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四百四十六章 鲲鹏索要那东西

第四百四十六章 鲲鹏索要那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灰袍取出的佛珠,一捏就碎,显然材料十分普通不过里面却封印着一道强大的结界,并封印了一缕强者意念,可求助,显然是灰袍的保命之物。作为保命之物,要么威能宏大,要么防御惊天,那结界一展开,果是非同小可,那奇异的摄魂之力撞在上面,连一丝涟漪也未泛起。
  
      那可是陈闲连续祭拜了十四日,积累起来的摄魂之力,简直雄浑得吓人,后天至宝级金莲的防御不过十来分钟便被攻破,可见其强大。如今打到佛光结界上,连个水花也无,其防御力简直惊悚。
  
      不过如此惊人的防御也是有代价的,那就是本身能量消耗极快,照其消耗速度,不需外力,不出一刻钟,结界也会自然消散。
  
      明知道结界不出一刻钟便会消散,披头散发,脸色灰败的灰袍人脸上却无担忧之色,一刻钟的时间,足够那意念的主人救自己几百次了。
  
      灰袍人宽下心来后,借着结界之力,连忙摒弃杂念,默念佛经,保持灵台清明,不至因摄魂术的影响而心生恐惧、惊悚,竟短暂破除了摄魂术对自身的影响,身上佛光越来越盛,颇有要突破某种束缚的感觉。
  
      灰袍这厮,竟然在这生死大恐怖之间,恐惧转放松之际心生顿悟,要破境!
  
      若是陈闲见到这一幕,绝对不消灰袍动手就会气死过去,姥姥的,杀招变成变成别人的突破契机,是个人都会气死。
  
      灰袍人身上的佛光突明突暗,暗过后,佛光越明亮,衬托之前光芒更黯淡,颇有一枯一荣,相映成趣的感觉。
  
      “盛极而衰,否极泰来,非枯非荣,亦枯亦荣!”正在感悟大道的灰袍突然张开眼睛,一脸神圣的咏道,音调古怪,如同念咒。
  
      随着灰袍念咒一般吟咏,他身上的佛光突然一分为二,半边死寂若枯叶,充满衰败之意,另半边活跃如青叶,满含生机。
  
      这意境一出,灰袍的气势突然大增,由太乙后期,直接越过巅峰,抵达圆满,身上更是散发出一种独特的道韵,似圆满。
  
      道之圆满曰大罗,灰袍竟然借此机缘,领悟了大罗天道,虽依旧是太乙金仙,却大罗可期,为半步大罗!
  
      灰袍人晋升半步大罗后,气势还未停歇,依旧高歌猛进,似要一鼓作气,突破大罗屏障,一跃成为顶级高手。
  
      随着灰袍人向大罗之境发起冲锋,他身上半枯半荣的佛光也蠕动起来,彼此纠缠着,不断融合起来。
  
      “砰”的一声闷响,灰袍身上正在融合的佛光突然炸开,正在急速攀升的气息急速回落,
  
      “哇……”灰袍人突然张开嘴,吐出一大口佛血,脸色迅速由红转白。
  
      “可惜了这么好的机会……”喷血过后,灰袍人没有擦嘴,反而一脸难过的叹息起来。
  
      叹息一阵,灰袍人开始思索起来,灰袍仰天怒吼一阵后,这次未能晋级大罗,一步登天,原因有很多,一是缺乏积累,从太乙后期连跃两个小级,已然不易,跨大境界突破有些勉强;二是对自己枯荣大罗天道的理解,还处在半枯半荣境界,未能达到如来(佛陀,大罗金仙)非枯非荣,亦枯亦荣之境;三是,刚刚修为大进,神识清明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丢失了一些本命精气。
  
      一想到自己未能晋级大罗金仙,灰袍的脸色就很难过,想到精气丢失,他脸上便出现怒色,恶狠狠地道:“该死的玉蛟王,用邪法夺我本命精气,害我不得圆满,无法晋级大罗,我要你死啊啊啊……”
  
      咆哮一阵后,灰袍迅速冷静下来,望着越发稀薄的结界,心中突然有些不安起来。
  
      “这都过了两盏茶(10分钟)功夫了,佛祖为何还没来,莫不是出了什么意外?”灰袍人心中有些忐忑起来。
  
      无怪灰袍心中忐忑,毕竟以那位佛祖的速度,虽非三界第一,但也名列前茅,尚年幼时,便能一个白天从大洪荒东边飞到西边,而今世界小了百倍,又同在一周,相隔也不远,十分钟,足够他来回千百回了,这么久没到……
  
      灰袍人开始担忧起来,不是为那位佛祖担忧,毕竟在这圣人不出的年代,比那位强的有,但能威胁其性命的,还真没有。
  
      他是担忧,那位被人牵制住,若是一盏茶后还不来,到时结界破碎,摄魂之力降临,怕是独挡不住。若是被摄走一魂,别说晋级大罗仙位了,日后能不能保命都难说。
  
      ………………………………………………………………
  
      西牛贺洲,浮屠山。
  
      漫天的乌云垂得很低,雨很大,风很急,满山的灵禽仙兽全部匍匐在地,大气也不敢出,仿佛有一只恐怖的凶兽就在附近盘踞。
  
      “唵嘛呢叭咪吽!”天地间突然响起宏大的禅唱,便见金光万道,瑞气千条,将整个浮屠山护在其中。
  
      山中灵禽仙兽多是有灵智的,见这情况哪还不知道是有人来砸场子,纷纷夹着尾巴跑回洞里,缩头不出。
  
      “鲲鹏!”浮屠山主,乌巢禅师从乌巢中站起,对着天空发出一声怒喝,显然心情不是很好。
  
      风停了,雨歇了,天工的乌云许是不喜佛光照耀,向上升了一段距离。
  
      等乌云爬升到万丈高空后,再看时,那哪里是什么乌云,那分明是一条遍体乌鳞,硕大无比的怪鱼。其鳍修长,若鸟之双翼,轻轻扇动,便卷起能撕裂空间的罡风,将那巨大的鱼身拖在空中。
  
      怪鱼飞到高空后,许是觉得一只鱼飞在天上有些扎眼,把腰一扭,竟变成了一只大鹏,展翼在空中上下飞舞。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一阵清亮的颂读声从乌巢禅师口中传出,只见他皱着眉头,很是不爽地道:“鲲鹏,你不在北冥宅着,来我浮屠山找死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