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六百三十二章 玄奘西行

第六百三十二章 玄奘西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日落烟迷馆驿,帝都钟鼓初鸣。叮叮三响断人行,前后街头寂静生。
  
  陈闲从修炼中醒来,正是黄昏时分,恍惚一会,掐指一算,发现这次竟然修炼了一个多月。
  
  “修炼真是件费时之事!”陈闲微微有些感叹,不过脸上却有喜色,想来有好事发生,而且是修炼上的。
  
  确实有好事发生,却是经过不懈努力,陈闲终于感应到了元神中一个恶念的位置,算是有了个好的开始。
  
  “有了这次成功的经验,再寻找其其它隐藏中的恶念就容易了,百年之内,当能一一找出来!”为了找一个恶念,陈闲花了百年,而有了成功的开始,其后成千上万的恶念也只百年便能找出来,却是喜事一件。
  
  陈闲起身,来到窗前,默运元神,普查长安,却是听得,明日便是水陆法会第七七四十九日正会。
  
  “明日便是水陆法会正会,以一七继七七,功将完矣。想必观音便会去那化生寺点化金蝉,让他去西天取经,不妨带武则天去凑凑热闹!”陈闲微微一笑,传音告之武则天一声后,便不在关注此时,将目光转到洛河方向。
  
  洛河中心,已经白雾封锁,铁锁、战舰,横断长河,一道浑浊之水,不知从何处来,已污染洛河十分之一流域。
  
  “河伯这是想以黄河之力,侵蚀同化洛河,让洛神失了成神根基,跌落神坛,倒是好大的心!”陈闲微微一笑,收回目光,便不为宓妃担忧,洛河虽不及黄河势大,但自有玄妙,古有洛书出水,并不比黄河差。
  
  一夜时间悄然而过,翌日一早,陈闲领着武则天,往化生寺而去。一路上,只见人头攒动,全是去往化生寺方向,长安城中,多的是爱看热闹的民众。
  
  武则天本就是美人一枚,经三大丹药改造,又修炼陈闲所传功法,风姿越发出众,却是引得不少自诩不凡的男子卖弄风骚,那自命不凡的作态,看得陈闲心中直乐。
  
  武则天凤目直翻,低头垂目,对这些发情的狂蜂,只当不见,望着卓尔不群,但却是无人能见的陈闲,很是羡慕,暗道这难道就是返璞归真的境界?
  
  “主人,咱们为何要去听一凡僧讲经说法?”武则天问道。
  
  “我们去凑凑热闹,顺便看看观音菩萨,沾沾她的佛气。”陈闲随口说道。
  
  “主人,菩萨的玩笑可开不得!”武则天惊道,花容失色,看来功力尚浅,还是凡人心态,对神佛还很敬畏。
  
  “一般的菩萨,我还不屑开他们玩笑。”陈闲笑道,点拨道:“神佛不足畏,只是掌握了强大力量的生物而已,只要你实力够强,吊打他们都行!”
  
  武则天脑袋有些懵,不再多言,恍恍惚惚地跟在陈闲身后,不一会来到化生寺中。
  
  化生寺是古刹名寺,自是宝象庄严,只见雾斜烟笼,焚檀香也,仙音飘飘,鸣钟锣也,佛号喧哗,行佛礼也,金光熠熠,僧脱帽也。
  
  路上人多,陈闲走得慢,到的时候,法会已经开始,万象澄明,那左僧纲,右僧纲,总是生缸的玄奘坐于高台,声音明朗,念一会《受生度亡经》,谈一会《安邦天宝篆》,又宣一会《劝修功卷》。
  
  陈闲听得无聊,暗想观音你快出来,早点结束这法会吧!
  
  许是听到陈闲心中的呼唤,化为落魄疥癞僧人的观音菩萨带着木叉冲开人群,上得前来,拍着宝台,厉声叫道:“那和尚,你只会谈‘小乘教法’,可会谈‘大乘’么?”
  
  玄奘闻言,以为来了个懂大乘佛法的高僧,心甚喜,立即翻身走下台来,对菩萨合手行礼道:“老师父,弟子失瞻,多罪。我这大唐国的僧人,都讲的是‘小乘教法’,却不知‘大乘教法’如何,老师傅可否说说其有何玄妙。”
  
  观音道:“这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超升,只可浑俗和光而已;我有大乘佛法三藏,能超亡者升天,能度难人脱苦,能修无量寿身,能作无来无去。”
  
  玄奘离台,法会立停,那司香巡堂的官员见撞,急转后法堂,向正在沾香的李世民奏道:“法师正讲谈妙法,被两个疥癞游僧,扯下来乱说胡话。”
  
  李世民心中不快,下令将两疥癞僧擒来,立即有左右武卫将二僧推拥进后法堂。
  
  见到李世民,观音、木叉手也不起,拜也不拜,仰面道:“陛下问我何事?”
  
  李世民也不是得了健忘症的人,还记得两人变化这疥癞僧人的模样,道:“你是前日送袈裟的和尚?”
  
  观音道:“正是。”
  
  李世民愠色稍霁道:“你既来此处听讲,只该吃些斋便了,为何与我法师乱讲,扰乱经堂,误我佛事?”
  
  观音道:“你那法师讲的只是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升天。我有大乘佛法三藏,可以度亡脱苦,寿身无坏。”
  
  李世民听见“寿身无坏”,立即喜上眉梢,问道:“你那大乘佛法,在哪(赶紧给朕交出来)?”
  
  观音合手,西面而拜道:“在大西天天竺国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
  
  李世民终究是明君,天竺一阿三国家,法制那么差,会有这好东西?心中存疑,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便道:“你还记得经文么?”
  
  观音道:“我记得。”
  
  李世民大喜道:“教法师引去,请上台开讲(朕听听看)。”
  
  那观音当即带了木叉,飞上高台,遂踏祥云,直至九霄,现出本相原身,托了净瓶杨柳。左边是木叉惠岸,执着棍,抖擞精神。
  
  这是菩萨显灵,李世民纵是天子,也只得朝天礼拜,众文武百姓只得跪地焚香,寺中僧尼,无一人不虔诚拜祷道:“参见菩萨!参见菩萨!”
  
  观音现出真身,立于云霄,当真好华彩:“瑞霭散缤纷,祥光护法身。九霄华汉里,现出女真人。”
  
  观音菩萨的打扮也甚考究,头上戴一顶金叶纽,翠花铺,放金光,生锐气的垂珠缨络;身上穿一领淡淡色,浅浅妆,盘金龙,飞彩凤的结素蓝袍;胸前挂一面对月明,舞清风,杂宝珠,攒翠玉的砌香环;腰间系一条冰蚕丝,织金边,登彩云,促瑶海的锦绣绒裙;面前又领一个飞东洋,游普世,感恩行孝,黄毛红嘴白鹦哥;手内托着一个宝瓶,瓶内插着一枝—青霄,撒大恶,扫开残雾垂杨柳。玉环穿绣扣,金莲足下深。三天许出入,这才是观音的真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