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四百六十三章 以毒攻毒,误食春药

第四百六十三章 以毒攻毒,误食春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63章以毒攻毒,误食春药
  
  心慌很快便被陈闲压下,此时尚在交战中,可不能未战先怯。
  虽说清理异物很重要,但此时战况激烈,根本容不得他那么做。
  “笃笃笃……”匆匆三指,封住红雾附近经脉的穴位,不让其随着血液循环扩散。
  做完这些后,陈闲知道现在不能拖了,张口一喷,紫金色的三昧真火便从嘴中涌出。这火刚出口时是一条火苗,迎风暴涨,在陈闲的引导下,化为一条火龙,绕着他上下翻飞。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护住自己再说。
  用火龙护住自身后,陈闲呼呼连吐三昧火,盈空塞地。
  到底是蕴含了精气神的三昧真火,无物也能燃,效果也不错,至少挨到的枝条,玉叶枯黄,枝条萎缩。
  这样一来,陈闲压力大减,双手舞起乌龙剑,横劈竖斩,竟然杀出了一条通道。
  眼见出口在望,陈闲立即振奋精神,正要鼓起余威,一路杀出去,突然心头一头,脑中出现旖旎的幻象,在回过神时,出口又被层层枝条遮掩得严严实实。
  “不妙!”陈闲心下微惊,才发现在刚才激烈的战斗中,那被封的穴位早已被狂暴的仙元冲开,那不知名的红雾早随血液流入心脏,扩散到了全身。
  陈闲感受了下,发现那红雾毒性很烈,就一缕的量,竟然让自己全身血脉变得粘稠,似要凝固,头脑中也不断出现幻觉。
  眼看短时间内脱不出这些枝条的攻击,陈闲不在强攻,祭出东皇钟,将自己罩在里面后,立即开始盘膝内视,准备将那东西从体内请出去。
  东皇钟乃是先天至宝,坚固得难以想象,有其守护,陈闲根本不担心外面那棵烂木头能将自己怎么样,所以他很放心。
  清心宁神,内观自身,陈闲仔细观察着粘稠的血液,发现之所以粘稠,是因为内面多了些东西。
  他不断凝神,放大眼中视线,终于看清了血液中多了什么东西,那是一种十分微小,身体细长的红色物体,很细,即便放大千百倍,依旧比头发丝细上十倍。
  这东西看着细小,但很恐怖,因为似乎和病毒一样会分裂繁殖,而且繁殖速度快的惊人,几乎是眨眼就分裂了数次,就检查的这会,他觉得血脉都没这些东西堵了起来。
  陈闲莹白的皮肤下,出现了淡金色的光满,却是血脉不通,血液滞留,泛起灵光。
  虽然不需要呼吸,但陈闲还是有种喘不过气来的窒息感,脸金脖子粗,脑中旖旎的幻象变得恐怖起来。
  “不能拖了!”陈闲心中说了声后,经脉中窜起了紫金色的火焰,正是三昧真火。
  这三昧真火,乃是修士性命交修的本命真火,自不会伤及修士身体,在经脉中窜动,反而十分温暖。
  舒服的感觉只持续了不久,陈闲连忙凝神内视,发现那奇怪的东西虽然被真火烧了不少,但却如同有灵智一般,懂得抱团取寒,抵御真火,而且分裂速度不减,竟然僵持起来。
  陈闲眉头一皱,如此情况,可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他想看到的是,火起处,敌人灰飞烟灭。
  真火持续煅烧半个时辰,眼见起效甚微,陈闲急了,不过却不能撤去真火,毕竟那东西的繁殖速度太过吓人。
  陈闲皱着眉头,脑中急速思索半法,暗道自己必然是中了某种奇毒,以自己随身携带的解毒丹品质,肯定拿这连三昧真火都不怕的毒无法。
  “看来只有兵行险招了!”陈闲思虑了半响,想到了两种凶险的办法,一是以毒攻毒,二是割腕放血,都不是妙招。
  “先以毒攻毒,不行再放血。”陈闲心里琢磨起来,暗道自己的血金贵,可不能平白无故的放了。
  陈闲想了想,这毒主要是在血液中扩散,要以毒攻毒,便要选那些只对血液发动攻击的毒药,断肠草什么的不要,弄得自己不爽还没有对症下药,神经毒素也不行,只有溶血性毒药有效。
  确定要服用的毒药后,陈闲立即在衣袖中的储物袋中翻找起来,他也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藏毒,毕竟他没有藏毒的习惯,只希望以前没整理的战利品中,有这东西存在。
  一番翻找,陈闲在储物戒的角落发现近千个瓶瓶罐罐,通过其上一些“断肠散”“惊风倒”“化骨水”之类的标签,他知道这些瓶瓶罐罐里装的便是毒药。
  让陈闲郁闷的是,这些瓶瓶罐罐有标签的只是少数,大都没有标签,显然原主人很熟悉其属性,用不着标记,却是苦了他这个新主人。
  “这些有标签的毒药也多是混合毒药,真是麻烦!”陈闲皱着眉头,有些为难。
  想了想,这些毒药品质不高,估计全吃了也毒不死自己,陈闲干脆把眼睛一闭,也不管是什么毒药了,直接往嘴里倒。
  为免三昧真火把自己服的毒净化掉,陈闲控制着三昧真火,护住一些重要部位后,便不在理会那些扩散的奇毒,反正此毒非三昧真火能解。
  这些最差也是天仙调制的毒药,虽然不会酸甜可口,但好在制作精良,没有异味,还堪下咽。
  陈闲的身体强壮,免疫力强,毒抗高,连续服用了百瓶至少能毒死真仙的毒药后,身体才出现不适。
  脑中幻象丛生,腹部绞痛,浑身乏力,陈闲有种要死的感觉。
  默念一遍静心咒,将一幕幕恐怖幻象平常看后,他看了下自身情况,发现经脉、肌肉、脏腑已经充满了色彩斑斓的液体,或腐蚀,或溶解,或寄生,不断破坏身体组织。
  陈闲见状,浑身上下都冒出了寸高的三昧真火,除血管外,身体每一处都被三昧真火覆盖。
  这样一来,不是对血起作用的毒药成分,全部被炼化为精气,弥补身体亏损。
  保持火焰对身体全方位的煅烧,陈闲继续服毒,一瓶瓶,一罐罐,转眼就服了五百余瓶。
  如此多毒药下肚,陈闲原本淡金色的血液变成了七彩之色,绚丽至极,若彩虹一般。
  美丽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凶险,若仔细去看,便会发现这些斑斓的色彩在不断蠕动,偶尔一些颜色成了另一种颜色。却是这些毒药彼此不容,相互之间正在厮杀。
  再看陈闲,身躯赤红,经脉一鼓一鼓的,不断渗透着黑色的汗渍。
  感觉这些毒药厮杀还不够惨烈,陈闲一狠心,决定继续服毒,又拿出一个葫芦状的瓷瓶,揭开盖子便对到嘴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