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八戒归位

第六百四十五章 八戒归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回说到唐僧与猴子来到高老庄,喜欢没事找事的猴子接下老高任务,准备降服其妖媳猪八戒。
  
      猪八戒是色中恶猪,又艺高猪肥胆大,以漫天神佛也熟,虽然高老头请了不少和尚道士拿他,依旧顶峰作案,今夜依旧弄妖风而来。
  
      猴子此时已变作高翠兰模样,听得风起,立知猪八戒到了,来到窗前看风,以此判断其修为。
  
      猪八戒乃半步大罗金仙转世,神通非凡,弄出的妖风声势极其好大,妖风连绵百里,到处飞沙走石,起初看时微微荡荡,片刻后便渺渺茫茫。遮蔽乾坤,封闭日月。雕花折柳,胜似摁麻,倒树摧林就如拔菜。翻江搅海,裂石崩山。盖。黄金梁柱,玉石栏杆,从根摇晃,房上的瓦片飞如燕块,茅草屋更是为妖风所破,杜甫若在,可做一首《茅屋为妖风所破歌》。
  
      猴子以火眼金睛观之,只见妖风拖着黑脸短毛,长喙大耳,穿不青不蓝直裰、颈系花布花布毛巾的丑陋妖怪。
  
      “这妖怪有几分本事,不宜硬碰,还是智取为好,不如逗他一逗,戏耍他一番!”猴子心中一动,躺到床上哼哼起来。
  
      猪八戒错投猪胎,智力出了点问题,加上没有修炼个勘破伪装变化之术的瞳术,自然认不出眼前媳妇乃是猴子所变,进房后,直接上床,一把搂住猴子,张嘴就咬下,就要亲嘴。
  
      猴子哪可能让公猪亲他,母猪……也不行,当即已手托住猪八戒大长嘴,使个跌法,扑的就将肥猪掼下床去。
  
      猪八戒毫发无伤,迅速爬起来,扶着床边道:“姐姐,你怎么今日有些怪我?想是我来得迟了?”(这话说得,证明猪八戒以前来时高翠兰还是很欢喜的,高老头怕是棒打鸳鸯。)
  
      猴子道:“不怪!不怪!”
  
      那妖道:“既然不怪我,怎么就丢我这一跌?”
  
      猴子道:“你怎么就这么急色,就搂我亲嘴?我因今日有些不自在,若每常好时,便起来开门等你了。你可脱了衣服睡。”
  
      猪八戒虽觉奇怪,但不疑有他,簌簌的将衣服脱了,往床上而来。
  
      猴子可不想再让肥猪抱着猥亵一场,跳起来,坐在净桶上去。让依旧复来床上摸一把的呆猪摸不着人。
  
      猪八戒没摸到媳妇,立即叫道:“姐姐,你往那里去了?请脱衣服睡罢。”
  
      猴子道:“你先睡,等我出个恭来。”
  
      呆猪果先解衣上床,猴子忽然幽怨地叹了口气,说道:“造化低了!”
  
      猪八戒道:“你苦恼什么?造化怎么得低了?我到了你家,虽是吃了些茶饭,却也不曾白吃你的!我也曾替你家扫地通沟,搬砖运瓦,筑土打墙,耕田耙地,种麦插秧,创家立业。如今你身上穿的锦,戴的金,四时有花果享用,八节有蔬菜烹煎,你还有那些儿不趁心处,这般短叹长吁,说甚么造化低了!”
  
      猴子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叹气是因今日我的父母,隔着墙,丢砖抛瓦的骂我。”
  
      八戒就道:“他为何打骂你?”
  
      猴子道:“他说我和你做了夫妻,你是他门下一个女婿,全没些儿礼体。这样个丑嘴脸的人,见不得姨夫,也见不到亲戚,又不知你云来雾去,家住哪,又姓甚名谁!败坏他清德,玷辱他门风!故此打骂,所以烦恼。”
  
      猴子是怕拿他不住,让他饱了,好到他庙里拿和尚,八戒却是不知道:“我虽是有些儿丑陋,若要俊,却也不难。我一来时,曾与他讲过,他愿意方才招我。今日怎么又说起这话!我家住在福棱山云梯洞。我以相貌为姓,故姓猪,官名叫做猪刚鬣。他若再来问你,你就以此话与他说便了。”
  
      问得地方,行者暗喜:“这丑怪倒也老实,不用动刑,就供得这等明白。既有了地方、姓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不管怎的也能拿住他。”1
  
      图穷匕见,既然知道地方,猴子与猪八戒言语两句,便说老高请猴子来拿他,猪八戒穿上衣服就走,却被猴子抓住。
  
      猴子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便现出原身。喝道:“那丑怪,哪里走!你抬头看看我是那个?”
  
      猪八戒回头一看,看见猴子那咨牙咧嘴,红眼黄睛,磕头毛脸的雷公嘴脸,立即用力一挣,划剌的一声,挣破了衣服,化狂风脱身而去。
  
      猴子追上前去,掣铁棒,望风打了一下,只把妖风打散,并未打着八戒。
  
      风被打散,八戒使了火遁之法,化万道火光,便往福棱山而去。猴子驾云狂追,随后赶来。
  
      猴子在猪八戒身后喊道:“哪里走?你若上天,我就赶到斗牛宫!你若入地,我就追至枉死狱!”
  
      八戒也不搭孙猴子的话,身化烈焰而行,猴子紧追不舍,来到一座高山前,这山正是猪八戒的福棱山,八戒飞入本洞,取了九齿钉耙后,立即出洞迎战猴子。
  
      猴子见猪八戒竟然敢提钉耙来战,全不如一开始听他名字时那般怂包,知道其有本事,便喝道:“泼怪!你是那里来的邪魔?怎么知道我老孙的名号?你有甚么本事,实实供来,饶你性命!”
  
      八戒自是自夸一番,将自己平生得意之事包括调戏嫦娥之事都说了一遍,结果孙悟空直是道:“你这厮原来是天蓬水神下界。怪道知我老孙名号。”
  
      八戒道:“哏!你这诳上的弼马温,当年撞那祸时,不知带累我等多少,今日又来此欺人!不要无礼,吃我一钯!”
  
      猴子最恨人提他当过弼马温之事,当即怒了,举起棒,当头就打。
  
      两人打斗就不说了,不过两人斗时所言,却甚是有趣:八戒说猴子破人亲事如杀父!猴子说八戒强**女正该拿!言辞甚利,打得也凶猛,自二更时分,直打到天际发白,却是不分胜负。
  
      猴子与猪八戒站了一夜,没拿下八戒,怕高老头把他归纳为不济的和尚与脓包的道士一类,他便回了趟高老庄。猴子先是抬了下猪八戒,将其身份点明,然后说其怯战而走,将自己衬托得更加高大。然后许诺必出八戒,便又往福棱山来。
  
      原文说八戒是体内不支败逃,不过我觉得他更想是懒病发作,毕竟他打了这么久不分胜负,就证明其不比猴子差,而且其回洞就睡,也不搬家,明显是不怕猴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