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西游化龙 > 第四百三十六章 百年大事,提前布置

第四百三十六章 百年大事,提前布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靠,连法天象地都用了,看来河伯是要拼命了!”见河伯使出了法天象地这等拼命手段都使出来了,明显是落了下风,
  
  河伯巨大的拳头怒砸而下,下方突然飞了一拳一掌,稳稳将其www..lā
  
  “吼!”变为巨人的河伯仰天怒吼,拳头使劲下压,凭空飞来拦截的拳影掌影在一阵扭曲后,化为星屑轰然四散。
  
  狂风鼓舞,烟尘大作,眼前景象一片模糊,只有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显示着战斗的剧烈。
  
  “哈哈,河伯,你中了堕仙蛊,迟早一死,何必挣扎?不若自裁,留得全尸,也不枉英雄一场。”绚丽的霞光爆炸声中,突然传来一阵狂啸,竟然将雷鸣一般的爆炸声压下,显示了发言之人雄浑的修为和法力。
  
  “做梦!”河伯有些虚弱却强硬的声音传出后,战斗越发激烈起来,漫天霞光电闪不停,轰隆隆的爆炸声连绵不绝。
  
  一**震荡袭来,陈闲不得不撑起护体罡气,将自己与明熙稳稳护住,根本无心关注两方的争斗。
  
  争斗持续了半刻来钟,霞光雷鸣渐渐停歇下来,待一切平息下来,河伯高大的身影消失无踪,远处无比安静,让人根本不知道胜负如何。
  
  陈闲不关心天庭与河伯两方的胜负,见威压与打斗余波全部消失,他松了口气,撤去护体罡气,闭目修养精神。
  
  就在陈闲以为一切都已尘埃落定,胜利者要出来宣告世界,不想突然又是一股威压冲天而起,浩瀚如天威。
  
  在这一刻,陈闲灵魂中突然有种黄河倒卷,天地疏离的感觉。
  
  能调动黄河之力,排斥异己,这只有河伯才能做到,这让陈闲心头微竟,中了轻松毒毙金仙的堕仙蛊,又与两个深不可测的高手战了一刻来钟,河伯竟然还有如此威势,不愧是被射日英雄射中脑袋还不死的先天大能。
  
  陈闲正想着河伯可能大发神威,一举歼灭天庭来的二人,却听见他用悲凉的声音道:“宓妃,好好活着,不要报仇!”
  
  河伯话音方落,陈闲只觉黄河震荡,似在悲泣。继而一股恐怖的气势在远处升腾而起,空间出现一道道细痕。
  
  “吼!”一声如同野兽将死的悲壮吼声让陈闲心中生出一股悲意:圣人之下皆蝼蚁!纵神通无敌,气运恢宏,不成圣,没有万劫不磨的圣体,劫数到时,终归劫灰。
  
  气势越来越恐怖,在攀升到巅峰之时,突然一顿。
  
  静,整个河伯府,不,整个黄河都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之中,或是静止之中,在那瞬间,陈闲感觉自己心脏漏跳了一拍。
  
  “轰”的一声巨霞,流光乱舞,所过之处,空间破碎,地风水火乱用,混沌肆虐,一副末世之景。
  
  “毛蛋!”见肆虐的地风水火越逼越近,陈闲暗骂一声,撑起护体罡气,将自己与明熙护住。
  
  “碰碰碰……”肆虐的地风水火撞在护体罡气上,涟漪大起,闷响不停。
  
  “嗯!”护身罡气刚与来袭的地风水火碰撞片刻,陈闲便脸色一白,身体一抖,闷哼了一声。
  
  “呼,跟五行山初落地有得一比!”加大仙元输出,将摇摇欲坠的护体罡气稳住后,才深吸口气感叹道。
  
  狂暴的地风水火推金山倒玉柱将周围的建筑物摧毁的一干二净,地面也被刮走近十丈厚的泥土。
  
  如此灾难过后,河伯府满目疮痍,被彻底掀翻,下面出现横竖两条金线,将河伯遗府均匀分割成九个部分,露出九根斑驳的巨大柱子。
  
  陈闲判断得不错,河伯府的守护大阵的确是以九宫为依据布置的,不过阵法许多地方受到损坏,算是报废了。
  
  阵法一破,结界消失,汹涌的黄河之水奔腾而来,气势排山倒海,轰隆隆的水声由远及近,好似一万匹烈马奔腾而来。
  
  水势甚急,陈闲刚捏了个辟水诀,奔流、倒卷、下旋的河水便四卷而来,将他与明熙的身影淹没。
  
  待水势平缓,陈闲放眼四顾,但见百里水域内,稀稀拉拉还有二十多个身影,多是遍体鳞伤的玄仙,少有几个金仙,也衣冠不整,很是狼狈。
  
  陈闲视线从这些人身上一扫而过,转目向之前河伯等人交手处望去。
  
  目光所及,河伯姿势有些奇怪,一手在前,一手在后。在他身前,天庭来的黑衣青衫二人双膝微弯,双手虚抬,似在抵挡什么,至于河伯二世子冯宁,站在天庭二人背后,双目微眯。
  
  “砰”的一声轻响,震动灵魂,便见河伯化作一道彩虹,向天空投去,竟然是魂飞魄散,化虹归天,原地只留下一只底部上书“黄河”二字,神光熠熠的盂。
  
  “莫非那便是《西游记》中那只能装下黄河之水的盂?”陈闲双目放光的盯着那只盂,心想这好歹也是件先天灵宝,若是装满水往下砸的话,大罗金仙怕是也要被砸得脑浆迸裂。
  
  “可惜了,这么个好东西却要落到冯宁这种小人手里,而且被其当成储水容器来用,真是明珠暗投,暴殄天物。”想想河伯水淹金篼洞的情景,陈闲抚膺长叹,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想道,恨下得冲过去,将那只静静趟在河底淤泥中的宝盂揽入怀中。
  
  心里虽然意动,但陈闲却并未冲上去,冯宁边上有两个深不可测的天庭来人,他可不愿成为为宝而死的人。
  
  “噗!”河伯刚化虹而去,虚抬双手的天庭二人在静立了数息后,突然七窍流血,蹬蹬蹬连退数步,跌坐在地上,脸上出现无数裂痕。
  
  眼见天庭二人受伤不轻,陈闲突然有些躁动,刚要行动,却突然停了下来。
  
  “嗡……”
  
  陈闲脚步刚停,黄河出现了一阵奇异的律动,玄音大作,便见一股奇异的力量加持到冯宁身上,使其看起来神圣无比。
  
  “我草,原来河伯死了,黄河会将原本加持在河伯身上的力量加持在其子嗣身上,难怪会发生父子相残的好戏!”见此情景,陈闲不屑的瞥了眼冯宁后,不再看那破盂,抱起明熙,分开水路,直接向洛水遁去。
  
  临走之前,陈闲一脸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修为不过真仙,却在刚刚灾难之中毫发无损的西海龙王三太子小白龙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