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四百三十七章 兄弟,挺眼熟的啊

第四百三十七章 兄弟,挺眼熟的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万壑争流,千崖竞秀。鸟啼不见,花落犹香。初夏时节,多山的西牛贺洲,风景很是秀丽。
  
  一朵白云,缓缓自西而来,顺着山岭,贴着河面,载着一白衣负剑的英俊青年,一路向东。
  
  出了永安城后,陈闲便不紧不慢的驾云东行,观赏沿途风景。
  
  此次东行,陈闲欲往南赡部洲,不过他并未走水路从西海上过,而是走陆路,反走取经路。此行,他打算去会会自永安城东面几个在西游路上露脸的妖魔。
  
  驾云低速飞了了半个多时辰,陈闲眼前出现一条黄线,滔滔水声震耳欲聋,他心知自己到流沙河了。
  
  心念一动,陈闲便落到了茫茫似海,一望无边的流沙河边,站在柔软的沙滩上。
  
  正要掐个辟水诀,分开水路,下河去看看被贬的卷帘大将,泥沙滚滚的河面上突然炸起一道水柱,水波中跳出个青不青,皮肤青黑,一脸晦气,光脚赤身,眼光闪烁,好似灶底双灯,口角丫叉,獠牙似剑,红发蓬乱的丑汉来。
  
  若非早知唐僧三徒弟一个赛一个面恶,且见惯了外形凶恶的妖魔,陈闲突见眼前丑汉,非得吓晕过去不可。
  
  目光轻易,从卷帘大将身上移开,陈闲缓了口气,正要开口,却听卷帘突然发出一声如同雷吼的叱咤,两脚奔波踏浪而来,快似似滚风,瞬间走上岸来,手执一根宝气冲霄的青白木杖,劈脸便朝陈闲打来。
  
  陈闲有心试试这个取经路上,不是挑担便是牵马,很少有机会表现,形同打酱油,存在感很低家伙的实力,便也不啰嗦,拔出乌龙剑,一剑横空,稳稳架住篼头盖脸而来的宝杖。
  
  剑杖碰撞,霞光四射,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四周河沙被劲风卷起三丈多高。
  
  一击之后,陈闲身形不动,脚下泥沙下限一寸,而卷帘大将则蹬蹬蹬连退三步。
  
  一次交锋,陈闲心里有了些底,卷帘大将的实力,介乎于金仙于太乙金仙之间。他不用感应便知道卷帘的水平,想来是修为金仙绝顶,手持后天至宝级月桂枝炼制的法杖,所以有太乙之威。
  
  “这实力……”陈闲沉吟了下,心说难怪猴子每次遇到硬骨头,宁愿带好吃懒做的猪八戒,也要让勤奋做人的老沙看守行礼马匹,卷帘大将的实力确实差了点。
  
  若是正常人,稍有点眼力劲,知道自己偷袭下被人随意挡下,也知道修为远逊对方,正确的做法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溜不掉也该弃械投降。奈何卷帘大将每过七天,便要享受一次飞剑穿心百日的待遇,精神已经不正常了,已然癫狂,用一个成语概括,便是不知进退,被陈闲打退后,不思保命之策,反而再次举杖来攻。
  
  陪卷帘大将走了十来招发现其招式稀松平常,更加轻视起来,就对方这修为、招式,圣人门徒孙悟空能看上他才真的有鬼了。
  
  “哼!”十招过后,见沙和尚扔死战不退,陈闲不由冷哼一声。剑式突变,凛冽惨淡,闪电一般挥出十八剑,剑势绵绵,若蛟龙舞爪张牙,绞杀而去。
  
  “蛟龙绞杀以创出来四十多年了,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人来试招,既然这沙和尚不知进退,正好那他试试这一照的锋芒好了。”陈闲眼中精光闪烁,身随剑走,第一剑荡开卷帘的降魔杖,随后十七剑,缠、绞、挑、搅,剑剑凶残,封死四面八方,欲将敌人绞杀于剑下。
  
  入魔的卷帘大将勉强抵挡了三剑,手中宝杖便被崩飞,剩余十四剑,全部落在其四肢胸膛脖颈上,若非陈闲心有顾忌,怕杀了这卷帘大将又冒出个扶帘大将,这未来的沙僧早成一堆碎肉了。
  
  即便陈闲留了手,这未来的牵马挑担沙和尚,现在犯错受罚卷帘将,四肢及胸膛上,也出现了十四条纵横修长的剑痕,鲜血喷泉也似的飙射而出,整个人瘫倒在泥沙中。
  
  陈闲舞了个剑花,潇洒的收剑归鞘,目视远方,很是淡然。
  
  沙和尚的修为已经试探出来了,即便再有四百来年,这丫能进军太乙,也是不足挂齿。
  
  河风袭来,带着浓重的泥熏味,陈闲皱皱眉头,正要避开水路,去原先遇到敖虹儿的地方看看,看似奄奄一息,死狗一般的沙和尚突然挣扎起来,跪在地上,冲他磕头如捣蒜。
  
  “我不杀你,无需磕头求饶!”陈闲头也不会,淡淡地说道。
  
  卷帘大将磕头不停,口中告道:“上仙,万望恕我冒犯之罪,待我诉告:我非是妖邪,我本灵霄殿下侍銮舆的卷帘大将。只因在丹元会上,失手打碎了玉帝桌上的玻璃盏。玉帝把我打了八百鞭后,贬下界来,变得这般模样。又教七日一次,将飞剑来穿我胸胁百余下方回,故此这般苦恼。没奈何,饥寒难忍,三二日间,出波涛寻一个行人食用;不期今日无知,冲撞了上仙。”
  
  陈闲心想,你脱身之日还早呢,求我没用!不过天机不可泄露,不可能如实对其说,望着远方想了想后,很高深莫测地道:“丹元会,以是两百多年前的事了,每二三日便食一人,你少说也吃了两万多人,你在天就有罪,既贬下来,今又这等伤生,正所谓罪上加罪。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万望上仙救命!”沙僧不知道陈闲深浅,将其当做救命稻草,只顾磕头求救。
  
  “如今时机未到,求我也是无用!”陈闲摆摆衣袖道,想了想,又道:“等时机到时,自功成免罪,复你本职。”
  
  陈闲装完逼,正要功成身退,遁入水中,沙和尚又向前道:“上仙,我在此间吃人无数,罪孽深重,真有超脱之日?”
  
  “命里有时终须有,我刚起了一卦,你命中以佛有缘,当入沙门,到时会有取经的和尚来渡你!”牛皮吹了一次,陈闲不防再吹一次,为防沙和尚再来纠缠,陈闲干脆将话挑明了,告诉他救他的是和尚,别来烦本帅哥!
  
  陈闲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不期沙和尚事多,又有问题:“向来有几次取经人来,都被我吃了。凡吃的人头,抛落流沙,竟沉水底。这个水,鹅毛也不能浮。惟有三个取经和尚的骷髅,浮在水面,再不能沉。我以为异物,将索儿穿在一处,闲时拿来顽耍,救我脱离苦海的和尚会不会以落我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