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六百三十一章 魔劫将临

第六百三十一章 魔劫将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天明,武则天早早起来,穿好衣服,便出了客栈,到西市买了衣裳,南市买了裤子,北市买了亵衣,东市买了亵裤。
  
      回到客栈后,武则天先备了一桶热水,然后才开始服药。腹痛的感觉没之前那么强烈,腹泻的时间也比昨日短,想来是杂质门有昨日那么多之故,不过过程依旧很痛苦。
  
      十二天的时间一晃而过,武则天服用完丹药后,再次求见陈闲。
  
      “不错!”经过丹药的改造,武则天修仙的身体素质好了不少,可以说是从愚夫水准,提到了上等资质,虽不是天才,更不是奇才、神才,但也可以开始修行了,日后再加以改造,也能成为仙才。
  
      陈闲闭目推算一会后,推算出一门最适合武则天的入门功法,手书图绘一番后,让其下去自己参悟。
  
      打发走了武则天后,陈闲暂时结束了修炼,起身去了洛河,现在离唐僧出长安还有段时间,可以去配配明熈。
  
      “这洛河,越发灵秀了,应该是宓妃对其进行了改造!”一入洛河,陈闲立即感受到河中灵气较百余年前浓郁了数倍,水族兴旺,有不少大鱼隐藏,不由微微一笑。
  
      来到洛河水府,陈闲微微有些惊讶,水府的面积,较原先扩大了十倍,多了四道妖圣和十数道金妖的气息。
  
      “咦,明熈不在?”陈闲微微有些惊讶,在水府前现出身来,暗道这次惊喜是给不成了。
  
      陈闲刚在水府前显现,宓妃立即查觉,水光一闪,便出现在他身前,耀目的光彩,一如往昔。“见过妖帝陛下!”宓妃盈盈一礼。
  
      “洛神太客气了!”陈闲微微一笑,回了一礼,仔细打量宓妃,发现其元神十分稳固,想必已修复了大道损伤,而且重新凝聚出了一具灵体,倒是比自己这个没身体的无根飘萍好多了。
  
      “陛下里面请!”宓妃芊芊玉手一引,邀请陈闲入了水府。
  
      陈闲随着宓妃入得水府,到得客厅,分宾主位落座后,立即有侍女送上瓜果茶点。
  
      “明熈妹妹已辞去水神之职,回山闭关去了!”不用陈闲问,宓妃便笑着说道。
  
      “想来天庭没再派新的水神来吧?”陈闲笑道。
  
      “派了两个来,不过来水府都没进来就回去了!”宓妃笑道。
  
      “这样啊!”陈闲笑笑,也不在多说,坐了会后,起身告辞离去,宓妃也没有挽留,将之送到水府门口。
  
      “告辞!”陈闲对宓妃行了一礼后,出水而去。
  
      “轰隆隆……”陈闲刚出水府,便听天雷轰鸣,乌云盖顶,细看才见鸣是战鼓轰鸣,乌云是黑甲天兵聚集。
  
      “黑为水,这是天庭水军!”陈闲心中一动,人如鬼魅一般出现在洛河岸边,运灵目,观察这片天兵的动作。
  
      “哗啦啦……”一根根神光璀璨的锁链从天而降,如同一条条蟒蛇,封锁了水府上空。
  
      “嘭嘭嘭……”十艘迷你战舰从天上落下,不断变大,化为百千丈长的战舰落到河中,砸出滔天大浪,那些天兵有序落到战舰上,各就各位。
  
      大船在河面上调整了下位置后,直接练成了一个以锁链为纽带,以战舰为基础的十方阵法。
  
      “轰隆隆……”虚空雷响,泾河上空白雾弥漫,凡人及弱小的神仙,再不能看到河中情景。
  
      “这是要对洛神下手的节奏,真是不凑巧得很!”陈闲心头一乐,暗道这群天兵真来得不是时候,竟然在自己刚出洛河的时候来。
  
      “如今阿修罗重新出世,这可比自己那些散兵游勇强太多了,看来玉帝也是急了,开始向一些小实力下手了,听说北俱芦洲已经被真武荡平了。现在轮到南赡部洲了,水猿大圣据说已被国师王佛镇压。”陈闲皱眉,看来的确是要西游时那样,南赡部洲、北俱芦洲、东胜神洲歌舞升平,就西牛贺洲妖魔遍野。
  
      “洛神可不是水妖,得洛河气运,可不是那么好收拾的。”陈闲微微一笑,知道这些天庭水军奈何不得宓妃,便不在意,直接回了长安城,再说离得这么近,他随时可以救援。
  
      刚回长安城片刻,陈闲便见到一场好戏,却是观音和木吒变为变为疥癞形容,身穿破衲,赤脚光头,捧着佛祖的袈裟贩卖,袈裟是佛宝,自是艳艳生光,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
  
      话说李世民下旨召僧,如今长安城内多的是和尚,有那没被选中组建水陆法会的,在长安城内游荡,见到袈裟不凡,上前问道:“那癞和尚,你的袈裟要卖多少价钱?”
  
      菩萨道:“袈裟价值五千两,锡杖价值二千两。”
  
      问价的和尚笑道:“你两个癞和尚不是疯子,就是傻子!这两件粗物,就卖得七千两银子,只是除非穿上身长生不老,就得成佛作祖,也值不得这么多!快拿回去,这东西卖不掉”
  
      那菩萨是姜子牙钓鱼,愿者上钩,也不与那没眼色的和尚争吵,领着木叉,继续往前走。行了一会,来到东华门前,正撞着宰相萧瑀散朝而回,仆人踏喝开街道。
  
      观音正要让萧瑀这崇佛的大官上钩,自然不会退避,拿着袈裟,径迎着宰相而去。
  
      萧瑀是在家的和尚,见袈裟艳艳生光,立即勒马停下,着手下人问那卖袈裟的要价多少。
  
      观音道:“袈裟要五千两,锡杖要二千两。”
  
      萧瑀是个虔诚的佛徒,主辈为佛一掷千金,倾国倾城都不觉可惜,也有些想要这袈裟,便问道:“有何好处,值这般高价?”
  
      观音张口道:“袈裟有好处,有不好处;有要钱处,有不要钱处。”
  
      这观音打禅机,萧瑀只得道:“何为好?何为不好?”
  
      观音夸耀道:“着了我袈裟,不入沉沦,不堕地狱,不遭恶毒之难,不遇虎狼之灾,便是好处;若贪淫乐祸的愚僧,不斋不戒的和尚,毁经谤佛的凡夫,难见我袈裟之面,这便是不好处。”
  
      萧瑀一听,立即知道好处全是吹嘘,毕竟若穿了这袈裟,入了沉沦,堕了地狱,遭到虎狼,大可推脱其是愚僧。不过想到这袈裟有不要钱的地方,便问道:“何为要钱,不要钱?”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