安危,这才回来。嗯,就这么说,想师傅白白胖胖的,饿一顿也不会死。想俺老猪为妖时,也时常十天半夜没个行人说上门来我吃,师傅一声肥肉,应该能撑个四五天!”猪八戒托着下巴思索了会后,从草丛中找出紫金钵,屁颠屁颠往回赶。
  
      “师傅,我回来了!”八戒来到浮屠山下,便见到了坐在火堆旁的唐僧,立即上前说道。
  
      “化得斋饭了没?”唐僧问道。
  
      “这西路上,几百里不见个人家,徒弟退都快走断了,也没见着人,眼见天晚,怕师傅一人在这荒山野岭出事,又眼巴巴的往回赶,可累死我了。我先睡了!”八戒说完,将钵盂往行李中一放,往火堆旁一躺,眼睛一闭,就扯起呼来,当真是说睡就睡。
  
      眼见八戒如此“劳累”,唐僧张了张嘴,什么也不说了,勒紧裤腰带,裹紧皮毯子,昏昏沉沉的,却怎么也无法睡过去。
  
      “人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正在艰难困苦之日,唐僧响起了自己的家乡,忆甜思苦,苦变得更苦。
  
      这一夜,唐僧不知道是怎么熬过的,他甚至夜半之时怀恋猴子野果的味道,虽然吃了就拉西,但至少含糖,能饱人。
  
      太阳升起老高,唐僧才昏昏沉沉的醒来,叫起睡得正香的猪八戒,将担子扔给他后,翻身上马,伏在马背上,任由白龙马驼着他往西去。
  
      白龙马就跟着唐僧,知道他饿了一天,上路后,狂攒四蹄,半个时辰飞奔出三百里地,驮着唐僧来到一村庄前。
  
      这时,人们正在准备饭菜,闻到饭香的唐僧终于来了精神,翻身下马,也不管没了影子的八戒,就近到一户人家化缘。
  
      好在主家心善,赏了唐僧一碗白米饭吃,唐僧吃完,便在村中等待八戒,奈何没了监督的八戒,追着白龙马跑了百里地后,又一头钻进了草蓬里,此时还睡得正香呢!
  
      天快黑的时候,猪八戒才挑着担子摇摇晃晃的赶来,唐僧问他为何这么晚才到,他便气喘吁吁地道白龙马速度太快,他挑着担子,追不上,而且走了三百里路,浑身疼痛。
  
      反正火灵的唐僧喜欢木母八戒,而金公猴子,火克金,唐僧向来看他不顺眼,金克木,八戒对其向来不爽,也就平和的水灵小白龙与土行的沙和尚,能与猴子这暴躁的金公处在一起。所以八戒没受唐僧的责难,双双找了户人家投宿,混了顿饭吃。
  
      吃饱喝足,休息一夜后,唐僧精神抖嗽,早早的就叫醒八戒,扣鞍备马,吃了顿早点,辞别了主人,便再次打马前进。
  
      “老和尚走路真被糯米黏住脚了!”等了两天,依旧不见唐僧踪影的猴子恼了,骂一声后,跳到空中,四处而望,当发现唐僧离自己还有几百里之遥后,愤愤地落下,又去山林中采了些野果享用。
  
      “老和尚,照你这速度,等你到得西天,你儿子的儿子的儿子都长胡子了!”汇合了唐僧后,孙悟空便埋怨起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