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六百四十二章 意马收缰,袈裟无踪

第六百四十二章 意马收缰,袈裟无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上回说到孙悟空没没有带上金箍,反而对唐僧生出怨恨,这使得再次上路时,唐唐吃了不少苦。行至鹰愁涧时,马也被龙吃了,猴子去索要。
  
      这鹰愁涧中的龙,不说大家也清楚,便是那西海老王三太子……没名字的小白龙马!嗯,话说排行第三的龙太子貌似命都不怎么样,东海龙三太子被哪吒揭鳞抽筋,西海三太子被骑十四年,受尽胯下之辱。,就不只北海与南海的龙三太子命运怎么样了。
  
      闲言碎语到此为止,继续说猴子去向小白龙要马,只见他提金箍铁棒,抖擞精神,径临涧壑,半云半雾的飞到那水面上高叫道:“泼泥鳅,还我马来!还我马来!”
  
      猴子喊话时,用了千里传音之术,水波震荡间,声音便传到了水底,吃饱喝足,正准备睡觉……嗯,潜灵养性的小白龙立即听到。
  
      西游龙族窝囊,但毕竟是最尊贵的神兽,最是骄傲,小白龙听到有人叫骂索马,侮辱其是泥鳅,便按不住心中火发,现龙族法相,跃浪翻波,游出水面来道:“是那个敢在这里海口伤吾?”
  
      “休走!还我马来!”行者见了小白龙,大咤一声,轮着棍,劈头就打,根本就没有给话的机会。想来和唐僧一路,不断压抑杀心的他,打算将杀意发泄在小白龙身上了。
  
      龙可不是吃素的,更何况是性格乖张的小白龙,见猴子说大就大,虽然修为悬殊,但却不认怂,张牙舞爪的迎了上。
  
      一猴一龙在鹰愁涧展开厮杀,小白龙舒利爪,亮长牙,孙猴子举着金箍,眼放精光,噼里叭啦地打了起来。两个来来往往,战罢多时,盘旋良久,小白龙力软筋麻,便打一个转身,又撺于水内;深潜涧底,再不出头,对猴子的骂声,他也只布了个隔音结界,就不在管。
  
      小白龙与孙悟空这一战,说明了一个道理,金箍棒就是一个垃圾,磕着就死,挽着就伤,挨挨皮破,擦擦筋伤,完全是东海龙王胡扯,只是想放猴子出龙宫而已。一个不成器的西海龙王三太子便能赤手空拳和手持金箍棒的猴子打那么久,四龙王上的话,又是在海里,一百个悟空也死了。
  
      金箍棒被吹得神乎其神,其实也久那样,许多妖怪被打,其实也没什么事情,除非力量悬殊太大,一棍就能打死,这种妖怪,貌似也不能说是棍子之威,而是妖怪太弱。
  
      骂了许久也不见白龙出头,猴子没辄,只得回见唐僧道:“师父,这个怪被老孙骂将出来,他与我赌斗多时,怯战而走,只躲在水中间,再不出来了。”
  
      唐僧心说你问也不问清就一通乱打,万一打错了咋整?真是个冒失鬼!当然,这话也就在心里说,猴子没戴上金箍,可不能惹,便道:“不知端的可是他吃了我马?”
  
      猴子道:“你看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不是他吃了,他还肯出来招声,与老孙犯对?”
  
      唐僧腹诽,你站在人门前指着人鼻子骂,人家能不出来,而且你一上去就打,根本不给龙机会,全是主观臆断!
  
      唐僧如今对猴子是敢怒不敢言,却是被逼成了一个闷葫芦,有什么好都喜欢憋心中自言自语,真是可怜。
  
      唐僧愤愤不平一阵,突然开口挤兑猴子道:“你前日打虎时,曾说有降龙伏虎的手段,今日如何便不能降他?”
  
      猴子受不得激将想,他打死白骨精,被唐僧撵走后,唐僧被奎木狼便成虎时,猪八戒按小白龙言的好言相求,猴子不理,骂他两句,他却上心了,不要脸的去救唐僧,还自己找借口是黄袍侮辱了他。唐僧本是挤兑嘲笑,但猴子见唐僧呛了他这么一句,他却发疯一般来了精神道:“不要说,不要说!等我与他再见个上下!”
  
      骂已然无用,下水战龙则显无脑,猴子便使出翻江倒海的手段,把鹰愁涧这彻底澄清的无波之水,搅得似那九曲黄河泛涨的波。
  
      清水被搅黄,上面巨浪翻腾,下面暗流涌动,水下的小白龙坐卧不宁,虽然筋酥骨软,但还是出来一战。
  
      小白龙是在这等东边来的取经人的,想这猴妖来得奇怪,问其来历,猴子不答,只提棒来打,小白龙只得应战。
  
      小白龙本就没力气了,勉强接了几棍后,便化做一水蛇逃命,往地缝里一钻,便会了鹰愁涧中。
  
      猴子追入草丛中,没有找到小白龙,猴子恼怒,便招来本方土地、山神,也不问白龙讯息,便要先打二位小神出去。
  
      山神、土地也算机警,跪地求饶,又夸猴子厉害,终于哄得猴子喜笑颜开,免了一顿棍子。
  
      然后山神、土地交代了小白龙的来历,猴子便把事情与唐僧说了,最厉害的金头揭谛便自告奋勇,去南海将观音请了来。
  
      听得观音来了,孙悟空跳到半空中对着她大叫道:“你这个七佛之师,慈悲的教主,你怎么生方法儿害我!想用金箍暗算老孙不说,还给我添麻烦,竟然纵然孽龙吃了驼老和尚的白马,你是想让我拖着他到灵山不成!”
  
      观音骂道:“你这个大胆的马流,村愚的赤尻!我倒再三尽意,度得个取经人来,叮咛教他救你性命,你怎么不来谢我活命之恩,反来与我嚷闹?”
  
      孙悟空怒声道:“你既放我出来,就该让我逍遥自在,却让我保唐僧取经,这是挟恩图报,本就心术不正,还准备用紧箍阴我,这是暗箭伤人,与我有什么恩!”
  
      “这心猿不上锁,乖戾依旧,却是麻烦了!”观音心中叹息,却开口笑道:“你这猴子!不遵教令,不受正果,以紧箍拘系你,乃是救你!你若又诳上欺天,再似从前那般撞出祸来,怕是两罪并罚,怕是个死罪,到时可没人再救得了你!”
  
      孙悟空道:“我说不过你!这事不提,但你怎么又把那有罪的孽龙,送在此处成精,教他吃了我师父的马匹?此又是纵放歹人为恶,太不善也!”
  
      观音再次驳斥,到白龙出来,对簿一番,因猴子没给白龙说话机会,问也不答,才有此误会,反成了猴子罪过。然后观音上前,把小白龙颔下龙族摘了,将杨柳枝蘸出甘露,往他身上拂了一拂,吹口仙气,说声“变”,小白龙即缩了龙角,收了龙鳞,身躯缩短,四足增长,长出长毛,变成一只马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