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四百四十五章 阴风阵阵摄魂魄

第四百四十五章 阴风阵阵摄魂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自己绝对是遭人暗算了!”中午,再次给灰袍人上了三柱香后,又一次心绪不宁的陈闲愤愤不平地道。
  
  陈闲想了想,自己可能也是被人用摄魂之类的法术暗算了,嫌疑人有两个:被自己打得抱头鼠窜的猪八戒以及打得自己抱头鼠窜的灰袍那厮。
  
  怀疑猪八戒,那是因为他会天罡三十六变,此是道教的护教玄功,他会这摄魂术也不足为奇。
  
  不过嫌疑最大的还是灰袍那厮。原因无他,自己才刚用摄魂术拜了他一天,第二天自己就中招了,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最关键的是,自己被他刺伤左臂,当时就见黄了(出血,龙战于野,其血玄黄),那厮肯定是用自己的血施展邪术。
  
  几乎一个呼吸,陈闲便确定了凶手,不用推演天机,光是推理,便破了案,不去做侦探,实在可惜了。
  
  “爷有能镇压一切(相对)的东皇钟,还有专门镇压神魂的镇神印,想阴我,下辈子吧!”知道是怎么回事后,陈闲心下一松,真打他还怕灰袍偷袭,摄魂,呵呵,他笑了,有东皇钟与镇神印守护,怕个球!
  
  知道自己是遭了什么暗算,陈闲立即做出了反击,将原本一直放在识海中溫养的镇神印与东皇钟祭出。
  
  正要用东皇钟罩住元神的陈闲犹豫了下,突然停手,又将其收回了识海中,因为他突然想起一个人来。
  
  陈闲想起的这个人,三界有名:其在上古洪荒时便凶名远扬,伙同九个兄弟,化为太阳,十日齐出,杀生无数,更是弄死了大巫(大罗金仙)夸父,又在射日英雄后羿手下逃得性命;封神时,化名陆压,一口斩仙飞刀,一句“请宝贝转身”,不知染了多少截教仙血,教姜子牙的钉头七箭书,更是杀了人缘极好的财神,引来会九曲黄河阵的三霄,将阐教一干金仙打落凡尘,引得圣人出手,拉阐截二教彻底交恶,由弟子上升到教主圣人;封神后,自知得罪光了东土众神,又见佛门大兴,投身佛门,成为横三世身中的大日如来。。
  
  他便是天庭六太子(陆鸦),浮屠山的乌巢禅师。西游时也露过脸,教唐三藏的《多心经》,老唐一被妖怪抓就念,成了佛门经典,“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色空论,更被无数色狼奉为至理名言。
  
  陈闲之所以想起这个人,确切的说是妖,呃,佛?却是因为,灰袍出现前,他刚好被乌巢禅师吓过。乌巢禅师曾经用隐晦的神念探过他的识海,虽然没发现他想要的,但保不齐心有怀疑,派个手下来试探自己,若无东皇钟,杀了自己也不可惜,若有,那就赚了。而自己好歹是个天庭编外人员,杀了麻烦,金乌又爱惜羽毛,所以他的手下从不用自己的拿手招式与神通,或者武器也不是随身兵器。
  
  “靠,还真他妈的有道理,我自己都信了!”陈闲这么想的,所以将东皇钟收回了识海,放弃了东皇钟加镇神印双保险一起上的想法。
  
  东皇钟太出名,太张扬,用了会遭人仇视,使人眼红,带来杀身之祸,轻易还是不要动用的好。镇神印好歹是专门镇压神魂的先天灵宝,禁制全开,抵御一个太乙金仙施展的摄魂术,绰绰有余。
  
  “起!”陈闲一声低喝,镇神印化为一道幽光,直接印倒元神上,陈闲立即感觉自己与元神失去了连续,仿佛自己从来就没有元神,也没有三魂七魄,各种杂念不断升起,头脑变得昏昏沉沉,也不能运行体内仙元,好似由仙化凡,十分不适。
  
  呆立半响,陈闲才适应这种由仙人最强大脑变成资质驽钝愚夫的状态,心说想不到被镇神印镇压是这种感觉,为那几位被镇压过的同仁致敬!
  
  “还好拍得死玄仙的肉身力量还在,不然真成了凡人,在这危机四伏,妖兽肆虐的原始丛林,绝对会死无全尸!”陈闲捏了捏拳头,感受到肉身那澎湃的力量后,稍微安下心来。
  
  独守祭坛又不能运转元神感悟天道的日子很是难熬,陈闲好不容易熬到午时,立即起身给灰袍上了三柱香。
  
  香一上完,镇神印传来一股意念,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向要进入元神中,是否阻拦。
  
  这神秘力量不用说,八成是灰袍用邪术弄出来的,陈闲立即沟通镇神印的器灵,下令拦截。
  
  “嗡……”镇神印震动起来,散发出一阵幽光,形成一个漆黑的结界,将陈闲的元神罩入其中。
  
  “啪啪啪……”那神秘的力量不断撞在那黝黑的护罩上,陈闲感觉自己似乎出现幻听了。
  
  啪啪声持续半个小时,终于停下,陈闲知道,那股神秘力量因为久久不能进入神魂中,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随后数日,陈闲贯例一日三拜,连续拜了七鈤后,那像是厕纸扎的纸人出现了变化,出现了淡淡的金光。
  
  “嘿,还真是佛门的高僧,太乙金仙,背后又有大日如来当靠山,菩萨果位是跑不了的。八品金莲,天然的后天灵宝,稍微祭炼下,便是后天至宝,啧啧。”陈闲称赞两句后,嘿嘿阴笑道:“菩萨又如何,不是四大士那个级别,就算拜不死你,也要弄你个六神无主,不得安生!”
  
  正常情况下,如果有对方的生辰八字,连续祭拜四天,可拘来一魄,连续祭拜七日,可拘来一魂,七七四十九日后,便能将人魂魄拘到纸人、草人中,以利器扎之灭魂,杀人于无形。
  
  陈闲没有灰袍的生辰八字,亦无毛发精血,靠一缕气息做法,用得又是一般道具,七日下来,只拘来一缕本命精气,相当于精血。有此为媒介,陈闲有把握以后每七日拘一魂,四日夺一魄。
  
  当然,前提条件是对方没有逆天级的守护法宝,也没有大能为其破除法术。
  
  灰袍背后可能是大日如来,陈闲的目标从不是拜死他,只要令其六神无主,再次见面就炸死他。
  
  眼见时间不早,陈闲伸了个懒腰,不再厉害那散发着淡淡金光的纸人,到旁边的石床上趟下,闭目休息起来。
  
  陈闲放松睡去,而在六千多里外那毒物横行山谷中的灰袍人也是一脸放松的将头顶金莲收入体内。
  
  “还以为碰到同道高手了,想不到连拜七日,一点动静也无,白白耗费仙元祭起莲台守护了!”灰袍人脸色淡然的说道:“既然如此无能,那明日你的一魂我就笑纳了,这次任务,真是没有挑战性!”
  
  灰袍感怀片刻后,继续运转元神,感悟天地大道,不一会便沉迷其中,不觉时光流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