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家家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1194章信长的心思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从古至今,宣传上嚷嚷什么,就说明现实中缺什么。
  
  武家最爱喊忠义,可惜忠义全在嘴上,骨子里无信无义,唯利是图。
  
  义银以先代未亡人身份,手持御剑金印,完全可以拿捏住急于继位的足利义昭,为斯波家争取更多的政治利益。
  
  他的冲动承诺,在政治上及其幼稚,等同于丢掉了手中的王牌。足利义昭没有了掣肘,斯波义银如何制约她?
  
  指望足利义昭顾念恩情,凭着良心做事?玩政治的,谁有良心那玩意儿?即便有,疼一疼就过去了,还能为了良心办事不成?
  
  蒲生氏乡都明白的事,义银自然也清楚,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若是没有织田信长在旁虎视眈眈,义银就算反悔,足利义昭也拿他没辙,最多是心存不满。
  
  但为了对付织田信长,义银需要团结新建立的幕府,一致对外。他需要足利义昭站在自己这边,自然不能食言。
  
  所以,现在的他只能指望,足利义昭还有良心那玩意儿。
  
  义银有些不安,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有种想要重新启用明智光秀的冲动,让这个精通幕府政治的狐狸精,帮自己分析分析现状。
  
  但他一想到是明智光秀的阴谋害死了足利义辉,就恨得牙痒痒,不愿意再看见那个女人。
  
  义银望着天空半晌,对蒲生氏乡说道。
  
  “足利将军家的东西,本就是先代爱慕与我,恩赐与我。
  
  用她的东西,去威胁她的妹妹,太过下作,我实在做不到。
  
  我斯波义银顶天立地,笃信义理。我不愿亏欠足利将军家,相信义昭殿下也不会让我失望。
  
  如果我真是信错了人,只好连累你们随我一起吃苦头了。”
  
  义银的目光纯粹凝实,让蒲生氏乡低头暗道一声惭愧。
  
  主君做事光明正大,心胸广阔豁达。其绝代风姿,令姬武士都自愧不如。
  
  蒲生氏乡肃然道。
  
  “主君大义,臣下敬佩。
  
  我等姬武士追随您,自当为您披荆斩棘,何来连累一说。”
  
  义银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
  
  “我知道你的忠心,不必多说。
  
  走吧,回斯波府邸之前,我想去先个地方看看。”
  
  “嗨!”
  
  ———
  
  东福寺,织田信长有些心绪不宁,在庭中踱步。
  
  今日是斯波义银入京之日,不知他会如何教训擅自占据二条御所的足利义昭?
  
  一名姬武士匆匆走入,鞠躬行礼说道。
  
  “大殿,盯着二条御所的人传话回来。
  
  说御台所只待了一顿饭功夫,就离开了二条御所,然后便去了相国寺。又在相国寺待了一刻,便回了斯波府邸。
  
  二条御所内没有任何异状,一切平静如常。”
  
  织田信长的眼睛一眯。
  
  相国寺。。三好家在相国寺为足利义辉举行了葬礼,埋葬在那。
  
  斯波义银竟然默许足利义昭占据二条御所?联想外间提起,足利义昭面容酷似足利义辉的说法。。
  
  织田信长不禁闷哼一声,心思浮躁。
  
  不是说,足利义辉一直纠缠斯波义银,双方的关系其实是郎无情妾有意吗?但现在看来,又不像是这么回事。
  
  织田信长龇牙舔舐嘴角,心情忽然糟糕了许多。
  
  此时,外间又闯入一人,急吼吼叫嚷着。
  
  “大殿!出事了!”
  
  织田信长心情正糟,回头看见羽柴秀吉大呼小叫跑进来,喝道。
  
  “吵什么吵!我还没死!天塌不下来!谁允许你擅自闯进来的!”
  
  秀吉被织田信长一阵咆哮,吓得一哆嗦。
  
  织田信长见她一脸恐惧,忽然想起,是自己给了秀吉随时入见的权力。因为她暂代京都守备,有应急通报的需要。
  
  这时候,织田信长总不能打自己的脸,只得哼了一声,拂袖走入室内。
  
  她回头看秀吉还畏畏缩缩待在原地不敢动,骂道。
  
  “你个小猴子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滚进来!”
  
  织田信长快步走上主位,羽柴秀吉战战兢兢跟在后面,对位上的织田信长伏地行礼。
  
  织田信长不耐烦得敲敲身前的榻榻米,问道。
  
  “什么事大惊小怪的?
  
  我已经听说了,这几天京都很不太平。你若是管不好事,就自己滚蛋!”
  
  羽柴秀吉叫苦不迭,自己貌似来得不是时候,织田信长今天的心情怎么这么糟糕?
  
  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她现在不说都不行,只能小心翼翼的回答。
  
  “大殿,不是我不用心,只是尾张三河的姬武士们闹得太过分了。”
  
  织田信长无所谓道。
  
  “骄兵悍将能打仗,难管束,你从中多协调就是了。
  
  怎么?这点道理,还需要我教你吗?”
  
  秀吉赶紧摇头,说道。
  
  “不是的,大殿,真是她们太胡闹了。”
  
  织田信长紧了紧俏鼻尖,不耐烦道。
  
  “她们能闹出什么大事?”
  
  织田信长知道,三河姬武士忽然浮躁起来,连累织田家在京都里闹了不少笑话。
  
  她对此事的感官,与斯波义银一样,就是觉得蹊跷。都是千年的狐狸,装什么聊斋志异。
  
  德川家康谨小慎微,上洛期间对部众的约束一直很严厉。这会儿入了京都,忽然就松垮不管了?
  
  这不正常!
  
  织田信长一直不表态,就是想看看德川家康怎么出牌。这位竹千代小妹妹,自幼当质女长大,心智坚韧,能屈能伸,是个人物。
  
  织田信长对于驯服德川家,为己所用之事,非常上心。如今看到德川家康出手,也是饶有兴趣。
  
  羽柴秀吉不知道,织田德川两位殿下都在关注尾张三河的姬武士骚动京都一事。只有她不明真相,还在忧心自己的地位不保。
  
  其实这件事,从头到尾都在她的掌控之外,是两位殿下的一场试探与博弈。
  
  所以,对于羽柴秀吉终于忍不住前来哭诉,织田信长表现得并不在乎,只想训斥几句,让她滚蛋。
  
  德川家康做事一向谨慎小心,即便借着三河姬武士闹事有所图谋,也必然会注意尺度分寸。
  
  姬武士打架算什么大事?只要不动兵器,不见血光,随她们闹去。织田信长倒想看看,德川家康还有什么牌能打。
  
  可羽柴秀吉敢来,也是握着一张王牌,她愁眉苦脸装作惶恐,猛地丢出一手王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