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六百二十三章 西游将始

第六百二十三章 西游将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三州花似锦,八水绕城流。三十六条花柳巷,七十二座管弦楼。华夷图上看,天下最为头。”此是《西游记》中对陕西大国长安的描写。
  
      长安八水周流,四山环绕,风水甚好,宋以前的大国,都定都于此,确实是龙脉之地。
  
      此时乃是贞观十三年,大唐已有盛世之景,帝都长安,盛是繁华,就连渔翁张稍,樵夫李定这么两个张三李四样的人物,也能出口成章,诗词张口就来。
  
      这日清晨,长安西门,走进来一个白衣秀士,其气质淡然,飘渺若仙,面上好像有迷雾,凡人怎么也看不清,路上行人,不知何故,遇到了,纷纷自动退让,让其直入城中,进了一家客栈。
  
      这白衣秀士,便是陈闲,他自破开封印后,安排了城中之事后,便四处游荡起来,过起了朝游北海,暮宿苍梧的神仙日子。
  
      前几日,如来邀请所有佛门弟子齐聚灵山,办了一场盛大的盂兰盆会,先将西牛贺洲说成是得佛法教化的极乐世界,将南赡部洲狠狠贬低一番,说成是口舌凶场,是非恶海,起意传经东土,“解救”众生。
  
      人越容易得到的东西越不会珍惜,怕被人轻漫毁谤,如来要找一个东土之人,历经千辛万苦取得真经传会东土。
  
      而这寻找取经人的“重任”,便落到了观音身上,观音带着惠安,便半云半雾往大唐而来。观音在流沙河收了沙僧?在福棱山(福陵山已毁)降了八戒?在五行山定了心猿?作为保护取经人西行的保镖兼生活助理,又在鹰愁涧救下小白龙?充当取经人日行千里的舒适座驾。
  
      (注:问号表示存疑,因为太巧!)
  
      听说西游取经要开始了,陈闲特意跑去雷火神山看了下,发现自己肉身虽然大体好了,但还需涅槃炎温养几年,不能中断,自然不容许有人熄灭火焰山的火,故而也赶往长安来,要破坏西行之事,至少也要托运几年。
  
      再说,猴子这厮被人怂上两句,便真以为自己是救世主了,想其在车迟国,被那些和尚夸上两句,便立马大死两个只不过是去点卯的无辜道童,为了显示本领,拔了不少猴毛,难保其不会边人怂恿,生出来永安城斩妖除魔的愚蠢想法,吃亏后有请来漫天神佛帮忙,让人烦不胜烦,所以陈闲要来搞点破坏。
  
      陈闲悄无声息的进了长安城,没有惊动任何人,也没有惊动漫天巡游的土地阴神,默默观察,寻找可乘之机。
  
      近日长安出了个神算袁守诚,据说是钦天监袁天罡的叔叔,闹得是沸沸扬扬,陈闲对此却是毫无兴趣。
  
      这袁守诚,就是一棋子,安排来要泾河龙王命,然后让泾河龙王的死魂找李世民索命的人,没什么值得关注的。当然,如果他真能算到玉帝什么时候下旨,旨意是什么,那就不是值得关注了,而是有多远走多远了,因为那样太恐怖了。
  
      只是玉帝修为深不可测,坐享三界至尊之位那么久,气运在身,绝对是最接近圣人的强者,圣人怕是都算不到其所思所想,袁守诚,只能是棋子,而不是什么大能。
  
      一连几日,都风平浪静,只是渔翁张稍突然发了财,每日在泾河下网,都能捕获大量水族,生活是有滋有味。
  
      这渔翁张稍与樵夫李定是好友,经常渔樵问答,比神仙还逍遥。这日两人从酒楼出来后,各提着一壶酒,出了长安城后,沿着泾河归家,边喝边聊边坐,谈诗论词,倒是悠闲。
  
      张稍极言水秀好,李定则坚称山青好,各坐诗词赞美,互不相让,争毛脸后,张稍道:“李兄呵,途中保重!上山仔细看虎。假若有些凶险,正是‘明日街头少故人’!
  
      李定闻言,这不是咒自己被老虎吃了嘛,当即大怒道:“你这厮惫懒!好朋友也替得生死,你怎么咒我?我若遇虎遭害,你必遇浪翻江!”
  
      张稍闻言,浑不在意地笑道:“我永世也不得翻江。”
  
      李定则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暂时祸福。’你怎么就保得无事?”
  
      张稍哈哈笑道:“李兄,你这等说,说明你还没捉摸;不若我的生意有捉摸,定不遭此等事。”
  
      李定哑然失笑,过了会才道:“你那水面上营生,极凶极险,隐隐暗暗,有甚么捉摸?”
  
      张稍笑道:“你是不晓得。这长安城里,西门街上,有一个卖卦的先生。我每日送他一尾金色鲤,他就与我袖传一课。依方位,百下百着。今日我又去买卦,他教我在泾河湾头东边下网,西岸抛钓,定获满载鱼虾而归。明日上城来,卖钱沽酒,再与老兄相叙。”
  
      话说到这份上,又到了分岔口,两人互相做了一礼后,各回各家,不一会便都去远了。
  
      话说这些大唐,当真是诗歌王朝,不仅人喜欢诗歌,连妖怪也喜诗歌的意境用词,那张稍、李定在那互对诗词之时,却是引来了一个爱文的雅妖,正是那泾河的巡河夜叉。
  
      那夜叉初始听得甚是欢喜,但听得“百下百着”之言后,大惊失色,连忙跑回水府向龙王报道:“不好了!不好了!”
  
      龙王问:“怎么了?”
  
      夜叉慌张地道:“臣巡水去到河边,只听得两个渔樵攀话。相别时,言语甚是利害。那渔翁说:长安城里,西门街上,有个卖卦先生,算得最准;他每日送他金尾鲤鱼一条,他就袖传一课,教他百下百着。若依此等算准,却不将水族尽情打了?何以壮观水府,何以跃浪翻波,辅助大王威力?”
  
      那龙王闻言,甚为恼怒,金鲤是龙之后裔,这泾河中的金鲤,八成是其祖先的血脉,是他的亲族,那买卦的没天要一金鲤,不是要他泾河龙族灭绝吗?难怪那渔翁百下百着,有这龙族后裔金鲤在的地方,自然是水族环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