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五百四十九章 金乌绝响

第五百四十九章 金乌绝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时间过得很快,半月时间,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便悄然离去。
  这半月来,陈闲并四位兄长一直呆在除正午外,便一直暗无天日的天坑底部。他大多时间各自修炼,偶尔也用神念交流下,除牛魔王对着六魂幡一日三拜外,大家都没有起过身。
  当然,陈闲没有修炼——修炼也无法提升修为境界,干脆懒得修炼了,只在那感悟天道。不过他这段时间也有其它事做,用来消遣娱乐,便是修理独角鬼王。
  而经过这么久的修理,独角鬼王的脾气好了不少——已经没脾气了,另外,修为也从原本的金仙掉到了玄仙。
  金仙本是永不退转的境界,所以称为金仙,取真金不怕火炼之意。故阐教十二金仙,当初名头才会那么响亮,不过遇到了混元金斗这个能消道行的法宝,全部打落尘埃重新来过,有受不了干脆改换门庭。独角鬼王却又不同,他是被刑罚折磨得身心俱疲,先是法力降到玄仙,而后在无穷无尽的折磨中,心境一直不稳,又遭天妖迷心大法摧残,竟然连心境也退转了,这才退转。
  心境是个很奇妙的东西,很难掌控,独角鬼王如此,却是因为他感觉落到陈闲手上,再无活路,整天都愁云惨淡,不知道陈闲什么时候上刑担惊受怕,心境不再一尘不染,再难保持金仙的心态,自然而然掉落云端。
  “独角鬼,你死是必然的,未免些皮肉之苦,你还是想想放弃抵抗吧!”用刑完毕,陈闲笑着留下意念后,便退了出去。
  “经过半月祭拜,六魂幡也收集到了不少陆压的精气神,差不多能让陆压疼一下了。我今晚便摇动六魂幡,给那陆压一击,众位兄弟觉得如何?”晚间时候,牛魔王拜过六魂幡后,用意念与众人交谈道。
  “善!”众人纷纷点头说道。
  须知这巫蛊一类的法术,最耗气运,虽然能杀人于无形,但却是以折损自身气运为代价的。而且不能离受术者太远,不然收集不到对方的精气神,更不可能拉扯来对方的魂魄。故封神之时,阐截双方才会在营盘间各立法坛互咒对方,牛魔王才会万里迢迢来这荒岛之上。要害的是修为深不可测的二尸准圣,半月的祭拜,牛魔王的本命气运削减了三成,又不是要充当主力,差不多就行了,没必要太拼。
  因为牛魔王就要摇动六魂幡,众人便没再修炼,用意念交谈起来,说了会待会应付的细节后,便谈论起风花雪月来,放松下心情。
  时间很快过去,午夜梦回时分,牛魔王摇动了六魂幡。
  六魂幡动,幡尾上陆压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立即淡化,化为一股不属于这个世界,人类无法掌握的邪异力量冲天而起,引得天地异色,电闪雷鸣。
  此异象一出,蹲守在外面的大佬立即有感觉,一个个将目光透射到岛上,以为是陆压弄出来的。
  那邪异能量穿云裂雾,瞬息千里,几息后钻入一座火山深处,消失不见。
  邪异能量消失,不是事件的结局,只是事件的开始。那邪异能量没入火山不久后,火山中便传来了一声乌啼,金光直冲斗府。
  “是陆压!”无数个洞府中同时传来惊呼,不知道多少大能同时赶往这座荒岛,此处迅速风起云涌,成为了世界的焦点,万众瞩目。
  轰隆隆……
  火山震动,岩浆喷发,乌啼刺耳,一只翼展千丈的金乌撞毁火山,带着漫天的烈焰,冲天而起。
  “呱——”一声尖利的鸟啼过后,一只火焰鸟爪突破层层空间,瞬间出现在天坑上方,朝天坑底部狠狠抓下,与此同时,八个伟岸,好似比天高,与道齐的身影出现在如同一轮烈日的三足金乌四周,将金乌围在正中。
  “攻击来了,兄弟们,顶住!”牛魔王一声暴喝,众妖王立即掐动法诀,将九阴大阵催动到极致。
  “昂……”龙吟长啸,九条龙影好似活了过来,一起飞扑向那从天而降的火焰巨爪。
  “轰隆隆……”剧烈的碰撞,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响声,山崩地裂,天坑坍塌,五位妖王直接被埋入地下,生死未卜。
  光华一闪,三足金乌化为一个伟岸的金袍男子,其冠袍履带,极其华丽,好似天潢贵胄,正是上古天庭太子陆压。
  “来的人还不少嘛?只是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暗中等着做螳螂呢?”因为早安排了退路,陆压此时一点也无紧张害怕的神情,四周打量一圈后,很是随意的笑道。
  “陆压,你是自裁死得有尊严些,还是要让我们动手,像打狗一样打死你!”八个伟岸身影沉默一会后,其中一个发出震动天地的声音道。
  陆压不答,嘿嘿一笑,头上光华一闪,跳出一个与他八分相像,面容凶恶,背着一个大葫芦的大罗金仙来,正是其恶尸陆压道君,葫芦中装得是封神凶器斩仙飞刀。
  “道友,有人问你话呢?”陆压笑着对自己的恶尸道。
  “待会我会自裁,麻烦道友帮忙做过见证。”陆压恶尸陆压道君冲那出言准圣森然笑道。
  “陆压道兄视死如归,威武!”陆压头顶华光又一闪,一个脑后顶着光圈,好似一轮太阳的佛陀跳出来笑道,正是陆压善尸,大日如来!
  “把鸿蒙紫气交出来,可饶你不死!”这时又一大佬开口了,言语很霸气。
  “鸿蒙紫气只有一道,而此处明面上就有八人,我要把它交给谁呢?”陆压调笑道,不等八人开口,他又接着笑道:“更何况,紫气根本不在我身上,你们都被鲲鹏那厮骗了。那厮与我有仇,是想借刀杀人!”
  “你放屁!”正在这时,最先开口的那个大佬说话了,只听他道:“我和镇元子的仇不比你浅,我咋不说红云在出事之前就将鸿蒙紫气交给了他,所以才杀爆也没见紫气呢?”
  好吧,原来这厮是鲲鹏,原来他想隐蔽行藏,抢了紫气便隐性埋名,埋汰苦练的,但这么个屎坛子扣头上,不解释肯定会招灾的,所以什么也顾不上了。
  “这陆压说身上没有紫气,又想坑我,难到紫气真不在他身上?若真是如此,等众人将他杀爆,若不见紫气,矛头必然指向我。他姥姥的三足鸟,够阴险的!”鲲鹏眼中精光频闪,瞬息便将事情想了个通透。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