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五百三十五章 救治开始

第五百三十五章 救治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洛阳白马寺,一幽静的竹林中,摄摩腾与竺法兰正在散步闲聊,只听竺法兰道:“此次东来南赡部洲,未能完成打败道门的任务,虽然教义深得皇帝赞许,大力推动,但比试输了,被那些肉眼凡胎的凡人看轻,认为不如道门,信徒甚难发展。加之那群腐儒天天攻讦,说咱们无君无父,乱国者必是咱们,弄得新皇帝刘怛那厮老是怀疑咱们,戒备重重,想新建座寺院,都要层层上报审批,一座寺院要建成,少说也要四五年才行,怠慢瑜伽,轻慢佛祖,真是罪大恶极!”
  
      “师弟稍安勿躁,这个量劫佛教大兴是定数,道妖回避,时间多得是,何必急于一时。刘怛不及其父明帝贤明,看不出我佛的伟大,理他作甚!”摄摩腾语气淡然地道。
  
      “师兄每次都这么说,你是没见太史令那厮的丑恶嘴脸!”竺法兰一脸气愤地道。
  
      摄摩腾闻言一笑,心道我说今天这师弟又旧事重提,原来是受刺激了,便不在理会对方,继续往前走去,道:“我要回灵山了,以后南赡部洲教务,便要交给你了,你要稳重些才行。”
  
      “回灵山,怎么这么仓促?”竺法兰问道。
  
      “世事无常,原本佛祖算定,此次东来,当一帆风顺,我可借得我教兴盛之气运,勘破迷障,问鼎大罗。谁知定数也有变,还是出现变故,倒叫我有所感悟,译经十年,已窥见迷障,当回去闭关破之!”摄摩腾笑道。
  
      “恭喜师兄,大罗在望!”竺法兰闻言一喜,立即恭贺道。
  
      “我们是佛法东传第一人,不能一走了之,我会圆寂这具肉身,留下舍利子,元神回归西天极乐世界。到时多请些凡人来观礼,壮大我佛家声势。”摄摩腾脚下不停,直接穿过竹林,向远处走去。
  
      “善!”竺法兰双手合十,连声称善。
  
      ………………
  
      “啊哈……”陈闲打了个哈欠,睁开眼睛,望望窗外天色,发现窗外阳光明媚,知道自己算是太阳嗮屁股了,当即懒洋洋的从被窝中爬山,一边伸展身体,一边用辟尘符清洁自身。
  
      迎着晨光扭扭脖颈腰杆,陈闲哈欠连天的走出了竹楼,一出门,便撞到了临涯子。
  
      “我说老头,你昨晚跑哪去了?”陈闲没好气的道,要不是昨晚竹楼里一个人都没有,他哪会闹那么大个乌龙,出那么大个糗?嗯,碧瑶是美女,有特权,一切过错必须由临涯子这老头承担!
  
      “道友怨念好大,恐不利修行,望慎重!”临涯子道。
  
      “怨念你个大头鬼,赶紧说,昨晚跑哪风流快活去了?”陈闲问道。
  
      “什么话,真是一点都不知道尊敬长者,昨天我连夜跑了趟首山……”
  
      “你跑首山干嘛,采首山之铜么?”陈闲问道。
  
      “不学无术的家伙,谁告诉你首山就只有铜疙瘩了?”临涯子很是不爽的道。
  
      “不然呢?”陈闲问道。
  
      “我真怀疑你是怎么修炼到半步大罗的,难不成是高人传功灌顶,生生提拔上去的不成?”临涯子一脸怀疑地望着陈闲道。
  
      “我的修为那是一点一点,一步一个脚印修炼出来的!”陈闲很是不爽的道,心想除了五气朝元是因为融合了五行至宝,其余可都是他辛辛苦苦修炼而得,可不容人怀疑。
  
      “嗯,嗯,神完气满,的确不像是灌顶高手!”临涯老道很没立场的说道。
  
      “说吧,你既然不是去挖矿,那跑首山干嘛去了,总不会大老远跑去那里看星星吧?”陈闲背着手道,倒是有些奇怪,去首山不采首山之铜还能干什么,难不成真约了个老太婆去看星星,幕天席地,做那最浪漫的事?
  
      “咦,你还真猜对了,我就是去首山看星星的……我呸,我是去那夜观星象的。”临涯子气急败坏的道,很是不忿陈闲把他带沟里去了。
  
      “夜观星象,有必要大晚上跑那么远的路去看,昨天悬空城这里乌云盖顶了?”陈闲疑惑道。
  
      “你懂什么?这首山,乃天地间第一座形成的山,有种种神秘的力量加持,在那里占星问卜,比其余地方更加准确明朗。”临涯子瞪眼道。
  
      “这么邪乎,那如此大费周章,你看到了什么天机?”陈闲问道。
  
      “既然是天机,自然不可泄露了。”临涯子摇头晃脑的说了句后,直接下了楼,往客厅走去。
  
      “切,装神弄鬼!”陈闲鄙视了对方一下后,也跟着下了楼。闻着厨房里飘出的香气,他知道碧瑶也回来了。
  
      “哇,今天的早餐真是丰盛!”等碧瑶忙活完,把饭菜端出来后,陈闲忍不住笑道。
  
      “这是午膳,早餐早过了,你睡糊涂了吧!”临涯子直翻白眼道。
  
      “切!”临涯子这摆明了是嘲笑他睡到太阳嗮屁股,不过陈闲没有理会,转首问默默吃饭的碧瑶道:“仙子昨晚去哪了,没你的陪伴,真是夜不能寐啊!”
  
      “玉龙道友,请自重!”临涯子喝道。
  
      “自重?”陈闲有些疑惑,突然感觉自己的话有点问题,连忙解释道:“别误会,我的意思是看不到碧瑶仙子我睡不着,啊,也不对,是担心仙子的安危,牵肠挂肚,故而睡不着,所以起晚了。”
  
      碧瑶原本很淡然的,即便是陈闲那略带调戏的话也没变色,但被陈闲那乱七八糟的解释弄得脸色连变,她都怀疑陈闲是故意的了,就是要反复调戏她几遍才甘心。
  
      不过碧瑶早摆正了心态,任陈闲说什么,她只不理即可,故而眼皮都没抬一下,依旧默默吃饭。
  
      “仙子还没告诉小生昨晚去了何处,莫不是要看着小生牵肠挂肚才开心?”陈闲继续调笑道。
  
      “吃饭还堵不住你嘴,而且当着老夫的面调戏我弟子,道友太过分了吧!”临涯子瞪眼道。
  
      “你为老不尊……”陈闲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临涯子就不说话了。
  
      陈闲也知适可而止,便也不再调戏碧瑶,和临涯子交流一些修炼心得,彼此促进。不过临涯子显然没有谈玄论道的心情,饭一结束,便匆匆上了楼,回到自己的房间,紧闭房门,布下强力禁制,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