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五百三十四章 会错意

第五百三十四章 会错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临涯道友,你这么急匆匆的跑来早我,有什么急事吗?”陈闲解出布下的禁制,打开房门,将临涯子请进屋中坐下后,不解的问道。
  
      “冰姬的毒伤越来越严重了,这次爆发,已扩散至百骸,怕是撑不了多久了。”临涯子满脸忧虑地道。
  
      “这我就更不会同意用换伤法术了,我可不想成为那个撑不了多久的人。”陈闲连连摆手道。
  
      “就知道你不会同意,而且到现在,我也不敢让冰姬用那法子了。毕竟一个不好,毒伤双倍爆发,冰儿必死无疑。”临涯子道。
  
      “如此便好。”知道不用自己冒险,陈闲心情放松下来,问道:“这么说的话,你是想用我提议之法了?”
  
      “看来只能便宜你了!”临涯子道。
  
      “你这话说的,我这么高的修为,和你徒弟双修,占便宜的是她才对吧?而且还是为了救她,可别弄得我得了多大便宜一样!”陈闲有些不爽地道,冰火既济虽然诱人,但也并非非要如此才行,他暗恨陆压那斯,跑哪里自爆不行,非要跑他头上,毁了他的冰蛟分身,不然也能透过冰蛟参悟冰之大道,补全自身火之大道的对立面了。
  
      临涯子懒得和陈闲争辩,皱眉道:“不过这事有两个问题。”
  
      “什么问题?”陈闲问道。
  
      “第一也是最关键的,冰儿不同意。第二,你确定那样真能将体内涅槃炎导入冰儿体内?如果不行……”临涯子说话时,眉头紧皱着。
  
      “那就没得说了呗,如此临涯道友还来找我做什么?”陈闲摊摊手道。
  
      “冰儿不同意,是因为担心到时候无法解毒,要死了却连清白也丢了,若是……”
  
      “这个我可不敢打保票,不过不试试,怎么会知道结果呢?而且就算失败了,也没你说的那么夸张,什么死不死的,大不了转修鬼道,不照样以日月同存?”陈闲不等临涯子把话说完,便出言打断道。
  
      “那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变,能对元神进行侵蚀,如今冰姬已经不能元神出窍了,搞不好真会生死道消。”临涯子语气很是沉重地道。
  
      “靠,凶险至厮,那还是让她去地府报道吧!地府有专门洗练神魂的地方,早点去,说不定还能赶上投胎。”陈闲道。
  
      “我也有这个打算,只是……”临涯子有些顾虑重重的,说话吞吞吐吐的。
  
      “那你就送她去啊!”陈闲道。
  
      “是这样的,我和地府好些个阴神有矛盾,想请你送小徒去趟地府,和相熟的说说,让她投个好人家。”临涯子道。
  
      “我去,绕了半天,这怕是才是重点吧?不过我和那些阴神没啥交情,以前还打过,去了只怕情况会更糟!”陈闲没好气地道。
  
      “……”临涯子不说话了,眼睛死死盯着陈闲,暗道这真是能给冰儿带来一线生机的人?
  
      “既然冰姬准备转世投胎,咱们不妨试试我说的办法,即便无救,到时进了轮回,也会前尘尽忘,不存在丢了清白一说。”被临涯子满脸怀疑的目光看得十分不自在的陈闲,硬着头皮道。
  
      “可以一试!”说实话,临涯子真不想失去冰姬这个身负寒冰圣体的徒弟,只要有一丝希望,便不想冰姬抛去肉身,才会导致如今毒入元神,需要轮回的局面。
  
      “那劝说冰姬的重任便交给道友了!”陈闲说了声后,推着对方出了房间,然后关上门,布好禁制,便要拿出那凤头参参液服用。这东西貌似和他无缘,得尽快享用了才行,免得真个长翅膀飞了,悔之晚矣!
  
      “道友,还有一件事没说呢!”陈闲还没把参液取出,被他推出去的临涯子连忙用意念传音道。
  
      “还有什么事?”陈闲不耐烦的问道。
  
      “那个听碧瑶说你买了根凤血化生的血参?”临涯子问道。
  
      “是有这么回事,莫非你要替我买单,那太好了,诚惠十万金。”陈闲连忙打开门,伸手道。
  
      “你想多了。”临涯子脑门上全是黑线,将陈闲的手拍开后道。
  
      “我就知道,世上没有这等好事!既然不买单,那我关门了!”陈闲摸摸鼻子,就要关门。
  
      “别急啊,我问你,你买这凤头参,是不是它能引起你体内的涅槃炎躁动?我可听碧瑶说了,你放着那些万年的灵药不买,却花差不多的价格买了这不足四千年份的凤头参。”临涯子道。
  
      “嗯嗯,就是这样,我想着这东西既然能引起涅槃炎躁动,说不定服下后就能自如运用涅槃炎了,就算不能,加大点火焰量也不错。”陈闲道。
  
      “这个……我觉得吧,凤头参给冰姬服用,或许更好,这样一来,将涅槃炎导入她体内的希望便增加了不少,更有把握说服她不是。”临涯子道。
  
      “我说你是不是早盘算好了,投胎什么的,全是鬼扯的吧?”陈闲一脸怀疑的望着临涯子道。
  
      “投胎是真有这打算,不过不到最后,我真不打算这么做,我和地府的判官、轮转王都有龌鹾,真怕他们到时使绊子。判官生死簿掌命运,万一改一下……转轮守着六道,万一引错道……”临涯子满脸担忧之色。
  
      “我看你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多大的仇,人家至于迁怒你徒弟吗?是有杀父之仇还是有夺妻之恨?”陈闲翻着白眼道。
  
      “既有杀父之仇,也有夺妻之恨,反正挺糟糕的。”临涯子脸皮抽动道。
  
      “我……”陈闲无语了,想了想后道:“杀父之仇我能理解,但你确定有夺妻之恨?就你这糟老头模样,确定能夺人妻,而不是被人家夺妻?”
  
      “你那是什么眼神,想我年轻之时也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
  
      “呕……这是凤头参的参液,拿了快滚!”陈闲将炼精仙葫扔给临涯子后,“砰”的一声将门关上,实在是受不了了,一个糟老头还这么自恋,真是不要脸到了极点。他暗道看来地府判官和转轮王中,必有一个长得惨不忍睹,不然哪个菇凉看得上这个糟老头。
  
      “地府的判官据说是个文质彬彬的书生,看来那长得惨不忍睹的必是转轮王,转轮王,该不会脸像转轮,天生一张蜂窝煤脸吧!”陈闲脸上一直抽搐过不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